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0章 赋予云天河,韩菱纱血脉之力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3950章赋予云天河,韩菱纱血脉之力

轰隆

自从共工的怨念被斩杀之后就一直平静完全由天河之水形成的空间忽然剧烈震动起来了。

一只苍穹之手居然活生生的将整个空间撕裂掉,天河之水从不周山之后倾泻下去,眼看就要将周围的一切都淹没。

整个空间都是共工残留的真元法力所化的天河之水,就算过去那么多年威能也是惊天动地,一旦淹没下去可谓是生灵涂炭。

只不过来者可是神族,当年可以说是人族的死敌,想将人族屠灭的存在,根本不可能将人族放在眼里,所以根本没有理会那些天河之水。

“糟糕了。”在小壬世界当中的天河和韩菱纱看到这一幕顿时眼眶欲裂,只可惜他们却什么都做不到,以他们炼气期的修为一滴天河之水都将他们辗死无数次了,更别说是一个空间的天河之水了。

一瞬间两人本来对神族就不好的印象更是差到谷底。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神族不仁,以众生为棋子,你们也如此,不想成为棋子,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么就变强。”刘皓的声音回荡在两人的耳边:“想要解救他们吗?”

“想!”两人想也不想的说道。

“那么你炼化它吧。”两滴资金色的光芒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这是蕴藏强大血脉力量的血液,一旦炼化了他们你们的生命层次就会产生巨大的蜕变,从此超脱三界六道众生以外,不再五行当中,一身修为从炼气期踏入玄仙的层次,并且拥有无穷无尽的寿命,长生不老,青春永驻,不死不灭。”

“玄仙!”韩菱纱尖叫道,她觉得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和刘皓等人在一起的时间里面她可是长见识了,知道玄仙意味着什么,人间界最顶级的大能也只是大乘期而已,现在一下子让她们成为玄仙,而且有无穷的寿命,青春永驻,这些不是人类做梦都在追求的吗?

现在却摆在了她们面前,只有一步之遥,韩菱纱觉得不尖叫才怪。

相比起来大智若愚,心智单纯的云天河则是没有想那么多直接一手握住了面前的紫金色光芒:“求你,给我救他们的力量。”

在原时空当中他不顾一切的也要去救琼华派山下的普通百姓,在他看来那是因为他们才导致那些百姓遭受到这些劫难的,所以云天河毫不犹豫的去救,明知道会付出很大代价也去做。

现在同样也是如此,如果无能为力,没有见到那么还好,亲眼所见又有机会和能力救他们一把,云天河是不会无动于衷的,毕竟在他看来虽然这一次神界的人不是专门来对付他,但是他也参与到这一件事里面,下面的百姓生灵都是受到牵连的。

如果是自然的生老病死,那么云天河当然不会多事,毕竟在他眼中万物平等,生老病死,弱肉强食皆是世间常态,但是这些明显不是自然的生老病死,所以云天河有了能力当然会出手了。

“运用你的望舒剑,以体内的法力激发望舒剑的冰寒力量将之冻结,虽然望舒剑还没被你炼化成为你的灵宝,但是以**力激发望舒剑的寒气还是没问题的。”刘皓的声音没入了云天河耳中。

他培养云天河主要是看这小子还挺顺眼,明明这一件事和他无关,但是参与进来之后却从来没想过也没有说过要退出,虽然是单纯,但是资质却卓越,而且剑道天赋出众,的确是值得培养。

反正也就是两滴血而已,对于布玛而言也就是皮毛,毕竟修为到了布玛这个境界,只要不是一次过放她太多血的话,一次只是一两滴还是没问题的。

说起来布玛的血液也是天地至宝,在刘皓和布玛两人联手之下创造出来的造血血脉可是让布玛的血脉力量极强,一滴血居然就能造就出一个玄仙来了,如果某一天布玛修为踏入大罗金仙的话他简直就是相当于一颗神树,比起这个世界的神树果实还牛逼,随便拿几滴血出来就能创造出几个太乙金仙了。

…………求鲜花…………

当然布玛的力量来源于盘古血脉,体内的每一滴血都是她的力量来源,如果一次过拿走太多的话可是会虚弱甚至会境界倒退,有损血脉本源,因此她也不能一次过拿出太多的血液来,毕竟这可是她的力量来源,全身力量之精华。

不过好一段时间才拿出一两滴的话还是没问题的,以布玛的修为境界两滴血液对她没有半点影响,但是一旦一次过超出一个度的话要恢复起来却麻烦很多,而且还会法力减弱很多,毕竟她和刘皓,红衣不同,她的一身力量都源自血脉,当然不能乱给血脉力量别人了。

坳……坳坳

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段时间捐一次血没问题,但是天天捐血的话可以去见阎王了。

云天河和韩菱纱在得到了这一滴紫金盘古之血之后瞬间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变化,生命层次,身体基因,血脉全部产生变化,包括灵魂也不例外。

一股磅礴的法力从血脉当中爆发出来,而且魂魄之中凭空出现的血脉信息让他们都知道怎么运用这一股力量薜

两人联手将力量都注入望舒剑当中绽放出巨大的寒气将半空之中的天河之水给凝固住。

这些天河之水已经是失去了共工怨念的控制,所以只是单纯的从空间里面掉落下去,威力虽然一样能将天仙,玄仙砸死,但是毕竟不如有人控制将其中力量激发出来那般强大。

这天河之水的力量都云藏起来没有人调动之下根本不会爆发出来,也正是因为如此两人才勉强将天河之水冻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