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6章 突破极限,幽冥真气(下)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3836章突破极限,幽冥真气(下)

虽然这一次的数量只有一个,但是却比起之前所有火焰巨人加起来都要强大,因为这一只雷鹰的实力是货真价实的筑基期雷鹰,而且雷电道法攻击犀利,速度迅猛,破坏力极为强横,在诸多类型的修道者当中主修雷电道法的修道者攻击力绝对是同级别当中出类拔萃的存在,

面前的雷鹰就是如此,本身悍不畏死,加上迅猛的速度,超强的破坏力,就算是同为筑基期的修士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嗤啦

雷鹰影发出了一声雷电般的闪烁声,一声雷鸣电闪的声音炸响开来。

艾斯德斯瞳孔已经是收缩到针孔大小,雷鹰的速度比起声音还要快很多,在声音传出去之前他已经冲到了艾斯德斯面前。

艾斯德斯只来得及侧身躲开,右臂已经是被撕裂出一道道的血痕,狂暴的雷电之力渗透体内,让艾斯德斯浑身麻痹,反应速度等等迅速下降,

而雷鹰的攻击却不会有丝毫停歇,在半空之中一个潇洒的飘移已经是来到了艾斯德斯的后背一双雷电形成的利爪撕向艾斯德斯的脑袋。

如果这一次攻击打中的话艾斯德斯百分之一百会陨落在这里。

毕竟她修炼的只是幽冥天决而不是不灭重生诀,被摧毁脑袋不死才怪。

这个时候就看出刘皓的不灭重生诀的可怕,根本就是无视一切攻击的。

“给我压缩到极致。”在生死降临之际艾斯德斯眼中的嗜血和疯狂也升腾到了极致,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支持得住一切都按照自己想的那样去做,她要打败这个对手,她要和这样的强敌激战,哪怕对方的修为比自己强大很多。

哪怕因为自己现在接连车轮战消耗极大,受伤不轻,战力大不如前她都要将敌人摧毁。

“喝!”艾斯德斯冷喝一声,体内的真气疯狂的压缩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从原来的缥缈无比的雾气一般变成了一道道肉眼可见介乎于水汽和雾气之间。

“幽冥真气。”艾斯德斯心中闪过了一个念头,幽冥天决只有修炼到筑基期才能修成幽冥真气,在炼气期只是打基础的先天真气而已,只有踏入筑基期才能将全部先天真气转化成为幽冥天决独有的幽冥真气,也只有如此才能将幽冥天决初步的威力发挥出来。

实际上炼气期境界的幽冥天决根本就是在打基础,只有踏入筑基期才能真正的将幽冥天决的威能展现出来。

但是现在艾斯德斯另避蹊径,通过二阶基因锁的能力和死亡的压迫她强行压缩逆转体内的先天真气凝练出了幽冥真气。

“混元长河出。”艾斯德斯一挥手一道长河出现在面前,虽然不大,但是却不再是虚影,而是货真价实的混元长河,只有凝练出幽冥真气才能将混元长河虚影化作真正的混元长河。

至于混元长河的威力,规模,大小则是取决于艾斯德斯的修为和对神通的运用。

以艾斯德斯目前只是另辟蹊径而修成的幽冥真气毕竟不是踏入筑基期修成的真正的幽冥真气,所以威力有限,修为也跟不上,所以只能勉强凝聚出真正的混元长河来,只有到了筑基期凝练出真正的幽冥真气修为跟上了才能真正发挥出混元长河的威力。

修为跟不上,肉身也跟不上,境界也跟不上却强行凝练出了幽冥真气顿时导致了身体内部出现了巨大的损伤。

可是艾斯德斯眼中却只有嗜血和杀机根本没有半点痛苦,对于艾斯德斯这个战斗狂人而言这根本不算什么,现在她已经得到了对抗筑基期修为的雷鹰的能力,一切都不算什么。

“死吧。”艾斯德斯纵身一跃,本来跟不上的雷鹰的速度这一刻却完全追上了,身形一闪直接不但躲开了雷鹰的攻击还以混元长河镇压在雷鹰之上。

这可不是混元长河虚影,而是真正的混元长河,每一滴混元真水都重大万斤,想想看这一道混元长河虽然还很细小,但是却又多少滴混元真水组成?

而且这一击的威力可不是单纯的计算混元长河的重力的,由艾斯德斯施展出来的神通之奥妙可是威能超乎极限。

一击镇压之下顿时让雷鹰发出了哀鸣濒临崩溃的边缘,艾斯德斯一看双手虚空一扭,明明看起来只有xiad≮备选:o≯蛇大小的混元长河却犹如长鞭一般拉长,虽然变得更加细小,但是长度却增大了,一卷之下顿时将雷鹰绞碎了。

艾斯德斯浑身都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的痛楚,但是她却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从空间戒指里面拿出了一张道符,这是归元符,专门用来恢复真气消耗的,这是艾斯德斯通过第二关考验得到的其中一张道符。

这一场战斗可是考验艾斯德斯的斗法能力和生存能力,可以说一切手段都可以使用,这可不是让你死脑筋的只是单纯的和不断出现的敌人激战而不知道充分利用一切可以利0.6用的因素来化解危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根本不可能通过考验,事实上第二关考验的奖励也是专门用来留给传承者使用,来增加传承者通过考验的机会,只是看来你能否灵活运用罢了。

艾斯德斯没有用其他道符,而是选择用归元符,然后再拿出了一张回春符,前者是恢复真气,后者则是治疗伤势。

不得不说符修那么让人忌惮就是因为强大的符修拥有的道法包罗万有简直就像是拥有一个天地一般将以道符的方式将任何一种力量施展出来,恢复真气,治疗伤势根本就是小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