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4章 远古秘闻,人族忘本?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4024章远古秘闻,人族忘本?t

“女娲的护法。”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腾蛇,没想到这个女子那么大的来头,居然是开天之初由天地之间三个最为强大也是最为尊贵的皇之一的女娲创造的。

刘皓也是惊讶不已,从祝融他们的表现来看神族都以为腾蛇已经死了,现在腾蛇却活得好好的,而且无端端的去帮助他们,按道理来说他们可是没有半点关系啊。

腾蛇这么多年来都不现身显然是不想让神族知道她还活着,而从祝融的表现来看神族真的不知道他还活着起码连祝融这个层次的大罗都不知道,其他就更别说了。

可是现在这个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腾蛇居然会不惜以被发现自己假死多年这一点也要出来帮助他们,如果不是腾蛇真的看他们很顺眼,随手而为之而是背后没有耐人寻味的秘密的话那么天地之间有谁能让腾蛇不惜被发现假死的秘密也要去帮助素未谋面的刘皓等人?

一个名字在刘皓心中冒了出来,女娲,天地之间三大强者之一,虽然不是洪荒世界的圣人女娲,但是这个世界的女娲一样不可小看,一样是这个世界最为尊贵的存在。

在世人眼中甚至是神族眼中三皇之中的两位已经是陨落了,但是陨落的方式却是千奇百怪让刘皓都觉得啼笑皆非,女娲的陨落方式还好一些,说是女娲力竭死去,而神农的陨落方式实在是让刘皓差点没笑翻肚子。

一说因尝百草中毒而死,另说是因为他与兽交合繁育后代后而死,前者根本不可能,就算是天地之中毒性最强的毒物也不可能伤到神农丝毫,至于后面一个还是算了吧。

刘皓自己现在的修为都比不上神农,但是夜御亿万女不是问题,完全不会有任何消耗,相比起他的一场大战而言根本就是动一动手指之间的事情而已,好吧就算神农真的和兽交合,可是他就算是和全天下的所有兽交合几十万年都不可能有丝毫疲倦怎么可能会陨落。

一开始刘皓就觉得女娲和神农的陨落实在是太诡异了,他们可是天地之间最为尊贵的存在,就算是统领神族的伏羲也不可能杀死他们,除非他们自己想死。

可是偏偏诸天万界都流传着女娲,神农陨落的事情甚至女娲连死后葬在哪里都被人知道,更诡异的是这样的事情人界普通人相信也就算了,普通修道者相信也就算了,可是好像连神族都相信。

这让刘皓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直到腾蛇的出现和她的身份被得知之后刘皓可以肯定女娲绝对没死,也只有女娲没死,也只有女娲才能命令腾蛇来帮助他们。

既然连腾蛇都能瞒天过海让神族都以为她死了,那么身为天地之中最强者之一的女娲要瞒天过海只怕是没人能知道就算是伏羲也不可能知道,至于另外一位传说之中的神农的状况刘皓就不清楚了,不过从目前来看刘皓是不怎么相信神农会陨落。

“这小子果然精明,和女娲娘娘说的一样,只要我现身的话他多多少少会揣测到不少事情。”腾蛇扫了一眼刘皓心中暗想,她可是女娲座下的护法,十分擅长推演,要说他能窥tan刘皓的心灵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刘皓的神念波动和情绪变化多多少少她还是感觉到的。

“不过既然女娲娘娘都说被他猜到也没什么那么也就无所谓了,就是不知道他猜到多少。”

“那个腾蛇大人……”柳梦璃主动问道:“我们很感激你的出手相助,大恩不言谢,但是我们也很想知道,腾蛇大人为什么出手相助?”

“就知道瞒不过你们的。”既然决定出手了,那么腾蛇也不打算隐瞒,反正也瞒不住索性大方的说道;

“能让我出手的普天之下只有一个,现在你们明白了吗?至于为什么要我出手,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娘娘看好你们,也可能是娘娘仁慈,毕竟三皇之中伏羲霸道,娘娘仁慈,神农悲悯,没什么值得惊讶的。”

对于腾蛇的话刘皓相信,毕竟不管是从征服空间里面知道的还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自己亲自调查得知,三皇之中人气最高的女娲的确是一个仁慈博大的存在,她的仁慈,她的博大不止是对待自己创造的人族,同时是对待整个人界所有生命。

“虽然这么问会有点冒昧,不说娘娘,单单就是以腾蛇大人你的实力普天之下做不到的事情已经是少之又少了,为什么你要假死?”婵幽忽然问道。

“我看你最想知道的不止是我为什么要假死,而是想知道神农有没有死吧。”腾蛇似笑非笑的看着婵幽,对于她的想法是在清楚不过了,目前妖族的状况可是不怎么好,如果神农没死的话,有这一位创造妖族的神农在,那么妖族的底气也是足了很多。

“算了,反正你们以后自己也会去调查,以你们的能力推演我们的未来会比较难,但是推演过去的话就算扰乱天机你们也迟早会抽丝剥茧的知道一切的。”腾蛇说道:

“神农的事情我不方便多说也不是太清楚,普天之下还知道关于他的事情的只有娘娘一个,至于我们为什么假死我只能说四个字:人族忘本,当然说忘恩或者是负义,寡情都可以都可以。”

在场没有一个是这个世界的人族,刘皓不是,红衣不是,布玛不是,艾斯德斯不是,婵幽更加不是,也只有柳梦璃因为在人界长大曾经也认为自己是人族,所以听了之后最为激动,当然除了她之外还有两人,那就是被刘皓弄了过来的云天河和韩菱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