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8章 三皇之一神农的化身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4048章三皇之一神农的化身t

就算刘皓他们全力催动两件灵宝阴阳相融全速前进之下也花去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来到了神农百草图指引的地方。

“就是这里了。”刘皓看着混芒一片,什么都没有的虚无之地,怎么看都无法想象这里就是神农仙府。

“神农百草图指引是这里没错。”布玛看着闪烁着光芒确定无误的神农百草图说道。

一道道的信息凭空出现在手持神农百草图的布玛元神当中,布玛眼光一闪立刻打出十分复杂的法诀,诡异的是每一道的法诀打出来居然散发着一种灵草的独有气息,当第一百道法诀打出来的时候散发着绝阴灵草的气息。

显然这一套法诀实际上是暗合神农百草图每一种灵草的威能,气息,每一道法诀实际上都是代表着一种灵草。

当这一套法诀打出来之后就会和神农百草图相契合,引动出神农之力然后牵引仙府的力量将人接入仙府。

顿时虚无之地闪过了一道光芒将刘皓等人覆盖起来旋即消失不见了。

而刘皓等人却是出现在了一方辽阔,天地灵气极为浓郁之地,比起人界浓郁许多倍。

一扇大得难以形容放入是天地之门一般的门户阻挡着刘皓他们前进的步伐。

“女娲挑选的选中者,终于来了吗?”门户骤然闪过了一道光芒,一道人影凭空出现在刘皓等人的面前,十分的诡异,却又自然的出现,让人没有半点不适,但是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好像一直都在这里自己没注意到而已。

“神农。”刘皓吐出了两个字。

“我只是神农的一缕化身而已。”神农化身摇了摇头:

“你们既然拿到神农百草图来到这里应该都是女娲选中的人,虽然我只是一缕化身,但是除了本身修为境界不及本尊之外,本尊拥有的一切神通我这个化身都具有,刚才我看了一下你们之中除了你和你之外其他人通过考验的几率太低太低了,我奉劝你们还是停下来吧。”

神农指着刘皓和红衣说道,他的眼光还真不是一般的好,三皇果然没有一个是简单易于之辈,女娲一眼就几乎将刘皓和▉▉,艾斯德斯的底细全部看穿了。

现在神农也不差,修为境界最高的婵幽他不放在眼里反而是将目光集中在刘皓和红衣的身上。

“除了你们两个之外,其他▉我▉不到任何通关的可能,就算有逆天气运也过不了。”神农化身说道:“女娲既然将神农百草图交给你们,那么也应该将她的目的也告诉你们了,真是可悲啊,没想到到头来自家世界的人没有一个可以信任,自己开创的种族无法信任反而只能相信外来者。”

“地皇(神农的绰号),恕我直言鋈我曾经问过腾蛇,说你在哪里,但是他说这个问题除了女娲娘娘之外没人知道,当时我本想问女娲娘▉的,但是转念一想既然要来神农仙府我估计很可能会见到你或者是你留下的化身,所以我想亲自问你。

既然你留下神农百草图相助于女娲娘娘,从这里看得出来至少你是赞同并且支持女娲娘娘的行动的,如果你们两个联手的话就算伏羲也阻止不了你们,为什么你们不选择联手呢?”这个问题不单单是困扰住了刘皓,也困扰住了其他人。

神农和女娲联手总比联合他们要强大很多吧,到时候就算有人捣乱一个神农就将一切都镇压了,就算伏羲来了也没用,不是说伏羲打不过神农,也不是说神农能镇压伏羲,而是如果只是拖住想要偷袭女娲的敌人的话神农一个顶全部了,哪怕对方是伏羲也不例外。

“呵呵。”神农化身微微一笑,只是这个笑容有些苦涩:“三皇都是由盘古分化而出,本应是亲如兄弟姐妹一般才对的,可惜啊,祸起萧墙,哪怕是同根生却也不代表不会成为仇敌,不代表一定是一条心的。”

他的话让刘皓想到了洪荒圣人之中的三清,不管是他们得到的灵宝,还是他们的出身还是他们出生之后的经历都是代表着他们是一家的,红莲白藕青荷花,三清本来是一家,只可惜他们之间却是比死敌,其中两个兄弟甚至不惜联合外来人来欺负最小的弟弟,可谓是比女娲,神农,伏羲三者闹得更加厉害。

起码神农和女娲还是很重情重义,只是伏羲比较那个而已。

“天道早就破损了就算修复也只是没让天地立刻崩溃延缓了崩溃的日子而已,但是早就很多年前天道就再次出现问题了,那个时候女娲伤势还没全部恢复过来,我虽然法力强大,但是修的终究不是造化补天之道,你要我毁了这个天可是比补这个天容易百倍千倍啊。

无奈之下我也只能以自身来镇压天道,维持天道运转,留下神农百草图给女娲,希望能助她挑选出能相助于她的人,到时候我也好抽身离开天道,现在天道如果没有我的镇压马上就会崩溃了,就算有我的镇压也只是延缓崩溃的日子,无量量劫一样会到。”神农苦涩的说道。

“真不知道伏羲跟你和女娲娘娘是不是一个妈生的。”韩菱纱嘀咕道。

“嘘嘘!”柳梦璃连忙捂住韩菱纱的嘴巴。

“哈哈,这位小女娃倒是有点意思,不过我可以回答你们,是不是一个妈生的我不知道,但是绝对是一个爸生的。”神农闻言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是哈哈大笑起来,想想看不管是女娲补天,神农尝百草哪一个不是心怀天下,气量过人之人,怎么会因为这样而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