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4章 先天灵宝成大路货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4054章先天灵宝成大路货t

一向好强的婵幽对自己的实力帮不上感觉到一阵内疚,同时更多的是后悔,早知道自己那么快就帮不上忙反而会加大难度让刘皓他们保护自己的话她应该在外面等着,这样的话刘皓他们还更加轻松。

可是现在已经进来了,后悔也没用。

“这可不是我认识的丈母娘,你见多识广可是很能帮上我的忙的,也许呆会遇到的一些难题你就能帮上忙了,不需要觉得自己帮不上忙。”刘皓察觉到了婵幽的想法神念传音道。

看到刘皓这个时候还不忘记安慰照顾自己的情绪,正常来说应该是自己这个丈母娘帮助女婿,现在却反而变成女婿来安慰照顾自己,而且还为了照顾她的脸面使用传音的方式。

婵幽虽然因为琼华派的原因导致对人类感官很差,但是并非不知好歹的人,从认识刘皓之后虽然一开始被刘皓用神树果实给坑了,但是也是她自愿入坑的,这一段日子以来刘皓的表现,他的为人处事婵幽都看在眼里。

婵幽早就接纳了这个女婿了,现在看到刘皓在如此危急的情况下还注意到自己的内心波动,情绪变化还不忘抽空安慰自己还以神念传音的方式知道自己一向好强担心自己脸面上过不去来安慰,让婵幽内心暖暖的。

“这个还用你说吗?我可是你丈母娘,当然能帮得上你了。”婵幽将杂念摒弃,毕竟是半步大罗眨眼之间就将多余的情绪排除在外了。

主要是她的一身修为境界也是炼化神树果实得到的,修为境界提升过快,虽然她的心境比柳梦璃强,但是却还是无法像刘皓,红衣她们那样一步一个脚印修炼上来的那样心境修为完全对应甚至是超越自身境界修为,所以有的时候当然会杂念丛生了。

不过她毕竟是半步大罗的人物,眨眼之间就排除杂念了。

摒弃杂念之后婵幽微微一笑,有点傲娇的说道,只是眸子掠过刘皓后背的时候闪过了一丝暖色和关怀。

显然这段时间以来刘皓已经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在一次次大战患难与共的相处之中打动了婵幽了,早在之前婵幽就不再是因为柳梦璃而接纳刘皓

,而是因为刘皓这个人而接纳他。

“究竟是什么?”刘皓一手抓出,遮天圣手将面前的所有剑芒包裹捏碎。

“先天灵宝。”红衣吐出了四个字。

“三皇就是不一样,第一关是先天灵宝就算了,第二关也是先天灵宝,什么时候珍贵无比的先天灵宝成为了大路货。”

刘皓心里都忍不住吐槽了一下,他们经历了无数世界才弄到一件先天灵宝,虽然这也是因为没有进入仙道位面的原因,但问题是以他们的实力如果是以前就进入仙道位面估计也没机会弄到先天灵宝除非他们是主角命主动有先天灵宝砸在他们面前。

可是现在才进入神农仙府就遇到最少两件先天灵宝了,实在是让刘皓都忍不住升起了一个念头,先天灵宝都成了大路货了。

他记忆之中西方教那么贫瘠,准提圣人经常到东方来打秋风除了寻找有机缘的弟子之外就是想要掠夺东方的先天灵宝或者是找到极品的先天材料。

虽然说寻常下品中品的先天灵宝或者是炼制这个层次先天灵宝所用的先天材料准提不放在眼里,他打秋风找的都是上品或者是极品的先天灵宝或者是先天材料。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连准提圣人都为了先天灵宝放下圣人的面皮,成为洪荒神憎鬼厌的秋风圣人,到处打秋风也可以想象的出来先天灵宝的珍贵。

就算只是下品和中品的先天灵宝也是强大无比,起码在洪荒也不是大路货,而且这里虽然是仙道位面但问题是这里不是洪荒啊,所以才进来就遇到几件先天灵宝还是让刘皓忍不住在想难道对于三皇而言先天灵宝都成了大白菜了,起码下品的先天灵宝感觉他们好像都一大堆似的。

单单就是这一点让刘皓感觉到三皇的可怕,别的不说单单就是他们的手段,单单就是他们手中完全不将下品先天灵宝放在眼里,单单就是他们手里下品先天灵宝一堆的就让刘皓感觉到压力山大了。

“不是一件。”红衣的话让刘皓心头压力更大了,先天灵宝就算没有人控制也能发挥出极大的威能,前提是这一件先天灵宝诞生的器灵也就是元灵,那么先天灵宝下品就等同于大罗一重的存在,只要有了器灵那么就等同于修道者有了元神一样,完全能依靠自身发挥出先天灵宝的全部威力,如果落在大罗金仙层次的修道者手中就更强。

这些先天灵宝虽然没有元灵,不是无法诞生,而是神农没有让其诞生就像是绝大多数修道者都不让先天灵宝诞生一样,但是却赋予了他们意志,这一股意志是神农的,有了神农的意志那么这些先天灵宝就能自行运转,发挥出全部威力来。

一件最普通最下品的先天灵宝都有媲美大罗一重的力量,而强大的下品先天灵宝诸如红衣的万界至尊星城那样虽然是下品,但是如果诞生元灵的话爆发出来的威力是超越大罗一重很多的,就像是寻常修道者和资质战力逆天相当于刘皓这一种修道者的差距。

只不过因为红衣现在还没有踏入大罗,没有大罗道果是无法将先天灵宝的全部威能发挥出来,就算有大罗的法力也一样,因此现在万界至尊星城已经够可怕,但是它的威能一样美全部发挥出来,一旦红衣踏入大罗的话那么万界至尊星城就算是下品也极为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