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4章 zaf的两种高达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4274章zaf的两种高达

只不过因为神鸟等高达目前是和强袭高达等机动战士是一个层次的,所以因为性能的差距在强降穿过大气层得时候一样移动缓慢得很。

只有穿过了大气层缓过了这一股从天而降的冲击力和地心引力才能恢复机动性,但是因为在地球之中引力的影响机动性是不如在宇宙之中那么迅猛的。

而且因为穿过大气层的时候因为高达性能的问题强降的话普通人很容易发高烧而死,除非是体质很好,意志极其坚定的人才能在高烧之后恢复过来,当然是新人类的话就没问题了。

但是只要性能达到自由高达等高达的级别,那么在强降地球穿过大气层的时候完全能肆意移动,因为性能超出原来基础上的四倍以上,而且就算是普通体质的人驾驶自由高达这个层次的高达强降地球因为高达性能的提高也不会出现发高烧而死的问题。

“这一次可是舒坦多了,不用降落都被妨碍。”很快和平号连同四架高达就降落在一座岛屿上,是一处接近大陆的无人岛屿,因为没什么资源所以也没什么人会来这里。

至于哈尔巴顿那一艘残破不堪的战舰则是被丢在了另外的岛屿上,反正他们有的是办法联系地球联军的,毕竟这里可是地球联军的大本营。

以哈尔巴顿的地位和功绩,就算是地球联军的高层也不敢随意牺牲他来换取其他利益,他没有叛离,所以很快就会有人过来接他们也不需要他们去理会。

而玛琉也不没有去见哈尔巴顿这个昔日的上司加老师,该说的,该了断都已经在刚才的战争之中全部说了,全部了断了,当然没有必要再去见了,除非哈尔巴顿离开了地球联军或者是退役了,不然的话下一次见面就是分出生死的时候。

“这一次进入地球应该不用被追杀了吧。”刘皓将高达驾驶进入战舰当中检修之后走了出来,迎面享受着海风拂面的感觉。

“想追杀地球都没力量追杀我们了。”布玛说道:“第八舰队团灭,五驾高达被夺取了四架,同时宇宙之中的要塞基地,军事殖民星等等在zaft追击大天使号的时候毁了不少,这一次不说是伤筋动骨那么严重但绝对是很大的损失了。

想要追杀我们也要有这个力量才行,别忘记他们还有一个对手zaft,而且地球联军本身就不是铁板一块,彼此之间明争暗斗甚至是打响战争火拼都很正常,想要追杀我们,他们没时间也没力量。”

“说起来,地球联军倒是不需要在意,起码短时间内不需要在意,但是zaft却不能小视了,军事力量强大,而且几乎只有一个说话的声音,哪怕是稳健派和主战派之间不和也不会相互扯后腿,相比起地球联军而言可是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力量。

这一次他们虽然损失一样严重,但是那些机动战士对方完全可以量产,只要有足够的资源,材料的话不需要多久又是一批机动战士盖茨再次出现了,而且地球联军都提前研制出了高达来,那么技术更加出众,个体智慧更加出众的zaft也会从我们的高达之上得到灵感同样会研制出来,而且比起地球联军的高达绝对更加厉害。”刘皓说道:

“而且克鲁泽这个人够果断,在那样的损失的情况下都没有半点被愤怒冲昏头脑,在看到事不可为之后十分果断的撤离,而且他的威望明显在军队当中很高,哪怕是在那样的情况下他说撤退,周围的机动战士就即刻撤退了。

如果没有足够的威望,已经杀红眼睛的新人类是不可能那么容易撤退的,只要新的一批机动战士再次批量制造出来之后,我们就要再次面对zaft的机动战士大军,而且大战惨败了两次之后下一次见面对方的机动战士很可能会更加优化,火力更强,机动性更加强大……

毕竟战争是科技的催化剂,连续败在我们手里他们不可能不会改进的。”

“大家等我一下!”拉克丝走进了和平号当中,十根芊芊玉指飞速跳动起来,通过传讯联络仪器飞快联系着什么人,很快拉克丝再次走了出来脸色有点慎重:

“我刚才联系在plant的朋友,在得知了zaft惨败之后主战派十分愤怒,对我们的杀机可能到了极致,以后会无所不用其极的对付我们,所以我们要小心了。

最重要的是我得到了一个消息,plant的研究员根据我们的高达的外形,战斗展现出来的数据等等得到了灵感研制出了全新的高达,一共分为两种。

一种是我们正在制造的核驱动高达,而另外一种却不是电池能量包,而是类似于我们现在的神鸟高达等机动战士那样简易版核驱动作为动力系统的高达。

性能和我们的高达差不多,但是能源系统等等方面却2.6比起地球联军的五驾高达出众很多,有足够强大的能源支撑高达的持续性战斗,也就是说他们的简易版核驱动高达和我们的高达十分接近,最多只是驱动方面的设计有所不同,但是原理是一样的。

都是以核能来驱动,但是却不是完整的核驱动,而是删节版的核驱动,虽然性能差很多,但是容易制造很多,资源消耗也小很多,这是在为以后的量产打基础。”

“这一下子真的是太有意思了,也就是说我们将要面对很多简易版核驱动的高达吗?甚至很快就要面对完整的核驱动高达,我真是期待那一天的到来。”艾斯德斯眼中闪耀着危险却又兴奋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