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9章 尸王的强大(上)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3899章尸王的强大(上)

“那么就你所知的,目前尸妖一族最强大的存在是什么样的境界。”艾斯德斯问道。

“旱魃。”柳梦璃说道:“对于这个境界的存在已经不能说是尸妖了,因为这个境界的存在已经是等同于神一般,与神同在,与天地同在,虽然他们本质上种族是尸妖,但实质上不管是掌握的力量,生命的层次都是属于神的层次。”

“你说有没有可能?”艾斯德斯忽然说道。

“不可能!”艾斯德斯的话都还没有说完柳梦璃就猛然打断了,脸色有点苍白:“不可能是旱魃,旱魃得天独厚同时又被排除在三界六道之外,浪荡无依,尸妖一族要诞生一个旱魃比起人类修炼成神,成仙还要困难很多倍。

每一次旱魃的诞生都是天时地利人和全部聚集,再加上机缘巧合才有机会诞生的,这里虽然奇怪的连尸将都出现了,但是绝对不会死旱魃。”

“为什么?”艾斯德斯不解的问道。

“因为旱魃一出,赤地千里,你外面,皇陵当中都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就知道不是旱魃了。”刘皓说道:“想知道为什么?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嗯。”才走到这里就已经遇到了修为比自己还要高的尸将,天知道再走进去的话会遇到什么,所以艾斯德斯已经是拿出了陨星笔,犹如一柄短枪,利剑一般的陨星笔笔锋之上吞吐出了比起剑芒还要锐利光芒。

在虚空当中划过指尖居然都能让空间产生涟漪,可想而知陨星笔的笔锋有多么的锋利。

艾斯德斯和柳梦璃一路下来居然再也没有遇到过任何尸妖的突袭,在这皇陵当中畅通无阻,一路走到了尽头。

“奇怪了,刚才一路下来那么多尸妖,照常理来说应该是越到后面越多强大的尸妖才对,怎么我们一只都没有遇到。”艾斯德斯黛眉一挑,事若反常必为妖,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快,冲进去薜”柳梦璃的目光闪烁着一道道红光,放佛在看破什么虚妄似的,骤然脸色大变施展出身法一步踏出数百米远。

艾斯德斯看到她那么慎重甚至是心急也连忙追过去。

以两人的速度全力赶路的话就算是皇陵很大也是片刻就走到尽头了。

“好重的煞气,居然被封锁在这里没有传递出去。”两人绕过了最后一道走廊之后顿时感觉到一股犹若实质放佛尸山血海扑过来一般的煞气迎面而来。

煞气已经是浓郁到了肉眼可见的速度。

“果然是这样没错,有人在这里进行一个可怕的仪式。”柳梦璃连忙说道:“快冲进去,绝对不能让这个仪式完成,不然的话就麻烦了。”

艾斯德斯看到柳梦璃说得如此慎重,加上周围犹若实质的煞气也知道事情超出了自己想象之外。

当下二话不说挥动陨星笔化作一道数十米长的锋芒要将面前的大门打破。

“那是皇陵最后的一层,也是皇帝沉睡的地方,仪式会在这里进行的。”柳梦璃说道。

眼看大门要被贯穿的时候本来空无一物的大门面前忽然空气一阵涌动。

一道人影出现在陨星笔的面前,这一道人影放佛从虚无再变成实质化只是眨眼之间就完成了,这一道人影出现之后居然赤手空拳将陨星笔挡住,一拳和陨星笔的锋芒对撞在一起。

强大的力量将陨星笔击退,而他却是纹丝不动。

“终于出来了。”刘皓说道:“尸将之上的存在,尸王,匹敌元婴期大圆满的存在。”

“真的有尸王在,这么说的话里面真的是记忆当中的那个仪式了。”柳梦璃深吸了一口气,真元运转之间已经施展出了天玄五音让艾斯德斯的状态增幅到极致;

“艾斯德斯以最快的速度收拾面前的尸王,不然的话等一下单靠我们的力量的话真的是只能有多远跑多远,甚至方圆千百莉甚至人间界都会出现巨大的浩劫。”

“这么严重?”艾斯德斯神色微变,面前的尸王就和柳梦璃说的一样外表看上去不再像之前的尸妖那般狰狞,看上去和常人无异,除了脸色略微苍白之外,其他一切已经是和常人没有半点区别。

“人类,滚!”尸王口吐人言,显然智慧完全不比修道者差。

“那就要看你的实力了。”艾斯德斯手持陨星笔身形一闪之间手中陨星笔猛然放大,从原来的短枪一般变成了一把寒光闪闪的长枪,右手一转之间笔锋已经是刺向尸王的脑袋。

“愚蠢!”尸王面无表情,闪电般的伸出右手居然直接握住了陨星笔的锋芒。

一阵刺耳的声音伴随着一道道的火光绽放在皇陵当中。

陨星笔的锋芒居然没有办法刺穿他的右手,仅仅只是打出了一道道的白色痕迹。

“尸妖一族的强大肉身的确名不虚传,但是我的陨星笔可不只是这个程度的。”金丹期的法宝和之前筑基期,炼气期的法器完全不同的,不但威能更加巨大而且还有着其本身独有的神妙能力。

“星辰坠落。”艾斯德斯低喝一声体内的幽冥真元浩浩荡荡的释放出来,陨星笔顿时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强大的力量放佛能打穿星辰,让九天之上的星辰都陨落一般。

一股尖锐的锋芒顿时划破了尸妖的手掌让他无法再握住陨星笔。

“醉生梦死。”柳梦璃也在同一时间出手,两人配合得相得益彰,在艾斯德斯放大招的同时她直接限制住了尸王。

本来昏昏欲睡的尸王猛然挣开眼瞳,目光闪烁着一道道的狰狞的血光,双拳之上浮现出了一圈圈死灰色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