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5章 后天灵宝满地走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3905章后天灵宝满地走

“后天灵宝,今天什么日子,就算是在这个世界后天灵宝也是珍贵无比的存在,怎么一天之内碰到两件,什么时候后天灵宝变得那么不值钱了,居然后天灵宝满地走。”艾斯德斯脸色微变,尸灵珠的气息可是后天灵宝无疑。

而且和云天河的望舒剑不同,尸灵珠可是被尸帝完全炼化,能发挥出其中的威能,不像云天河那样只能将望舒剑当成一柄无坚不摧的神剑来使用,根本无法发挥出望舒剑的半点威能。

想想看一个尸帝就已经以压倒性的实力秒杀众人了,再加上一件后天灵宝,就算是大乘期大圆满的修士他也能抗衡,除非那个大乘期修士修成绝世神通或者也有灵宝再身,不然的话还真的无法击杀身怀后天灵宝的尸帝。

“大乘期道符是厉害,但是以你的能力就算有运用道符的法门而不被超过自身太多的道符反噬也只能一次运用一张道符吧?单凭一张道符是无法杀死不死不灭的朕的。

现在朕还有这宝贝,就算让你一次过砸出十张大乘期的道符也休想伤到朕分毫,刚才朕的确是小看了你,没想到你一介金丹期修士居然会有大乘期修士的道符,被你打伤了朕,那么就拿命来偿吧。”

尸帝话音一落尸灵珠顿时爆发出一阵阵浑浊的光芒,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方圆千米之地。

“很快你们的精气神就会被朕的尸灵珠全部抽走了,你们也会变得跟朕一样拥有永恒的寿命,你们会成为朕忠诚的手下,绝对不会再像之前那些畜生那般背叛朕的,是不是感觉很荣幸。”

尸帝眼中浮现出了疯狂之色,显然以前做皇帝的时候被身边的人出卖对他的打击真的很大。

“小心,那么精纯的尸气,真的是尸灵珠无疑了,没想到这尸妖一族的传承之物居然会落在他的手里,难怪他会布下九阴血炼大阵,难怪他会修成尸帝,难怪能在这里制造出那么多尸将,尸王之类的尸妖了。”柳梦璃脸色微变不断的弹奏出一道道玄奥的道音组成一曲颠倒万物的乐曲。

这神秘的乐曲放佛带着一种浩大神圣的力量不断地在抵制尸气。

“这一次还真的是十死无生了。”艾斯德斯虽然这么说,但是目光之中却没有丝毫放弃,颓废,反而充斥着一种傲然的战意和不屈。

“你们的精气神,你们的生机很快就会被尸灵珠全部吞噬,到时候尸气就会改造你们的躯体,呵呵,你们身前都是修道者,变成尸妖之后一定会更加强大的。”尸帝说道:

“虽然朕的计划被破坏了,但是收获了几个潜力很好的手下也是不错的结局,大不了再次准备九阴血炼大阵就是。”

“想也别想,尸气而已,给我消失吧。”艾斯德斯将真元运转到极致,血河真水爆发出来化作一道血色长河不断的将周围的尸气污噬掉。

“该死的,这是什么东西,居然连朕的尸气都能污噬。”尸帝脸色微变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忌惮同时更多的是愤怒,一股比起之前更加强大的尸气释放出来。

这一下子就算韩菱纱和云天河有柳梦璃的力量保护都抵御不住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因为就连柳梦璃自己都开始抵御不住这尸气侵蚀的力量了。

“你的眼神朕很不喜欢,还不放弃吗?朕就让你知道你我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尸帝冷哼一声,一股浑浊的光芒射向艾斯德斯。

一瞬间艾斯德斯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但是她却发现自己身体动不了,尸气的侵蚀和尸灵珠的力量束缚让她无力躲闪。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浑浊光芒即将将她打中,她很清楚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被命中的话必死无疑。

·……求鲜花…………

望着这越来越接近的光束,艾斯德斯眼中没有惧怕,反而眼中的桀骜和不屈更加的浓烈,恍然之间艾斯德斯发现周围空气的流速变得缓慢无比,灵气的流动也变慢,甚至她能以肉眼看到灵气的变换。

眼前浮现出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赫然是刘皓,只不过却是一个背影,就是这个背影一直让她不断追赶着。

“我说过要追上你的,在这个世界追上你的步伐,和你一起征战无尽时空,怎么可能能在这里倒下,这么强大的对手我好不容易遇到了就更加不能倒下。

……坳……厶……

我要战斗,战斗,再战斗,将一切的强敌都杀死,我是绝对不能倒下的,哪怕对手是一个拥有后天灵宝的尸帝也不能,谁也无法阻止我艾斯德斯攀登更高峰,谁也无法阻止我艾斯德斯继续享受战斗的乐趣,继续和强敌厮杀,谁也无法阻止我追上你的步伐。“

艾斯德斯眼中闪过了一道充满执着和不屈的光芒,渐渐地内心变得十分的纯粹,在生死之间她心中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字,战。

艾斯德斯的一生都在战斗,都在斗争,她从小孩子的时候就是在斗争之中长大的,从亲人死了之后斗争就更加的残酷,加入帝国之后也是在斗争,认识刘皓之后也是在斗争,甚至连和刘皓之间的恋情都是以战斗,斗争的方式成就的。

可以说一个战字完全贯穿了艾斯德斯的过去,现在,未来。

没有战斗,没有不断的斗争她艾斯德斯就不能从小孩子成长起来,没有不断的斗争她就不能变得更加强大,不能认识刘皓。

没有斗争,没有战斗她就没有机会成就跟刘皓这一段恋情更加不会进入征服空间,没有斗争,没有战斗那么她就不能捍卫自己的生命,捍卫自己的这一段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