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5章 火拼烛九阴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4115章火拼烛九阴

“大势已去。”九天玄女虽然是大罗三重的强者,但是刚才阵法破碎强大的力量一样将她击伤了,看着被刘皓他们追杀不断的神族不禁叹息道。

每收拾一个神族刘皓他们的心情就愉快一分,想想看当初他们在进入这个世界没多久就被到处追杀,可谓是狼狈得很,多次徘徊在生死边缘线,现在终于在和神族的对抗之中打败了神族,当然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全部还回去了。

尤其是当初出手追杀过刘皓的神族更是他重点照顾,当初追杀刘皓的三个顶级大罗只剩下的一个也被刘皓一拳打爆了。

可以说,经此一役,神族再也无法雄霸诸天,再也不是天地之间第一强族了,诸天万界也不再是以神界为首了,胆敢虽然神族不再是第一强族,诸天万界也不是以神界为主,但是只要天帝伏羲一点不陨落的话那么神族只会弱小,却不会彻底的没落。

三皇任何一个的存在不管是站在哪一个世界哪一个种族哪怕那个世界再弱,那个种族再弱小,只要三皇往那里一战,始终是最顶尖的出来,只不过神族相比起以前而言却是差了很多,完全只能靠伏羲一个人支撑起来,如果没有了伏羲那么神族什么也不是了。

比起人族,魔族可是差远了,特别是这一场大战还在持续着,再这么打下去除了九天玄女和烛九阴两人还能活命之外其他人可是够呛的。

到时候神族真的是只剩下大小猫两三只了。

这一场战争是九天玄女带领神族打得最灿烂也是最波澜壮阔的一战,但是对于九天玄女和神族而言这一战也是最噩梦的一战,因为这一战过后,神族完全只能依靠伏羲的名头而继续保持神族的几分威名,不像以前那样没有伏羲的存在一样是威震天下,无人能敌的神族。

烛九阴脸色阴沉无比,虽然说他走的完全是天道无情也就是所谓的天心之路,但是他并非真的没有感情,只是对于他而言理智,利益是绝对压制感情,在理智和利益面前感情是显得微不足道。

但是并不代表他是一个行尸走肉,相反他一样有感情一样有喜怒哀乐,现在看到神族被打成这个样子他不愤怒才怪。

可是烛九阴的内心除了愤怒之外更多的是无力,刚才的那一击威力太强了,不管对方能否再次施展出来他们自己就无法组成至尊无上屠魔大阵先,再打下去的话他们神族也许今天真的会被彻底的灭绝。

“烛九阴。”刘皓身形一闪,虽然没有了十单都天神煞旗,没有了战神殿,但是他本身一样是极为可怕,一身神通法力通天彻地,施展出混元和战神变之后真元法力强大得骇人听闻,加上刚才有所突破,碎了战神殿和十二都天神煞旗带来的伤势全部恢复可谓是处于最为顶峰的状态。

相反烛九阴虽然吃了丹药恢复伤势,但是他的灵宝已经在刚才的大战之后被阵法镇压住被刘皓他们收取暂时镇压在星城之中,也就是说现在的烛九阴可是没有了伴生灵宝的。

也是最好的收拾他的时机,也没有了其他神族在这里碍手碍脚。

“时间转轮。”烛九阴眼眸寒芒四射,都是这个男人,他一早就知道这个男人是神族大敌,但是没想到对方成长得那么快,再他的追杀之下非但没有被压垮反而接连突破,甚至短短时间就将雄霸天下的神族打成这个样子,一切都是因为这个男人。

烛九阴心中杀机冲天,一个巨大无比的时间转轮出现在虚空当中。随着时间转轮的转动诸天万界的时间完全被烛九阴控制,刘皓只觉得自己陷入了时间的洪流当中,本来一刹那就攻击到烛九阴现在却变得就算是有永恒的时间都难以伤到烛九阴。

“大罗三重就是大罗三重,就算没有了中品先天灵宝一样十分的可怕。

“混元天道。”刘皓一拳轰过去,混元天道是没有固定形态的,就算是天道一样虚无缥缈难以揣测,无形无相,刘皓想要它是什么样子那么混元天道就是什么样子。

一个无穷大的世界被演化出来,天道从虚无之中诞生,然后又毁灭,犹如太极阴阳一般毁灭和造化汇聚一体最后融为一体再也分不清是毁灭还是造化,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一念之间毁灭天地,一念之间造化天地都不成问题。

这一股混元无极的天道之力轰过去居然将时间洪流给破开了,烛九阴操纵时间转动时间转轮要将刘皓打入时间洪流当中永生永世都定格在那一刻然后趁机灭杀的想法落空了。

不过烛九阴毕竟是大罗三重的存在,施展出他独有的神族真身时间真身之后一身真元法力完全超出了刘皓目前的极限。

两人在虚空之中打得天崩地裂,而九天玄女则是和红衣火拼起来,她没有烛九阴那么倒霉,因为烛九阴是刘皓他们的仇敌,所以刘皓和红衣可是重点关照烛九阴,在破碎神族的阵法之后第一时间镇压住烛九阴的灵宝,因此九天玄女的灵宝没有被镇压。

现在他们不是不想镇压住九天玄女的灵宝,而是镇压住烛九阴的灵宝已经是极限了,如果不是刚才的周天星斗大阵的力量冲击的话想要镇压烛九阴的灵宝根本不可能,镇压一件已经是极致了,如果再来一件的话绝对会被两件灵宝合力冲开到时候反而是得不偿失。

至于其他神族早就逃之夭夭回到了神界当中,没办法,他们在这里不但不是帮忙反而是累赘,所以九天玄女第一时间让他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