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8章 开天辟地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4138章开天辟地

“真是让人羡慕啊。”腾蛇说道。

“但是她们身上的压力也是太沉重了,这样的事情虽然值得羡慕,但是让人羡慕的背后可是有人常人难以理解的沉重压力和努力啊。”白矖十分难得的没有腾蛇斗嘴。

有两个三皇给刘皓他们讲道单单就是这个就是最大的机遇了,这样的待遇就算是时时刻刻跟在女娲娘娘身边的她们都没有。

以刘皓他们的资质,悟性,毅力经过了女娲和神农的讲道之后百年时间一过一定会更上一层楼的。

百年时间对于普通人而言已经是一辈子了,但是对于刘皓等人而言百年时间实际上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

这百年来他们都聆听女娲娘娘和神农皇讲道同时也在她们讲道的过程之中将自己不懂的,想知道的,参悟出来26都说出来,一问一答,一说一听,任何一个人都收获巨大。

而站在一边的腾蛇和白矖也是一样收获巨大。

百年时间匆匆而过,对于刘皓他们而言特别是在听道之中度过真的是眨眼一般。

百年时间每一个人都收获巨大,不管是心境还是对道的理解亦或者是修为都提升巨大。

刘皓和红衣已经踏入了大罗二重的顶峰,布玛先是自己参悟烛九阴的时间道果,然后将自己不懂的都说出来,相互印证之下在这一百年的时间里面结成了时空道果,现在她已经是大罗三重的存在。

没办法,在来自神树果实的海量天地本源淬炼之下她的血脉提升,加上听道参悟大罗道果之后还真的是突飞猛进,毕竟她走的是血脉和修道之路,以血脉为主,修道为辅,血脉一提升,一切都会随之提升。

现在布玛和刘皓联手创造的盘古血脉再次打破桎梏达到了一种更高的层次。

婵幽则是大罗三重顶峰,柳梦璃等人全部都踏入了大罗三重ぉ而突破到了大罗五重的后土也是受益匪浅,虽然没有飞跃性的提高,但是一身修为比起当初也是强大得多。

艾斯德斯已经踏入了大乘期大圆满了,在女娲道场成功渡劫,距离仙人之境界只差一步而已,基因锁也开启到了第四阶高级,心魔早就度过了,没办法在女娲道场之中什么心魔能产生出来?在女娲圣洁浩大的气息下一切心魔在出现的瞬间就被消灭得无影无踪了,甚至连心魔诞生的机会都没有。

对于无数基因锁修炼者而言心魔是最大的劫数之一,但是对于女娲而言这实在是小意思,相比起修道者的心魔而言,四阶基因锁的心魔根本就是微不足道,更何况以艾斯德斯自己的能力也能轻松破除心魔,所以度过心魔对于艾斯德斯而言实在是太简单了。

百年时间女娲自己也不是白过的,首先她和神农一起给刘皓等人讲道,在讲道的过程之中也是对自己的道的一种参悟,特别是神农也在讲道,让女娲从其中参悟出了不少至理和自己对道的理解相互印证让她都有了不少收获。

对于女娲这一层次的存在而言一点收获都是巨大无比的,更别说是不少收获了。

同时她也将神农鼎彻底的炼化成为自己的灵宝,手持两件上品先天灵宝的女娲对于开天辟地可是有了更大的把握了,不过听她说如果能集齐三皇的上品先天灵宝也许能重现这个世界的盘古的先天灵宝盘古斧,到时候开天的成功率就会再次被提高。

只可惜伏羲是不可能将自己的先天灵宝交给女娲的,对此刘皓他们也是觉得可惜不已。

“是时候了。”女娲站起身来,一瞬间她身上的圣洁,高贵,端庄,缥缈如仙的气息强烈了亿万倍,根本不见她有任何动作整个道场放佛先天灵宝一般破开界域之力以骇人的速度前往无尽的混沌之中。

“这里距离这个世界的界域只有一线之差,只要开天成功的话就能将两个世界融为一体,到时候就能重现当初盘古开辟的天地的那一份盛景,天地灵气和本源都不再是现在的世界能比。”女娲喃喃说道,眼神不再是之前那般仁慈,柔和,而是变得深邃而坚定。

“伏羲很快就要来了。”布玛双目悄然之间闪过了一丝七彩色光芒,旋即又隐没了,但是如果有大神通者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以布玛为中心周围区域的时间和空间完全处于一种和布玛的真元法力完全一致频率运转着,布玛心念一动之间完全牵动整个时间和空间的变化。

对于时空,布110玛天生有着过人的理解,在以前还是普通人的时候她就以一己之力创造出了穿梭时空的时光机,更别说是现在了,所以她一早就已经明悟了自己的道便是时空。

女娲目光安静地看着前方,一站就是足足一年的时间。

一年之后的今天犹如磐石一般的女娲终于动了,目光一闪直接一道无尽造化之力激荡而出划破这个世界的界域之力穿梭到了无尽的混沌虚无当中完全离开了这个由这个世界的盘古创造的位面进入了一个异度虚无混沌当中。

女娲屈指一弹,光芒一闪直接虚无的混沌给划破了,地风水火涌动,混沌裂缝越来越大,范围之大超出了现在的神界,人界加起来的范围,虽然比不上这个世界的盘古开辟的整个世界,但是却也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扩大着。

如此震撼人心的一幕可谓是让布玛等人看得如痴如醉,这可不是开辟一个小千世界,而是在开辟一个无限接近大千世界的中千世界,这等壮举可是布玛他们等女目前的想象之外,能不看得如痴如醉才叫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