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5章 蜀山剑修真有货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3865章蜀山剑修真有货

别以为这只是普通的皮外伤,想想看艾斯德斯的肉身之力何等强大,在筑基期的她不用任何力量防御,单纯的只是以肉身之力什么狙击枪,反物质热武器都难以对她造成任何伤害。

要对她的肉身造成威胁的话起码要导弹级别,但是一旦艾斯德斯运转真元,施展神通的话,导弹也伤不了她,而且她又不是死物,难道不会抵挡不会躲闪吗?才筑基期的她已经是让诸多强大的热武器对于他而言变得形容虚设了。

如此强大的肉身居然被打破,可不是皮外伤那么的简单,艾斯德斯很清楚天剑蕴藏得恐怖剑意和剑气已经是穿透了她的经脉,在她五脏六腑,血管经脉等地方大肆破坏。

正面对决没有任何偷袭花巧成分的杀掉一个金丹期剑修而且还是一个以斗法凶狠强大出名的剑修,更是一个出身大派,强大的神通,功法,法宝都不缺的金丹剑修,比起外面的寻常散修强大了不知道多少。

想想看蜀山派的剑修本身就强大了,再加上一柄对修道者而言战力增幅极大的法宝飞剑,道空的实力有多强不需要多说了了。

有着飞剑再说道空甚至能抗衡没有法宝在手的金丹后期的修士。

他临死之前的一击威力何等巨大根本就不需要多说了,只是想象都能想象得出来了。

不过这一切在艾斯德斯看来都变得无足轻重了,自己的伤势以自己的肉身强度和修为功法加上自己从元婴修士天机真人那里得到的大量天材地宝和柳梦璃的神通,要恢复过来完全能在很短时间内做到。

相比起来正面对决之中杀掉一个金丹期剑修对于艾斯德斯而言才是最大的收获,甚至大过了得到了这个金丹修士的一切财富,因为她在面对比自己强大很多的剑修的时候没有任何退缩,意念坚定,执念纯粹而执着。

最后借助金丹期修士的压力和死亡的压迫明悟了混元长河的真正力量,激发出混元长河的全部威能,做到了在战斗之中不断浴火重生,不断变得更加强大。

让一场场的战斗堆积起来成为助长艾斯德斯变强成为的养分。

事实上对于艾斯德斯而言和比自己强大的人对决,在正面决战当中实打实的将对方击败才是最大的收获,因为她在这个过程之中成长了,明悟了,超越了,让她有了巨大的飞跃,这对于一个修道者而言才是最大的财富,最大的收获。

不过除此之外还有很多额外的收获,比如这个出身大派的蜀山金丹剑修身上可不像一般剑修啥都没有,相反他可是富得流油。

而且艾斯德斯估计像今天这类以斩妖除魔为名实际上是杀人夺宝之类的事情他是没少做了,那么绝对会更加富有的。

当下连忙招呼刘皓和柳梦璃一起过来兴致高昂的打开了金丹修士的空间戒指。

“看看这家伙有多少货先。”艾斯德斯俨然一副抢劫得手的样子,看柳梦璃都忍不住掩嘴轻笑一声。

“反正有多少货都是你们两个分的,所以都一样。”刘皓无所谓道,这些都是艾斯德斯的机缘也是她历练的收获,他不会轻易插手艾斯德斯的历练ぉ同样艾斯德斯历练过程的收获哪怕是先天之物都会任由她自己去处理,他一概不干涉,除非艾斯德斯问他,那么他才会给出中肯的意见。

至于接不接纳则是艾斯德斯自己的事情了。

“我看你是看不上这些小东西吧。”艾斯德斯俏皮的白了刘皓一眼,别人不知道她可是很清楚,刘皓都已经是太乙金仙了,这个世界能让他动心的东西都是少之又少,基本上都是难得一见的先天之物,天材地宝才能入他法眼。

……求鲜花·……

没办法,境界高了看待事物的一切都会随之改变,就像对于皇帝而言坐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拥有天下之间至高无上的权利和财富,拥有一切最好的那么寻常的什么宝物,什么财富,什么美女根本就难以入他法眼,只有难得一见,能让他动心的只有那些世间罕见的存在。

同样对刘皓来说也是如此,寻常之物根本入不得他的法眼,能让他动心甚至去争取的东西最起码都是先天之物,稀有无比甚至对他都有很大帮助的天材地宝才行。

一个金丹期修士就算是出身蜀山派又哪里会有什么东西能让他动心,就算他有天大的奇遇得到了修成仙人的功法在刘皓眼中不过是值得借鉴,起到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存在而已。

……坳……

毕竟刘皓现在还真的不缺这个,他自己推演出来的能修成仙人的法诀就有几部了,红衣那里也有几部,布玛那里也有一部。

而且如果这个道空有能修成仙人的功法也不会被艾斯德斯打死了,就算战败也是有机会逃走的,所以他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机遇在身的。

不过对刘皓来说是形同虚设,但是对于艾斯德斯和柳梦璃而言却不是这么说了,这可是他们千辛万苦打下来的战利品,就和当年刘皓千辛万苦干掉一个个强敌收获到他们的一切的时候那一种成就感和收获的喜悦是其他旁观的人难以体会到的。

尤其是境界相当,对自己极为有用的话更是如此,现在艾斯德斯就是如此,金丹修士可是比自己高一个层次,又是蜀山派这样大牛的弟子,相对一般散修而言可谓是富得流油,艾斯德斯可是期待得很。

“这是寒月冰魄,云晶石,昆仑紫鸦乌,虎睛石……这家伙不愧是出身剑修大派,蜀山派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个个都是肥羊,真是有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