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7章 神族的悲歌(下)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4117章神族的悲歌(下)

就算是不灭重生诀修炼到不灭重生境界的刘皓都不例外,都感觉到了自己如果无法抵挡住这一招的话绝对会陨落在这一招神族的悲歌之下。

这一招的威力比起刚才的至尊无上屠魔大阵要强大很多倍,而现在刘皓可是没有了战神殿和十二都天神煞旗,想要再次施展出刚才如此强大的周天星斗大阵都做不到。

甚至刘皓很清楚就算施展出刚才那样威力巨大的周天星斗大阵都一样抵挡不住,因为这一击神族的悲歌比起刚才神族倾尽全族之力施展出来的阵法都要强大很多倍。

不然的话怎么能成为神族的最强神通,成为神族的保命符。

这一刻刘皓他们都陷入了进入这个世界以来最为巨大的危机,但是不管是刘皓,红衣还是布玛,婵幽等人都没有一个流露出惊慌之色,反而沉稳无比,冷静的面对着这可怕无比的神族悲歌。

“这一下子到我们头疼了,刚才追杀神族杀得爽了,现在别人来个神族的悲歌,到我们头疼怎么不被对方杀掉。”布玛说道。

“别看着我,我虽然是内宇宙圣人,但不是洪荒圣人,还没无敌到秒杀对方的地步,也没有那么多底牌可以放,我的底牌都拿出来了,圣人灵宝碎了,战神殿碎了,盘古不灭身没了,只剩下不灭真身,你叫我怎么抵挡这比刚才的至尊无上屠魔大阵还牛逼许多倍的神族的悲歌。”

刘皓看着周围的人目光飘向自己,除了红衣还在想办法之外,其他人都盯着他,没办法谁让一直以来遇到什么危险刘皓都能一个人解决掉,她们也不是依赖刘皓,而是刘皓扭转了太多对她们不利的战斗了,所以他们第一时间就想看看刘皓有没有办法。

很明显刘皓这一次也是技穷了,他又不是洪荒圣人,哪里有无穷无尽的手段啊,刚才两个阵法对拼他可是连老婆本都拿出来了,现在都成为了穷挂单,战神殿和十二都天神煞旗都碎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大不了就去自爆。

可问题是神族的悲歌太强大了,强大到就算刘皓跑过去仗着不灭重生的威能自爆也无补于事。

刘皓的话让众人都有点不好意思,她们不是喜欢依赖别人,主要是刘皓的战绩太过彪悍了,如此大的危险她们是真的没有办法,所以只能看刘皓了,但很明显以前都是战斗百事通的刘皓这一次都是没办法了。

“不会又要碎了星城吧,这一次可不能乱来啊,万界至尊星城那么强大可是全靠我们得到了神农的毕生先天材料,不然的话根本无法再短时间内重练出如此强大的灵宝来。”艾斯德斯说道。

“看来只能动用神农鼎了。”别看神农鼎只是比中品先天灵宝高出一品,但是对于先天灵宝而言,中品和上品完全就是分水线,就像太乙金仙和大罗金仙一样根本就是天差地别,所以他们一旦动用上品先天灵宝神农鼎的话,就算他们无法发挥出上品先天灵宝的全部威能,但是也足以收拾神族的悲歌了。

不过这样一来他们的全部底牌都会用干净的,到时候伏羲出手的话就危险了。

毕竟对于修道者而言事实上多一张底牌就意味着多一份安全保障,特别是在洪荒世界那些要经常经历无量量劫的修道者,他们都是底牌满身都是,其中圣人更是如此,为的就是多一份保障而已。

所以刘皓刚才才会说自己不是洪荒圣人,没有那么多底牌可以放,主要是洪荒之中除了鸿钧道祖这个层次的存在之外底牌最多的基本上就是圣人了,就算是同为圣人的存在也不知道对方有多少底牌。

毕竟对于圣人而言一时输赢是没有多少意义的,只是面子上的问题而已,就算是大到截教阐教的斗争除了天地气运之外实际上也就是面子上的问题而已,在封神大战之中元始天尊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不顾一切的亲自出手杀掉截教的弟子事实上面皮的问题占据了很大的因素。

…………求鲜花…………

没办法圣人没什么好争的,无非就是天地气运和面子而已,甚至对于圣人而言绝大多数时候面子比天地气运更重要。

而作为爱面子爱到找上外面以多打少,欺负自己弟弟,和不顾一切的亲自出手杀掉自己弟弟的弟子的元始天尊而言更是为了面子的事情无所不用其极。

因此圣人的底牌都是很多的,因为没有了生命的威胁不会陨落,打来打去也就是争个面子,因此没有人知道圣人的底牌是多少也很少能逼得圣人拿出底牌来,所以在洪荒之中底牌最多的除了鸿钧道祖这个层次的存在之外还真的就是圣人了。

在不碎万界至尊星城的情况下布玛等人真的只能想到动用神农鼎了,不然的话碎了万界至尊星城的话他们在哪里找到那么多先天材料重练啊。

“也许不是没有办法的。”刘皓目光看向了那一堆刚才剿灭神族所得到的神树果实和灵宝,其中有几十件下品先天灵宝和几件中品先天灵宝。

“就算将这些先天灵宝和神树果实用了,也难以抵挡住吧。”布玛说道,她当然想到过用这些先天灵宝和神树果实来加强周天星斗大阵的威能,但问题是比起刚才的至尊无上屠魔大阵而言,这一次的神族的悲歌威力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了就算是大罗五重的存在面对这一击都有死无生的地步

单凭这些先天灵宝和神树果实是无法抵挡住的,而且要用这些先天灵宝来祭炼星城提升到上品的层次也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