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8章 十二都天神煞旗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4098章十二都天神煞旗t

什么叫神通广大,什么叫法力无边,什么叫无所不能,九天玄女现在用自己的手段诠释了这一切。

“就算是无量量劫,也无法毁灭我,既然身劫中那么就以双拳杀出一片大劫之外。”刘皓浑然不觉运转混元之力抵挡住天地大劫的恐怖力量,就算是不朽的大罗在这天地大劫的力量下居然都会腐朽,都会陨落。

“破灭!”九天玄女根本不为所动,心念一动之间天地大劫的力量都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都集中在刘皓的身上要让他彻底陨落在大劫之中。

“十道合一。”十条大道之力运转全身汇聚混元之力施展出混元天道演化出一柄破灭大劫的混元之剑,将天地大劫都破灭掉。

“身在劫中,为死而已。”九天玄女淡淡的说道,天地大劫的力量彻底的暴走了,一股让天道都衰弱,崩溃的力量强行镇压住刘皓的混元之剑,让被划破的天地大劫重新聚拢根本不给刘皓逃脱出劫难的可能性。

天地大劫的无穷煞气聚集起来的可怕力量一口气爆发之下将刘皓轰飞出去打得身体破碎开来。

不过刘皓的不灭重生诀已经修炼到一种极为骇人的地步,达到了不灭重生的地步,哪怕是只有一丝气息,一丝真灵,一个念头都能重生。

“真是诡异的能力。”

九天玄女现在彻底明白为什么刘皓能在微末之时抗住神族大军的力量成长起来,这一种不灭重生的力量才是刘皓最大的底气,最大的底牌,只有不灭重生,刘皓才有底气,才有机会,才有能力一路走到现在,不然的话他早就被神族大军屠杀无数次了,哪里还能成长到今时今日的地步。

“但凡事皆有极致,大道无边,人有极限,修道者也不例外,你这一种神通的确厉害大,但是超过了极限的话一样会陨落的。”九天玄女一甩手虚空之中刮起了血腥,杀气冲天的风暴化作了一只风暴巨手然后紧握在一起轰向刘皓。

“战争神拳。”这完全由无数修道者大战组成的一场战争所产生滔天杀伐,血腥,杀气汇聚而成的可怕力量,放佛将一场战争无数修道者的力量汇聚一体一般,一拳之下本来就身在天地大劫之中的刘皓连肉身都无法保持。

“看来没办法了。”刘皓摇了摇头,风暴巨手骤然之间被隔开来了,一股惊天动地的煞气让九天玄女都色变。

“我身为神界掌管战争的女神煞气就够强了,没想到这男人身士居然有如此可怕的煞气,不,不是他,而是一件灵宝。”九天玄女神念观察之下发现刘皓的背后浮现出了一道又一道煞气实质化犹如血海一般冲天而起的影子。

这些影子的轮廓越来越清晰,煞气也随着越来越强大,每一道外表看上去都十分的相似,但是细细看却又不同,不是外表不同,而是这一道道影子的力量气息的不同。

九天玄女很快就看清楚了这些什么,这是一根根旗子,散发着滔天煞气的旗子,只不过除了煞气之外每一根旗子都散发着一种和煞气会为一体的力量气息,有厚重如大地一般的煞气,有浩瀚如海的煞气,又爆裂如火的煞气,但是不管是那一种这一股煞气都纯粹强大得惊人。

“九天玄女真是强大,将皓这一招都逼出来了。”红衣说道,本来她刚才是准备出手的了,她们全部一起上的话经过在神农仙府里面的收获,绝对能和九天玄女一战的,所以他们丝毫不惧九天玄女,也因此有这个底气杀入神界。

不过看到刘皓拿出了这一张底牌,她也按捺下来静静地看着刘皓的战斗。

“见识一下我的最新圣人灵宝。”刘皓说完每一道旗子已经从虚影化作实质,一共十二道之多,分别代表着金木水火土,风雨雷电,空间,时间,天气,而这十二种力量却又和让九天玄女都色变的煞气融为一体形成一种全新而可怕的力量……

这就是刘皓参照在洪荒掀起巨大杀戮和波澜,威震天下连圣人都可与之争锋的阵法然后以自己的道作为原型,加入自己的理解,环绕自己的神通,斗法能力,真元法力,功法而创造出来的圣人灵宝。

“这是什么?”九天玄女惊疑的望着这十二道具备冲天煞气的旗子,在这一道道的煞气之下她的天地大劫的力量居然都被冲开了,这一股煞气之强大让天地大劫的力量都显得微小得很。

“这就是我的灵宝,道之显化的阵法,比起诛仙剑阵都丝毫不弱的存在,最重要的是它和我的战神殿演化大道,形成战神不灭身配合在一起能发挥到极致,比起诛仙剑阵配合战神殿的威力更强大。

你作为第一个见识的人就好好的体会一下吧,这就是我的专门给你们神族准备大礼包,十二都天神煞旗,睁大眼睛看清楚吧,这就是我刘皓的5.1最强力量,十二都天神煞旗出,十二都天神煞大阵起。”

十二都天神煞旗聚拢在一起,看似简单的摆放在不同的位置但是实际上却是玄奥莫测,十二都天神煞旗聚拢之间勾勒出了一道道的阵纹组成了一个古老而强大的阵图,这就是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巫族战天战地甚至连道祖鸿钧都敢挑战的最大底气之所在。

虽然刘皓没有洪荒的盘古大神的血脉,但是他也不是完全一十二都天神煞大阵为主打造的,他是借鉴了这个大阵的强大和奥妙以自身为根基,以自身的道,以自身的功法神通为核心而准备的阵法,只不过名字和阵法的运转奥妙是一样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