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6章 大乘期照样斩杀(上)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3886章大乘期照样斩杀(上)

一想到自己带着伏羲剑出来好不容易抢夺到了仙都洞天却要栽在两个金丹期的修士手里他就有一种要郁闷的吐血的感觉。

最可怕的是一想到自己死了不但会让蜀山更加一蹶不振甚至还会让伏羲剑失落在外,而且还会让蜀山派连伏羲剑被谁夺走都不知道,更是难以寻找,他很可能会成为蜀山派千百年来最大的罪人。

一想到这里玉虚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猛然一咬牙体内本来就所剩不多被血河真水的力量污染之下就更少的法力忽然之间犹如火焰一般彻底燃烧起来了。

“小心,他要燃烧法力爆发出大乘期修为的一击,虽然过后他会暂时失去一切法力,但是这一击足以将我们都斩杀了。”柳梦璃也是耗尽真元,所以现在也是没有办法。

“你的这血色长河的确诡异,但是应该是受限于你的修为高低来决定它的威力吧,只可惜你的修为太低了,如果我不是真元消耗太大,受伤太重的话你的血色长河根本无法对我造成影响。

以你目前的修为,这血色长河能污染神功法力和法器的极限就是元婴期大圆满吧,超出了这个层次的话以你目前的力量就难以对其产生瞬间心的破坏,只能以缓慢的姿态进行污染,至于有多缓慢取决于对方实力的强大程度。

可惜了我燃烧了法力之后能爆发出一击大乘期的攻击,修为相差太多,就算我站着不动听让你的血色长河的力量对其进行污染也不会有效果的,过后虽然我会陷入一片虚弱的状态,无法动用法力,但是只要斩杀了你们我就有机会服用灵丹,到时候一样会没事。”玉虚一字一顿的说道:

“就凭你们两个金丹期修士居然能将本座逼到这个地步,的确是值得赞赏,只可惜大乘期始终是大乘期,金丹期和大乘期的差距太大了,哪怕本座现在虎落平阳也不是你们能力敌的。”

能发出一击大乘期的攻击玉虚可谓是胜券在握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真的是一切手段都是纸老虎,根本毫无作用。

玉虚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手握一柄飞剑轻轻一剑劈下,百丈长的剑芒却将艾斯德斯和柳梦璃覆盖了。

“你以为我们就没有丝毫办法吗?”艾斯德斯脸色不变猛然从戒指拿出了一团被一张张道符覆盖着的金色之物。

“那是!”玉虚瞳孔一缩,不等他有所反应艾斯德斯就这一团金色之物扔向了迎面而来的剑芒。

本来无坚不摧的剑芒劈在了这一团金色之物身上的时候放佛触怒了什么可怕的存在一般,这一团金色之物身上的道符瞬间毁灭,而这一团金色之物绽放出一股古老而神秘的气息,放佛洪荒除开,天地形成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一般。

在这一股气息面前大乘期的一击愣是无法将之斩破分毫,更别说将之破灭了。

“首山之铜,怎么可能?那是炼制传说之中轩辕剑的炼器材料,怎么会在你们两个金丹期的修士手里,就算在你们手里,以你们的修为根本无法动用它,怎么可能会抵挡住我的一击。”玉虚脸色一片苍白,他的一击攻击居然被首山之铜抵挡了。

“首山之铜可是用来炼制轩辕剑的材料,是炼器主杀伐,具备极强攻击能力的剑类法宝的材料,本身坚固程度是不需要我多说了,这东西只有那么少本来对我而言是的确和你说的一样是毫无作用的。

但是很不巧,我得到过一个修士的传承,他虽然只有元婴期的修为,但是却得到了一个修道大派的完整的符修传承,其中一种道符叫做引灵符。

没有攻击能力,没有防御能力,也没有半点杀伤或者是疗伤能力,但是这一种道符就和它的名字一样,引灵符,能将某个人,某件物品的力量无意识的引发出来,而且是不可控制的那一种.坳……”艾斯德斯说道:

“本来这一种道符说真的真的是鸡肋得不能再鸡肋,但是万物存在即是道理,作为一张道符而存在当然也有其作用,现在就是它发挥作用的时候了,它可以将首山之铜这一块先天材料,先天之物的力量引发出来。

不会产生攻击,也不受控制,包括我在内也无法将之控制,但是你的一击剑芒打在它的上面,引动出来的力量自然而来的用来防御抵消你的攻击了。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抵消而已,毕竟这一股力量是无意识的,任何人也无法控制,除非刚好引发出这一股力量的时候有外来的攻击打在上面就会用来抵消,不过却不会具备任何攻击性,也就是说就算引动出来的力量足以将你杀死,也只会抵消你的攻击,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

就和艾斯德斯说的一样,引灵符的力量只能引动一次,而抵消了玉虚的攻击之后引灵符的力量已经消失了,首山之铜潜藏的力量再次潜藏在内部,除5.3非有能力将之运用起来的人调动,不然的话简直就像是死水一样毫无反应。

“在得到首山之铜之后我就一直在想办法怎么在我这个修为的情况下还能充分发挥它的能力,终于被我想到了运用引灵符来作为我的挡箭牌,虽然不能攻击,但是却能抵挡攻击,关键时刻能救我一命。

在决定进来仙都洞天,看到那么多大能都集中在这里的时候我就已经将引灵符放在首山之铜上面,随时做好准备,现在看来我的准备果然全面,毕竟和你们比起来,我的修为还是太弱了,多准备一些总是好的。”艾斯德斯呵呵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