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0章 一个茶杯匹敌后天灵宝?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4030章一个茶杯匹敌后天灵宝?t

“安静。”

这一道声音具备难以言喻的造化之力,仅仅只是听了一次就让韩菱纱等人经历了一次脱胎换骨的变化,从身体,心灵,元神,真元都被洗礼,淬炼了一次,同时韩菱纱脱口而出的一个字没有办法传递出去。

这一道声音是来自亭中的女子,也就是这个道场的开辟者,头上顶着无数光芒的三皇之一的女娲。

“这两个小家伙果然是具备大气运,大毅力,大智慧,大悟性,资质非凡啊。”腾蛇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刘皓和红衣,她当然知道两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是从女娲身上看到了道之奥秘,看到了什么叫做大道至理,什么叫做造化补天之道。

站在她们面前的女娲放佛不再是女娲,而是天地大道屹立在她们面前,让他们窥tan到天地大道的一切秘密,让她们陷入了一种感悟,顿悟的状态

只可惜并不是人人都能捉住这个机缘,除了刘皓和红衣之外其他人不是因为资质不够就是因为没有大智慧,大毅力,唯有艾斯德斯是例外,她这些都不缺少,她只是缺少一样,那就是修为,她的修为太低了,就像是蝼蚁无法理解神龙的一切,无法理解仙人的一切一般。

所以就算艾斯德斯有大气运,大毅力,大智慧,大悟性,资质非凡也参悟不到其中奥秘,只能说是白白错过了这个机缘。

不过转念一想,艾斯德斯进入仙道位面之后可是得到了无数修道者梦寐以求的许多机缘了,不然的话她也不会进步神速到这个地步,所以艾斯德斯虽然觉得十分可惜,但是也没有什么不甘的。

毕竟境界不到强求不得,她才修道多久啊,就已经有这样的成就可谓是牛逼哄哄得很,过分强求的话反而会落了一个下乘,修道者遇到机缘当然是要去追寻,要去争取,毕竟大道之下有一线生机,要成道就必须要把握住这一线生机,但是不代表要不顾一切,执拗无比的去强求。

尽全力去争取和不顾一切,执拗无比的强求可是两回事,艾斯德斯分得很清楚。

就像现在艾斯德斯就算不甘心不顾一切的想办法去参悟也没用反而会让自己钻牛角尖甚至会陷入一种近乎于入魔的状态让自己的心境出现破损,最后结果都不会改变,反而会让自己落了一个下乘。

因为修道者掌控如此强大的力量,而且修炼到如此地步当然是有着大执着,大执念,没有这一种持之以恒的坚持,执着,执念怎么可能修炼到这个地步,就像科学家没有一种研究起来几乎是废寝忘餐的狂热劲头怎么可能取得高的成就。

所以艾斯德斯对自己的心境把握得很好,虽然觉得万分可惜但是却没有去强求,更不会觉得遗憾不已,反而是摆正自己的心态,一步一个脚印修炼上去,有机缘当然好,但是没机缘不代表自己就无法成道的。

艾斯德斯的心境变化全部都落入了亭中女子的眼中,眼中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不错。”女娲淡淡的说道,在腾蛇的带领▉所有人都坐在了亭子上,唯有刘皓和红衣定定的站在原地,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但是他们都有一种时过境迁,沧海桑田的感觉,在外界不过是过去了几十秒的时间,但是在顿悟之中他们却感觉自己已经参悟大道亿万年一般久远。

“坐吧。”女娲没有半点架子,和之前的那些神族完全不同,反而显得平易近人之余却又散发着一种高贵,雍容,仁慈,包容的气质,让人不自觉地在其面前放心负担顾虑的同时却有不敢有任何不敬的念头。

“我知道你们都有很多问题想问我,比如问我为什么要让腾蛇去帮助你们,为什么要让腾蛇带你们来这里,甚至想问我大罗金仙的秘密,现在我都一并告诉你们。”

…………求鲜鳄·

女娲玉手轻轻一点,莲花池当中一片片的莲叶化作了一个个杯子,这不过是寻常无比的手段但是刘皓等人却内心一阵凛然,因为这寻常不过的莲叶在刘皓随手点化之间在看上去好像只是一个普通的莲叶化作的茶杯,但是刘皓等人却从茶杯之中感觉到浩瀚的力量,一种不输于后天灵宝的力量。

只是用再普通不过的莲叶点化而成的茶杯居然就有匹敌后天灵宝的威能在其中,让当初为了炼制一件后天灵宝完全就是劳心劳力的刘皓,红衣,布玛都觉得有点蛋疼,差距啊,这就是差距。

对于女娲而言早就是到了一种随手之间将天地万物点化成仙,化腐朽为神奇,造化钟神秀的地步,哪怕是再普通的东西在女娲手里都能变得不再普通,寻常不过的莲叶经过女娲点化之后居然就有后天灵宝的威能,这一种造化,造物,扭转一切,掌控规则的威能实在是太可怕了。

茶杯之中自动浮现出了水流,不是普通的水,散发着阵阵的灵气,刘皓等人内心再次感叹起来,三皇之一的女娲,掌控造化补天之道果然恐怖莫测啊,这些看上去是水,实际上是先天灵气聚集在一起以鬼神莫测的手段化作水分,可以说这杯看似简单的水,完全是由先天灵气形成的。

经过了女娲的神通调制就算是毫无修为的普通喝了也不会出现无法炼化的情况,反而喝了之后体质瞬间产生变化,即刻就拥有了元婴期以上的修为,看上去普通无比的一辈水居然拥有如此厉害的威能还真是难以置信。

已经不再是普通人的韩菱纱看到这一幕还是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