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1章 联手对决金丹剑修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3861章联手对决金丹剑修

可是艾斯德斯的—番话还有道空的哑口无言,神色变化都让柳梦璃知道道空打的是什么主意。

说来说去这个金丹期的剑修根本没有什么知错就改,赔礼道歉的表现,说那么多不过都是和刚才的剑一那样给自己冠冕堂皇动手的借口。

而且以大欺小不说,而且还无耻到这个地步,让柳梦璃对蜀山剑修的印象已经是差到了极致了。

也许蜀山剑修真的和刘皓说的一样有好,有得道的剑修,有高风亮节,世人推崇的剑修,但是这也都无法改变柳梦璃对蜀山剑修的印象很不好的事实。

筑基期的弟子是如此还可以说是教导不好,弟子太多,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但是一个金丹期修士在一个门派哪怕是在蜀山派这样的剑修大派里面也不再是什么小脚色,绝对是精英人物,是可以为人师的存在了。

可是这个为人师的剑修道空居然和他的弟子如出一撤,小的是如此,大的也是如此,教导的弟子的也是如此,蜀山派居然让这样的人教导弟子,收下这样的弟子,在柳梦璃眼中这些都是无法掩饰的过错了。

尤其是他们的表现简直就是一个模板,说再多最后都是为了给自己动手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典型的当婊子又要立贞节牌坊,甚至比这样的人还不如。

窥一斑可知全貌,有这样的人作为教导弟子为人师的存在,教导出这样的弟子,蜀山派里面就算有不少得道剑修,但是也只怕有不少像道空和他弟子一样的人吧。

估计这些人行走天下以斩妖除魔,匡扶正道为名不知道斩杀了多少无辜的人吧,这一刻就算是一向对和自己无关的人较为冷淡但是心性却是与人为善不会随意和人交恶的柳梦璃心中都生出了愤怒到极致的情绪。

“动手。”艾斯德斯猛然动手,金丹期的修士可不是什么散修,而是蜀山剑派有着高深剑修法诀能修成仙人之身的修士,这个金丹期的剑修绝对不是山野修士能比的。

艾斯德斯连番大战特别是刚才和五个筑基期剑修连同阵法火拼消耗很大,而且身体还有伤势,如果在等对方先出手的话那么真的不用打了。

“贫道从未打算取你等性命,只是希望带你等去蜀山消除你们对蜀山的恶念还有心中的杀意罢了。”道空知道艾斯德斯的厉害,虽然他有十足的把握打败对方,但是如果艾斯德斯拼死抵抗的话那么到时候自爆起来他也要重伤的。

毕竟艾斯德斯可不是寻常筑基期修士能比,一身修为战力完全是足以战败金丹期以下一切强者。

但是艾斯德斯却不闻不问,柳梦璃拿出了一张道符不着痕迹的激发了道符的力量,顿时体内消耗巨大的真气开始恢复了,这是艾斯德斯刚才不着痕迹交给她的。

毕竟柳梦璃连续两次弹奏出让人修为,肉身都能在短时间内暴增的神通天玄五音,可是消耗很大,现在又要和金丹期修士斗法如果没有足够的真气根本就是找死。

“奇怪了,刘皓的修为虽然有多高我不知道,但是绝对不是面前的金丹期修士可以比的,但是他却没有出手,难道是为了锻炼艾斯德斯吗?”柳梦璃心里想道,很多师傅或者是大派都会将自己的弟子放出山门让他们自己去历练。

除了让他们在历练之中磨练自身提高修为之外实际上越是在磨练他们的道心,境界同时让他们去寻找自己的机缘。

现在看来刘皓显然也是如此,那么她也可以松了一口气,起码到最后就算艾斯德斯不敌,刘皓也不会出手的。

当下连忙弹奏天玄五音增幅艾斯德斯的斗法战力同时暗中寻找机会给道空下绊子……坳

如果是一对一的话那么单凭柳梦璃目前的修为弹奏的出来的乐曲是无法影响道空的,但是两人都不是寻常筑基期修士可比的,联手之下由艾斯德斯作为主战,她辅助,完全可以在关键时刻影响道空,让他发挥失常,虽然时间极端。

生死斗法之间一瞬间的影响发挥失常足以分出胜负了,除非双方实力差距极大,或者是对方有什么底牌比如类似于不死身之类的神通,不然的话很容易阴沟里翻船。

毕竟柳梦璃体内潜藏着巨大的法力,她连番大战怎么可能会原地踏步,尤其是刘皓帮她唤醒了血脉传承,让她对自己一族的天赋神通和功法有了长足的了解,现在她的斗法战力比起一开始遇到刘皓和艾斯德斯的时候强大了很多。

“死!”艾斯德斯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干掉对方,一开始就拿出混元变,肉身强度达到了目前最强大的地步,浑然无匹的一拳轰过去。

就算是金丹修士也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去抗一下艾斯德斯的的拳头,道空可是从自己的弟子当中知道艾斯德斯的肉身之强实属罕见,他是金丹修士没错,是修为辗压艾斯德斯没错,但1.0问题是修为辗压艾斯德斯,不代表被艾斯德斯打中他的肉身会不受伤。

所以面对艾斯德斯的一击道空立刻御剑飞行到半空拉开了距离,本来打算好言相劝,但是看到艾斯德斯明显带着杀机的一击身为金丹修士居然被筑基期修士逼得躲闪,再想到自己弟子就是被面前的女人杀死,自己很可能也会成为蜀山派的罪人。

道空心里也升起了恼火,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身为修道者的道空掌握着强大的力量更是如此,他嘴上说自己错了实际上也不过是像艾斯德斯和柳梦璃想的那样给自己一个冠名堂皇动手的借口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