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6章 毁灭神界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4146章毁灭神界

从原来的内宇宙圣人的层次跨入了第六阶被称之为传说的境界,不但如此他还借着这一股劲头让自己的功法道果再次升华,两两结合之下刘皓结成的顶上三花的第一朵不但修成圆满而且还跨入了大罗四重大圆满距离大罗五重只差半步之遥,修为境界可谓是有了巨大的飞跃。

也正是因为他的境界,他的修为,他的道果一切一切都翻天覆地的改变,也让他的大千之器和圣人灵宝产生了质的变化。

毕竟不管是大千之器还是圣人灵宝都是他的修为境界,和他的道挂钩的,如果刘皓的修为境界不够的话那么除非他用炼制先天灵宝的方法用先天材料去炼制先天灵宝,不然的话他的圣人灵宝和大千之器品质是不会提高的。

只有刘皓对道的参悟,对炼器之道的参悟提升,境界修为道果的提升,基因锁的提升那么圣人灵宝和大千之器才会随之提高。

再加上伏羲刚才被红衣粉碎了天道碎片,粉碎了除了伏羲刀以外的一切灵宝,甚至还将之重创,再加上刘皓更加强大的不灭重生之力,和红衣留给他的万界至尊星城,牵动了鸿蒙星域的力量所以刘皓才能在伏羲的一击之中安然无恙的走出来。

“就算跨越了第六阶传说也单打独斗的话也远远不如伏羲啊。”刘皓心中想道,三皇的强大真的是大大超出了刘皓的预想之外,特别是对方的积蓄,底蕴完全不次于自己,同级别之中自己要战胜对方都十分困难了,更别说是相差那么多个境界了。

“不过跨入了第六阶不管是我的心灵之光还是一切一切都产生了质的变化,基因锁的修炼也踏入了极致,不过虽然基因锁踏入了极致,但是只要我能参悟出打破基因锁桎梏的存在将来未尝不会自己创造出超越六阶基因锁,超越基因锁范畴的第七阶的层次。”

刘皓心中一直有着这样的雄心,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走出一条完全不同于前人的道,不管是圣人灵宝,还是大千之器还是他基因锁的开发和参悟都完全不同于别人的。

“大罗四重,真是恐怖的飞跃,只可惜,就算你提升再大也一样要陨落在这里。”伏羲一字一顿的说道。

“未必。”刘皓冷笑连连,虚空之中十二都天神煞旗浮现出来和战神殿相互屹立在虚空当中放佛形成了太极两仪一般捍卫着刘皓。

“连品质都达到了中品先天灵宝的层次。”伏羲脸色微微一变。

之前刘皓是将十二都天神煞旗和战神殿融为一体才踏入中品先天灵宝的层次,可是现在单一一件的话不管是十二都天神煞旗还是战神殿都跨越了中品先天灵宝的层次,而且是十分强大的那一种中品先天灵宝,一旦融为一体施展出盘古不灭身的话▉质更是丝毫不差于红衣的万界至尊星城。

也正是因为两者都踏入了中品先天灵宝的层次汇聚在一起之后再次提升,所以施展出盘古不灭身之后还是能让修为境界更加强大之后每一重之间的差距也更大的刘皓还是能继续越级挑战。

心灵之光的升华,跨入了传说层次让战神变▉经包罗万象比多元宇宙还要浩瀚强大,一旦施展出来囊括了时间,物质,能量,空间一切一切演▉多元宇宙,混沌虚无不在话下,再加上创道真元和灭道真元施展出来的混元,再加上盘古不灭身。

让刘皓的真元法力从大罗四重大圆满一口气飞跃到了大罗六重大圆满的层次,在修为境界提升如此之多,大罗金仙每一重境界之间的差距也在疯狂的提升的情况下刘皓居然还能再次提高如此之大,这一点大大超出了伏羲意料之外。

不然的话他刚才怎么可能能在伏羲的一击之下安然无恙走出来……

“伏羲你忘记了吗?今天我们在这里最大的目的不是埋葬你,而是要将你封锁在这里,女娲已经完成第二步了。”刘皓头也不回的说道,伏羲脸色十分的难看,因为他自己也看到,女娲已经开始开天三重奏最后一重了,一旦成功的话他就完了。

想到这里伏羲虚空一握,一股天地本源被伏羲凝聚在伏羲刀之上,这一股天地本源赫然是神界的本源。

“他果然彻底疯狂了。”神农化身说道:“神界是这个世界的中心也是天地灵气最为精纯的地方,他居然抽取所有神界的本源,在这一击之后神界就会彻底瓦解世界上再无神界了,没想到神界最后居然会毁在伏羲这个神界天帝手中啊。”

“但是对于伏羲而言却足够了,因为这一击牺牲了神界的一切换来的力量甚至超越了天道碎片的一击,毕竟天道碎片终究只是天道的一部分,不是完整的天道,但是这却是整个神界的天地本源的一击。”神树说道。

“天欲亡其身,必先使其疯狂,你的战力只有全盛时期的七成3.9作用,没了天道碎片,如果这一击过后你都无法将我们斩杀再此的话,死的人就是你了。”刘皓毫无畏惧,才大罗二重的他就敢和伏羲较量更别说是现在了。

他将红衣放入了自己体内的多元宇宙当中,他的心灵之光升华而成的内宇宙已经产生改变踏入了一个超越内宇宙超越了寻常多元宇宙层次的位面,并且在刚才他还将多元宇宙和不灭世界融为一体形成了不灭宇宙,或者继续称之为不灭世界都不成问题。

这个世界已经踏入了中千位面的层次,虽然只是最弱的中千位面,和这个达到中千位面顶峰的世界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但是也十分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