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5章 刚出封印,又被镇压的风伯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4045章刚出封印,又被镇压的风伯t

“虽然这个阵法镇压了本妖神的真元法力,甚至连我的元神都无法正常运转,但是我的妖族最强大的地方可是肉身之力,就算轩辕那个杂碎也无法将我的肉身之力完全封印。

这个阵法被揣摩清楚之后我已经能做到以肉身之力一定程度上干扰这个阵法的运转,到时候受到我的干扰,阵法对外界的抵抗能力就会无限降低,力量全部集中用来镇压我,到时候就算是一个元婴期修士都能从外界打破阵法。

快点出手吧,只要你打破了阵法,无敌的神通,永恒的寿命,尊贵的地位都在等着你。”风伯的神念说道。

“好。”风伯被封印着神念只能勉强传递出来根本无法注意到艾斯德斯嘴角露出了的一丝狡黠的微笑。

“这家伙要倒霉了。”柳梦璃微微捂着额头笑着摇了摇头,她知道艾斯德斯要将这风伯坑出蛋黄来了。

“风伯,那不是富得流油。”韩菱纱说道。

“菱纱,什么叫做富得流油?是不是像野猪那样?不过野猪也没有到流油的地步吧,那不是比野猪还好吃?”云天河满脸不解的问道,虽然他已经是修成仙人了,但是他的一颗道心却犹如当初一般懵懂而单纯,一尘不染,完全和世俗的各种红尘业障没有半点关系。

但是别以为云天河就傻,相反当初那么单纯的他就大智若愚,大是大非分得很清楚有自己的一套世界观,现在成就仙人,智慧通天,只不过他的道心如此,所以就显得懵懂而单纯,实际上他可是大智若愚罢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平常的时候他可是闹出了很多笑话来。

“天天你就知道吃,你现在已经是仙人来的了,还需要吃饭吗?”韩菱纱只觉得一阵无语,脸皮都被这家伙给丢尽了,怎么成就了仙人之后还是这个样子啊。

“仙人是饿不死,但是也不代表一定要不吃饭的啊。”云天河嘀咕道。

“你还说。”韩菱纱一掌将云天河轰飞出去,干净利落,不然的话真的会被这家伙气死。

当然所谓的轰飞出去仅仅只是用巧劲将之推飞出数千米远而已,而且以他们两人的金眼盘古之体别说是用巧劲了,就算是真打也不会有一点事情。

这样的事情每天都是见怪不怪▉▉就像刘皓和婵幽之间闹出不少笑话来一样,云天河每天接触新事物都会闹出不少笑话来。

风伯当然不认为一个小小的人类能抵挡住自己的道音了▉所以十分放心的干扰起阵法来。

艾斯德斯猛然一击混元崩解轰在了阵法之上,之前就算是太乙金仙全力一击也无法伤其分毫的大阵居然好像陶瓷一般破碎开来了。

显然风伯这些年也不是▉▉▉藉他充分的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了刘皓等人镇压封印一个大罗金仙不代表就万事大吉的,能修成▉▉▉仙的没有一个是简单易于之辈,很可能你的封印都已经被对方摸清楚了,只要有机会的话马上▉▉逃离,就像现在这般。

“我出来了,我风伯终于出来了,哈哈哈,轩辕,你以为能用封印将我彻底磨灭,却不知道我风伯对于阵法的参悟可是并不比你差多少,只不过我一直都没有施展出来而已。”

一道道的金色巨剑粉碎开来,一道人影从剑光之中走出来,衣冠楚楚,完全看不出来被封印无数年的狼狈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里面度假呢。

“人类,你做得不错,现在我就赐予你永恒的生命,因为你的血肉,你的真元,你的元神会成为我的风伯恢复真元法力的养料,到时候你就能得到永恒的寿命了。”

风伯外表看起来是一个威武无比的中年人,菱角分明的脸庞,一身彪悍的气势,加上那犹如星辰大海一般的眼眸,的确是一个美男子,但是他的眼瞳之中的凶狠和贪婪却是让人无法欣赏起来。

…………求鲜花……·

被封印了这么多年风伯也不是一点事情都没有的,起码真元法力都不足千万分之一,如果不是他肉身强大的并且摸清楚了这个阵法的奥秘的话真的会被轩辕的阵法给磨灭掉。

风伯好像很喜欢欣赏别人心理落差的感觉,所以特意不用大道之音,但诡异的是他发现艾斯德斯没有丝毫惊悚反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眸之中充满了嘲讽。

“忽悠一下你,你还真的相信啊,就算你不说我们也会将你放出来,因为一个大罗金仙对于我们而言可是帮助极大的。”艾斯德斯不屑的说道。

“什么?不知天高地厚。”风伯脸色不变但是眼瞳寒光四射,看来自己被封印无数年还真的是让人淡忘了,连一个仙人都不是的元婴期小蚂蚁居然敢对自己叫嚣。

“不知天高地厚的是你。”刘皓和红衣悄然之间出现在风伯的身边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战神殿和万界至尊星城同时镇压下来,风伯也就是比神族四天王强大一些而已,可是被轩辕的大阵磨灭无数年可谓是虚弱得很,实力也就是比半步大罗顶峰要强大而已。

比起最弱得大罗金仙还要差一些,而刘皓和红衣呢,一个将神族四天王杀得丢盔弃甲,屠天王犹如屠杀一只蚂蚁一般,现在还和红衣联手,要镇压风伯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眨眼之间风伯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镇压住了。

“可怜的家伙才刚出封印,就又被镇压了。”婵幽摇了摇头:“不过也是活该。”

“娘,我怎么感觉你对这妖族先祖很是不屑?”柳梦璃好奇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