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9章 盆满钵满的艾斯德斯和梦璃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3889章盆满钵满的艾斯德斯和梦璃

自成佞≮备选:一≯方的小洞天在无主之物的情况下没有人干扰的话炼化起来是很简单的,甚至是炼气期修为的人只要找到了这一方小洞天的核心所在,然后炼化了核心那么一样能掌握小洞天。

所以在也没有人干扰的情况下艾斯德斯很快就将这一方小洞天炼化,从此三十六小洞天之一的仙都小洞天不再是无主之物。

顿时除了艾斯德斯之外还有这个小洞天土生土长的生灵其他人都受到了一种天然的排斥,不过在艾斯德斯这一方小洞天的主人允许,产生在柳梦璃身上的排斥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但是对于其他人而言都会有一种排斥。

而本来已经关闭通道的仙都小洞天更是在艾斯德斯的控制下隐匿于虚空当中,除非是仙人出手或者是仙人以**力寻找,不然的话就算是大乘期修为的修道者都难以找到仙都小洞天,更加难以让仙都小洞天现形。

每一方洞天福地都有其神妙的地方,比如仙都小洞天虽然无法移动,稳定在这里,但是却可以隐匿于虚空之中就算你明知道这一方天地就在这里但是却愣是不可能攻击到它,也不可能找到它。

除非有修道者以**力将仙都小洞天从虚空之中拉扯出来,不然的话仙都小洞天隐匿起来就算是大乘期修士都无法找到它。

“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根据地了,甚至可以说是我们在人间界创立的基业的根基所在。”艾斯德斯忽然驾驭飞剑冲了出去,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才回来,手里多出了几个空间戒指和空间储物袋。

显然她是出去料理了一些和一开始的她们一样打着趁着那些修道大能争夺仙都洞天的控制权的时候在这个世界大捞机缘的修士。

现在艾斯德斯成为了仙都小洞天的主人,这些人只要是在仙都小洞天之中除非法力大到能隐瞒过仙都小洞天的力量,不然的话就会无所遁形很快就会被找出来。

这里可是艾斯德斯和柳梦璃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打下来的根据地,当然不允许其他人继续留在这里了。

“这一次我们可是发财了,彻底的发财了。”艾斯德斯将所有死去的修道大能的空间戒指全部收集起来,然后一次过将所有的东西都倒出来了。

这里可是仙都小洞天,而且已经隐匿于虚空当中,就算是大乘期强者也无法发现,所以根本不需要担心财不露白这一点。

望着面前犹如一座山脉一般巨大各种各样的天地灵物,就算是刘皓看了都隐隐有一种嘴角抽搐的感觉。

貌似自己和红衣,布玛纵横诸多位面多年都没有那么多的天地灵物,不是他没有这个实力得到,而是那些位面都不是仙道位面根本没有这些东西存在那么怎么去得到?

现在艾斯德斯和柳梦璃在仙道位面虽然这一次的行动十分的危险,堪称九死一生都不为过,但是成功了之后收获的确是巨大的,也难怪修道者遇到机缘就算明知道危机也是伴随而来的还是照样去争夺,因为一旦成功得到的好处太大了。

看面前的一座山一般高大堆积起来的天地灵物,估计就算是蜀山派,琼华派这样的人间界修道大派的宝库也就是如此罢了。

没办法这一次来的都是人间界最顶尖的修道者,不管是妖族,魔族还是人族修士都是人间界当中最顶尖的。

这些修士不管是散修还是有门派的哪一个都是顶尖的存在,他们自己的存货当然是丰富无比了。

现在这里的天地灵物完全就是人间界许多顶尖存在的财富集中在这里,能不多才怪,也难怪会一次机遇就让艾斯德斯和柳梦璃赚疯了。

可以说在修炼到仙人境界之前艾斯德斯和柳梦璃根本不需要担心修炼资源不足的情况出现,不管是炼丹,炼器,或者是修炼一些独门神通需要的天地灵物协助都完全不需要担心没有,因为这里样样精品,几乎称得上是应有尽有。

“不是一般的发财,现在你们两个称得上是修道界首富了,而且是女首富。”刘皓摇头失笑起来。

“梦璃这东西咱们一人一半,别啰嗦,没有你的能力我根本不可能得到这些东西,所以拿走一半是应该的。”在这一方面艾斯德斯是最为公道的,不但不会占别人便宜反而还不介意将自己的那一份让给别人。

柳梦璃话到嘴边也只能被重新堵了回去,那样子还真是难得一见的娇俏。

“现在是不是应该考虑炼制一件法器呢?就算不当做本命至宝来使用也可以当做正常法法宝来使用的。”

艾斯德斯黛眉微微一挑,本命至宝这一件事可是马虎不得,对于修道者而言是关乎自己一生的事情,虽然可以重来,但是没有哪个修道者会闲着没事做碎了自己的本命至宝重新炼制的。

因为法宝和本命至宝不同,寻常法宝被夺走了,被打爆了,修道者最多只会受到轻伤,对于修为高深的修道者而言不算什么,顷刻间就恢复过来了。

但是本命至宝却不同,这是一个修道者与道,也就是与自己的道同在的法宝,是自己道的是实际具现的存在,和自己紧密相连,如果被粉碎的话那么修道者本人也是会遭受到重伤的,除非对方是圣人。

艾斯德斯走的路和刘皓不同,她对法宝这一方面的看法是和红衣一样,物尽其用,运用自身一切能运用的力量,不过这些力量前提都是她自己绝对掌控才行,就像她当年一口气喝掉全部恶魔之粹的血液将之驯服一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