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7章 天地至宝神树果实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3937章天地至宝神树果实

刘皓心念一动将神树果实收入了小千世界当中。

艾斯德斯等人立刻释放神念细心观察纷纷被其中蕴藏的力量而震撼到了。

“这神树果实绝对称得上是这一方天地第一至宝。”布玛越是观察越是了解越是惊讶,这个神树果实里面蕴藏着山神,水神,雷神本身的一切力量,如果有人吃了的话立地就能成神,这是多么让人垂涎的宝物啊。

“神族的数量相对其他种族而言那么稀少不是没道理的,要创造一个神就必须要有神树果实,不然的话就算是伏羲都没辙。”艾斯德斯说道。

“如果这么一颗果实传出去的话估计会引起天大的波澜,一颗能让普通人立刻成神的果实,实在是太珍贵了,绝对是第一至宝都不为过。”红衣说道。

轰隆23

几乎在刘皓将三神打成神树果实收入小千世界的瞬间本来平静下来的混沌顿时产生了巨大的波动。

一股无名的怒火充斥整个宇宙,让小千世界当中的艾斯德斯等人都有一种要被这一股怒火烧毁的感觉。

“不好,刘皓不但将五个神杀死,而且还将其中三个打回原形变成神树果实,这一件事如果传出去的话神界面目无光,神树果实的事情如果穿出去的话虽然其他种族的修道者根本没这个能力去得到,不说他们敢不敢,有没有能力对抗神族,就算有也做不到将他们打回原形。

但是这一件事穿出去的话对神族的影响太大了,很多人估计背地里都会将神族当成香饽饽的果实。”红衣脸色微变:

“如果只是杀死五个神的话我们还是会引来神族的怒火,但是绝对不会大到这个地步,将神族打回原形炼化神树果实这一件事影响太过恶劣了,神族是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

“本来就不会放过我们的。”布玛说道。

“的确是这样没错,反正都是会引来攻击的,得到三颗神树果实我们这边立刻就能多出三尊高手了,可是有底气的多。”红衣点了点头说道。

“大胆的外来者,不但触犯天地规则,堂而皇之的违抗神族命令,还胆敢杀死神族,将之打回原形,现在本神判你等下士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一道威严的声音夹杂着神的怒火,甚至可以说是天地的怒火传遍无数世界。

刘皓等人只觉得自己完全被整个世界孤立了,有一种举世皆敌的感觉。

“言出法随,一言一语之间敕令天地规则,引动天地之共鸣。”布玛和红衣对视一眼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薜

而这外面的刘皓更是只觉得天地都要塌陷下来,整个位面都要崩溃似的,那一股恐怖的压力让他有一种面对天地大破灭的感觉。

“本来神界是打算将处死的,但是你犯下的累累恶行可谓是罄竹难书,现在下地狱去吧。”随着神秘的神界之神的声音响起刘皓只觉得自己心中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告诉他,你犯下的罪行简直就是罄竹难书,死一万遍都不够,甚至不断影响着刘皓的内心让他直接自杀。

“哼!”在神界之神的力量下刘皓简直就是宇宙之中的一粒尘埃,随时都会湮灭掉,眼看他自己都要被这一股力量给逼迫自杀的时候他的不灭意志升腾起来带着战神变的力量直冲云霄,硬生生的冲破了这一股力量对意志的影响。

“哦?”神界之神声音带着一丝诧异,没想到在他眼中不过是一只小小蚂蚁的刘皓居然能在他的言出法随的声音下抵抗住没有被这一股大道之音给控制。

修为到了大罗境界开始任何一个地方哪怕只是随便说出一句话都等同于天地规则一样,是实实在在的一句话天地规则就按照其运转起来,当然前提是不触犯天地规则,比如让这一方天地走向灭亡之类的薜

可谓是一言一行都伴随着大道在其中,神界之神刚才的话就是如此,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却是大罗境界的存在才有的力量,他说刘皓有罪不但是整个天地都判定刘皓有罪,就连刘皓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罪。

如果不是刘皓的不灭意志极为强横他现在都在这一股大道之音影响下自杀了。

刘皓身怀不灭重生诀修成皇级圣人,正常情况下初入大罗境界的存在都杀不死他,只能将他封印或者永久镇压,但是如果他自己想死那么就另当别论了。

如果他刚才真的被大道之音给控制的话那么他真的470会死。

想到这里刘皓心中都一阵紧缩,大罗境界没有真正面对过他真的无法想象其中的强大,尤其是这还不是其他力量体系的大罗,是仙道体系的大罗,而且还是这个仙道世界当中最强修道种族神族的大罗金仙,那一种威能难以想象。

仅仅只是一句话就差点杀死刘皓了,可想而知大罗金仙的恐怖。

谁知道大罗金仙还有什么手段,在正常情况下是无法杀死他,但是如果击溃了他的心灵意志,让他自己走向灭亡,像刚才那样让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罪该万死的话,那么就真的会死的。

一想到这里刘皓发现自己对大罗金仙的了解还是太过片面了,自己在正面情况下也许不会被杀死,但是不代表大罗金仙真的没有其他手段将自己弄死,毕竟修道者可不是只有毁灭天地的手段力量,还有其他神鬼莫测的威能,比如刚才的大道之音就是一个代表。

仅仅只是一句话就让刘皓推翻了以前对大罗的认知,认为自己不会被初入大罗金仙的存在杀死这个想法真的是很可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