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7章 战败九天玄女(下)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4107章战败九天玄女(下)

这一股力量不断的演化形成了一股大道洪流,在这一股洪流的力量下被镇压着的刘皓强行支撑起战争之门的镇压,头顶天战神之门,撞破了苍穹,脚踩宇宙大地,踏破大地,直踩幽冥。

这一股大道洪流不断的演化不断的运转之后在刘皓的盘古不灭身之中演化出了一柄巨斧,一柄轻轻一动,划破混沌,割裂天道的巨斧。

“大道无极。”巨斧劈出,很简单,简单到极致的力劈华山却包罗万象,演化无穷大道,无极致,无极致的大道之力席卷而出,化作巨斧的锋芒一卷将所有道兵摧毁了,他们身上的先天灵宝都被斩成两半。

中品先天灵宝战争之门被砍飞出去,虽然没有被斩破,但是也是变得黯淡无光,显然是受损不轻。

九天玄女脸色大变,望着劈砍过来的巨斧,她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虽然她完全参透了生死奥秘,但是以她的修为和境界真的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感觉。

不过她的内心却沉稳无比,脸色虽变,心境却古井不波,放佛天道无情一般,既然无情何来畏惧?何来恐惧?既然无情那么面对什么都当然是古井不波,永恒不变。

这就是她的天心,在需要的时候以天心为主,人心为辅,不再是天人两心处于平衡的状态。

“天命归神。”九天玄女手中玄女枪一扫,一股莫大的枪意弥漫时空,刘皓只觉得自己被整个天地给遗弃了,天地之力变得难以调动,无情至公的天道完全站在了九天玄女这一边,完全站在了神族这一边。

一道声音不断的在他心中响起:

“放弃抵抗吧,天道是站在神族这一边的。”

“放弃抵抗吧,神族才是真正的王者。”

“放弃抵抗吧,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真是可怕的大道神通。”刘皓心中暗想,但是一股大道无极的气势散发开来破除了这一股大道之音,破除了这一道可怕的枪意,这一道枪意根本不是枪意,应该说是天道意志都不为过,放佛干扰了天道意志的运转直接让一切都按照九天玄女的意志来运行。

这一切都无法阻止,无法影响虚空之中一斧一枪的激烈碰撞。

两股力量洪流激撞之间产生的湮灭潮汐将一切都摧毁,这个世界一切都不存在只有虚无的混沌,甚至连虚无的混沌在他们的力▉交织之下居然开辟出一个世界来,这个世界却又很快的被摧毁掉。

这两股力量简直就是无所不能一般,能毁灭一切也能创造一切。

“结束了。”刘皓的声音这一刻居然盖过了两股力量,他的声音放佛在陈述事实一般,在他话音一落的瞬间巨斧已经是破开了这一道枪芒,劈飞了玄女枪,来势凶猛的砍在了九天玄女身上。

虽然九天玄女身上穿着的裙子也是先天灵宝,而且还是纯粹的防御方面的先天灵宝,但是在这一斧面前却显得渺小得很,只是一击九天玄女就吐血倒飞出去整个冷撞在了她的战争之门之中。

这一场刘皓和神族之间的战争的天秤开始向刘皓这一边偏移过去了。

“烛九阴,我们来到这里之后就一直被追杀应该是你策划的吧,那么到你还债的时候了。”刘皓眼中闪过了一丝疲倦,他不是体力,不是法力上的疲倦,而是元神上的疲倦。

刚才的那一式大道无极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大到现在的刘皓都有点难以承受,尤其是他和九天玄女激战到极限,法力,肉身之力的消耗根本不算什么,元神的消耗才是最巨大的,对于修为到了刘皓这个层次的修道者而言除非是彻彻底底的透支。

不然的话是不存在肉身之力和真元法力的跟不上,是不会出现真元法力,肉身之力消耗过大出现疲倦的情况的,只有元神消耗过大才会出现疲倦。

…………求鲜鳄·……

因为他们早就达到了真元法力无限,肉身之力无限的地步,不是他们真的无穷无尽,而是他们的恢复速度太过恐怖了,一个念头之间就全部恢复了,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出现真元法力消耗过大,肉身之力消耗过大的情况。

反而是元神,不可能一个念头就全部恢复过来,起码刘皓做不到,九天玄女也一样做不到。

烛九阴沉默无语,但是下手却狠辣无比想要抽身离开,但是却被万界至尊星城的无穷星光给镇压住。

“不说之前的一笔笔账,单单就是你刚才趁着我和九天玄女大战想要捡便宜这一点我就要还回来。”盘古不灭身运转之间无穷的伟力爆发出来,一式开天辟地抽在了烛九阴的身上。

烛九阴顿时吐血倒飞出去,他不是不想抵挡,而是红衣的万界至尊星城牵制住了他的力量如果他去抵挡刘皓的话神通那么万界至尊星城同样会一击将他打得吐血,既然都是吐血那么被刘皓打和被红衣打还不是一样。

“时间回溯。”烛九阴身上的时间开始倒流,想要回到受伤之前的时间段这样的话他就能安然无恙了,这就是时间大道的恐怖可怕之处。

这一点刘皓从来不会否认,时间大道的确是极为可怕的大道。

不过要回溯过去可不容易,在正常情况下没有任何外力干扰对于烛九阴而言当然容易,但是他身上的伤势可是开天辟地造成的,有着混元之力在其中,不断侵蚀着时间之力让其难以回溯,所以刘皓根本不会担心烛九阴恢复过来。

除非他的时间之力完全超越混元之力那么就另当别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