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4章 给丈母娘婵幽的见面礼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3994章给丈母娘婵幽的见面礼

刘皓他们都还没有使用就率先给了柳梦璃一颗让婵幽对刘皓等人顿时改观了,她很清楚人类的个性,共患难容易共富贵却难。

刘皓等人却没有做出这样的事情,反而是不管梦璃的拒绝几乎是强迫似的让她炼化了一颗神树果实,得到这一身修为和境界让本来对刘皓等人感官很差的婵幽不禁对她们改观,暗道这些人类和琼华派的那些修道者不同,没有辜负自己女儿的付出啊。

因为琼华派的原因对人类印象很差的婵幽这一下子对于刘皓等人也有所改观了,精致绝色的俏脸也没有再一片寒霜。

可是在最后听到自己女儿隐隐约约提起的关于和刘皓之间的关系,再加上柳梦璃毫不掩饰自己的气息,所以婵幽也看出自己的女儿并非完璧之身,回想起自己女儿刚才说的话婵幽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早就是情系刘皓,对他托付终身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对方了。

这让才刚刚见回女儿就听到那么多事情的婵幽内心就像坐光速过山车似的,上下高低左右潜伏转弯根本停不下来,内心的感觉可谓是复杂到极致,复杂到就算是婵幽这样外柔内刚,沉稳坚决的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对刘皓等人说什么好,更不知道对刘皓说什么好。

骂刘皓等人拐带自己的女儿,好吧,好像自己的女儿自己自愿的吧,而且她很清楚梦璃天生继承了她的天赋神通,对万事万物对人心的感知很强,谁是真心对她好的,她可是感知到的,是别有所图,别有用心还是真心以待这些柳梦璃都很清楚。

而且以柳梦璃现在的境界好像就算能骗自己也骗不过她吧。

所以骂他们骗走自己的女儿可是不对啊,可是不骂,自己和自己的女儿因为人类的原因分别很久,现在重逢了却发现和自己一个人结合在一起,而且还是对对方托付终身的那种,偏偏对方就算是人类却又让婵幽找不到半点愤怒教训乃至于训斥和对方一顿的理由啊。

毕竟听柳梦璃说的他们可是一起共患难,而且还帮了柳梦璃很多,虽然和神族对上了,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柳梦璃有今天的修为,而且还将神树果实给了柳梦璃更是因为他。

本来很可能又会到来的琼华派和幻暝界厮杀都解除了,而且过去的恩恩怨怨也是因为有刘皓的关系柳梦璃才处理得干干净净,以后再也不需要担心再起杀戮了。

可是什么都不说一下却又让婵幽很是不爽,自己的幻暝界因人类的原因死伤惨重,又因为如此自己才和女儿分开躲开,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居然和自己印象极差的人类结合在一起了,就算婵幽知道这些都和刘皓无关,但就因为刘皓是人类的原因她还是很不爽的。

毕竟这是人之常情,从小就和女儿分开,好不容易盼女儿回来了结果却发现自己的女儿和最最讨厌的人结为夫妻了,偏偏这个人还对自己女儿极好,甚至还因此化解了过去的恩恩怨怨,这让婵幽心情又是不爽又是找不到半点理由训斥一下刘皓的,可谓是憋屈得很。

毕竟她可是一个很理智的人,就算因琼华派的原因让她对人类第一印象很差,也只会让她对刘皓等人一开始的感官不好,却也不会做什么恩将仇报或者是无理取闹的事情,更不可能说什么赶走刘皓等人,她又不是保持,先不说自己的女儿已经将一切都托付给刘皓。

单单就是这么做就很让自己的女儿伤心了,现在幻暝界也没有什么危机了,她怎么可能会无端端的拆散自己女儿和喜欢的人的,她又不是那一种因为自己一己私欲就强迫自己女儿和她喜欢的人分开的人。

而且自己的女儿都已经将一切都交给刘皓了,拆散他们自己的女儿不是吃大亏了,而且自己的女儿怕也会因此和自己关系变得极差吧,不管是任何一个原因婵幽都不可能这么做……

可是正是因为婵幽是那一种冷静明辨是非的人遇到这样的情况才憋屈啊。

更让她无语的是刘皓这个时候居然还主动跳出来第一次见面就送上了一份大礼,让她就算想故意任性一次专门无理取闹训斥一下刘皓都不行了,只能完全哑火,转过身去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刘皓好了,总之只能将一切都憋在心里,让一边的柳梦璃等女都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

“丈母娘,虽然你可能一时之间接受不了,但是不管你接受还是不接受这个都不会改变的,按道理来说我第一次上门拜访你本来应该是准备好各种见面礼聊表心意的,但是这么做的话却又会显得好像我是在收买你,让你接受我和梦璃之间的事情似的,这样不是在贬低你的为人吗?

所以我觉得第一次和你见面应该还是注重重心意的一些比较好。”刘皓说着屈指一点,婵幽发现自己的伤势居然不翼而飞了,甚至因为多年的伤势痊愈的原0.9因,破而后立让其修为更上一层楼了,现在要她再次面对当年的太清道人的话哪里还需要险胜,几招就收拾对方了。

而其中刘皓更是拿出了一颗神树果实在婵幽呆滞的目光下递了过去:

“这绝对不是以重礼贿赂丈母娘你,只是你也知道梦璃已经因为我们的原因和神界对上了,天知道神界会不会因此而对幻暝界恨上,找不到我们就选择对你们出手。

虽然他们的目标是我,而不是梦璃,梦璃的存在对他们根本无足轻重,也没有直接出手和神族正面交手过,但是难保他们不会狗急跳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