第六十六章 仅此而已的期许(一)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密林中,大队的联军忍者和武士们在林中穿梭着。

忍者们灵活的从一个树枝跳跃到另一个树枝上快速移动,武士们则是另一种移动当式——以蒸汽为动力的空间立体移动机喷射出大量纤细的蛛丝,这些韧性十足的蛛丝粘住随处可以借力的枝枝叉叉,让经过训练的忍武者军团的武士们有了不可思议的灵活性和机动能力。

这些身穿银灰色铠甲,腰身两侧装着盛放刀具的长形的刀匣的强大武士们,极其有动漫《进击的巨人》中那群飞来飞去刀砍巨人的人类战士们的既视感。

“可恶,明明只是武士,却比我们还快。”忍者队的队长看着越来越多的武士超过自己,他觉得有点丢人了。

那可是群连查克拉都没有的家伙们啊。

“加快速度,别让武士们把我们落下了!”再次催促了部下们的速度,忍者队队长在这时耳麦突然响了。

“嘶——”耳麦中传来一阵电流声。

——白云早间队长,需要你部临时改变作战目标。方向东南,坐标(c22,b107),敌人中有木叶白牙。嘶……

(白牙前辈吗?)木叶上忍白云早间神情凝重了许多。

白云早间部之是几只紧急调动的小队之一,更多小队因为白牙的出现临时更改了作战目标,向白牙出现的战场赶去。

“卡卡西老师,总部最新的命令,让你立刻动身支援百变华山小队,敌人……额,”为了照顾卡卡西的感受,井野细心的改变了下说辞,“目标中有旗木朔茂前辈。”

连父亲都被秽土转生出来了,卡卡西心中一紧。

“那这里就麻烦你了,鹿丸。”卡卡西没有露出任何会影响士气的不好的表情,他收起雷牙忍刀,毫不拖泥带水的立刻动身。

“忍法——超兽危画之术!”

一只由水墨组成的黑色大鸟载着卡卡西和佐井飞向了天空。

乘坐在大鸟的翅膀上,卡卡西趁着难得的机会闭上了眼睛进行短暂的休息。

(我是最了解父亲的人之一,如果要阻止木叶曾经的白牙,我再合适不过了。)卡卡西内心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

百变华山所带领的小队已经死伤殆尽,赶来支援的联军忍者们也大量伤亡,短短时间之内,死于白牙之手的联军忍者已有百余人。

空忍的快速反应部队是最先遇难的。一队三十名的空忍从母舰上直接飞向支援地点,他们的任务是通过高空的远程攻击牵制住木叶白牙。很可惜,他们的牵制任务还没展开就失败了,白牙强大的雷遁忍术形成的大片雷云在空中形成了一片死亡禁区,被电的焦黑的空忍们接二连三的跌落下来撞在地上摔得粉身碎骨,连一支手里剑都没来得及扔下。

身体又一次被动反击,白牙手握着血淋淋的短刀从一名木叶忍者胸口抽出,年轻的木叶忍者死前挣扎的痛苦表情让白牙眼中有些伤感。

“你们撤离吧,调集更强大的忍者来对付我,我不是你们可以应付的。”白牙提醒着死战不退的勇敢的忍者们。

撤退?开什么玩笑,所有忍者从战争开始的那一刻就成为了一个完整的整体,所有人都有随时牺牲的觉悟。总部的命令必须要完成,在总部命令没有下达撤退命令之前,没有忍者会因为敌人过于强大而退缩。

固然,避开白牙的锋芒会减少很多伤亡,但是失去了对白牙的阻拦,白牙在幕后黑手的控制之下给联军造成了更要命的麻烦怎么办?

“说什么大话,”龙舌咬牙卡崩一声掰正了脱臼的手臂,她冷笑着,“我的老师能杀死你,我会杀死你第二次,把你彻底送回地狱去!!”

“奥义——分川斩!!”

凌厉无比的刀芒闪过,白牙闪身躲过,这个刀术凌厉无比性格坚韧的女孩儿,原来是上原的学生啊。

相当不错了。

这是白牙给龙舌的评价,以白牙挑剔的眼光,能给出如此的评价,已经很高了。

“奥义——真空斩!”

白云早间部到了。

——

白云早间和龙舌这两个精通刀术的精英上忍在白牙手下苦苦支撑之时,辅助他们攻击的联军忍者在白牙时不时凌厉的雷遁忍术的反击下越来越少,他们被全灭已是早晚的问题。

这时,天空一只臂展巨大的墨色大鸟呼啸着低空掠过,一个敏捷的身影凌空直冲地面跃下。

“雷遁——雷切!!”卡卡西的写轮眼中,倒影出了白牙越来越近的身影,他手中雷遁查克拉在极速迸发,乱窜的电流如同有一千只小鸟一样啾啾鸣叫个不停。

“雷遁——雷切!”

相同的术,相同的雷切,甚至是雷切被抵消后施展的旗木流刀术都几近相似。

卡卡西从高空直下的偷袭占尽优势,却没能达到什么效果。白牙轻易逼退了山中早间和龙舌的进攻后,在瞬息间就完成了雷切的三个印法。

啾啾的雷遁鸣叫声在白牙手中响起。

极具穿透性力量的雷切的雷遁查克拉流最锐部撞在一起,瞬间两人的雷切的结构都被破坏了,乱窜的雷遁乱流麻痹了卡卡西和白牙施展雷切的手臂。

当已经察觉到雷切失败并且一只手臂被雷遁电伤之时,白牙和卡卡西都做出了最佳的应对手段。

卡卡西瞬间抽出背后的雷牙忍刀以刁钻的角度向白牙斩去。

雷牙与白牙的的短刀在空中相撞,铛的一声金属交鸣的声音。

随后又是接连的十几声急促的叮叮当当的碰撞之声,短暂接触的卡卡西和白牙两人向后跳跃着分开了。

“卡卡西,是你啊。”白牙认真打量着卡卡西,“你长大了啊,卡卡西。”

白牙有很多话想很卡卡西说,可到嘴边却变成关切卡卡西的伤势,“你的手臂神经已经被伤到不能了吧?”

白牙敏锐的察觉到了卡卡西因为被雷切溃散的查克拉波及到而显得不自然痉挛的右臂。

白牙把卡卡西从头看到脚,不错,卡卡西身体很结实的样子,看来有健康的成长。

作为一个父亲,白牙的记忆还停留在卡卡西少年之时,突然就看到了成年的卡卡西,他是有些突兀和复杂的。

除了那只不和谐的写轮眼,白牙觉得,面前的卡卡西完美符合白牙心中自己崽长大后的形象。

(应该比我这个父亲帅气多了,会有很多女孩子会喜欢他吧?不过也难说,卡卡西这家伙从小就呆呆的,不像会主动讨女孩子喜欢的人啊。

倒是脸上多了疤痕会难看一些,写轮眼也有点吓人。该死啊,为什么用面罩把脸遮起来啊。嗯……没有像不良少年一样喜欢乱七八糟的搭配衣物,而是简简单单的木叶蓝色忍者里衣和绿色忍者马甲。简单又干练,这个跟我很像啊。)

卡卡西正伤怀着,眼睛都有些湿润了,如果让他知道白牙正在想的是什么,不知卡卡西会不会满头黑线。

再强大的忍者,白牙同时,也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