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8章 战意冲销破幻境(上)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3828章战意冲销破幻境(上)

幻境当中艾斯德斯以绝对彪悍的战力横扫四方,所有叛乱的敌人根本不是她的一合之敌,在她的恶魔之粹的力量下显得脆弱无比。

“呵呵,你们实在是太弱了,太弱了,弱到没有半点意思,难道就没有一个强大的对手能为了带来一点乐子吗?”艾斯德斯生一手按在地上庞大的冰雪之力将整个战场冻结起来,一大片的士兵,各种刀枪剑戟,各种炮弹,子弹全部都被冻结了。

“太没意思了,除了他没有就没有人能带给我那一种热血沸腾的兴奋和冲动。”艾斯德斯喃喃道:“难道你们就只有这一种水平吗?”

“杀,她只是一个人而已,总有用尽体力的时候。”一大片的叛军继续冲出来,继续加入战场冲向艾斯德斯。

“既然你们那么弱,既然没有我要的对手,那么我就要去找30我要的对手,我要去找他!”艾斯德斯忽然娇喝一声目光以上:“他?他是谁?究竟是什么?为什么我不知道他是谁?为什么我想不起来甚至还觉得没什么?”

这个时候不容艾斯德斯多想一大片的兵马再次攻向艾斯德斯。

“滚开,我要去找找那一个人,找那个让我热血沸腾,让我心动,让我战意沸腾的人,阻挡我的都要死。”艾斯德斯目光变得冷冽无比:“我要去找他,他是谁?我记不起来?没关系我一定会找到他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我,你们阻挡我都去死吧,天地阻挡我,那么我就与天地为敌。”

幻境的力量不断影响着艾斯德斯,让她不要去想一些会让她察觉到这是幻境的事情。

只不过眼看艾斯德斯那可怕的战意要将天地都冲开一般的时候一道人影出现在艾斯德斯的面前,

本来关于那个人的一切都记不起来甚至有力量妨碍她去记起来甚至觉得没有想起来也没有的艾斯德斯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忽然说道:”你终于来了刘皓?今天就看看你带领的夜袭厉害还是我的军队厉害,是你更强还是我更强。”

两人都冲上了高空激烈战斗起来,幻境不断的变化,每一次当艾斯德斯察觉到什么有可能冲破幻境的时候幻境的力量就会再度激发,顺着艾斯德斯察觉到的一点从而改变幻境,让艾斯德斯只能不断陷入一环扣一环的幻境当中不可自拔。

一开始她是处于最开始的斩赤红之瞳世界,那里没有刘皓,但是后来艾斯德斯觉得这个世界是有一个对手,有个人在等着自己,那个人让自己战意沸腾,让自己心动无比。

渐渐地她就要想起来了,幻境的力量就猛然发动开始顺着艾斯德斯的心制造出来了全新的幻境,让刘皓出现了,顺着她的内心制造出全新的幻境,让她再次跌入了新的幻境当中。

“好,太好了,就是这样。”艾斯德斯手持冰刃和刘皓对拼起来,战意直冲云霄,两人不断的激战,打了几天几夜,整个地形都在他们的战斗下完全改变了。

在最后一刻艾斯德斯猛然将手中的冰刃刺向对方,而对方也将火焰形成的剑刺向了他。

远看冰刃要穿透刘皓的时候艾斯德斯瞳孔闪烁了一下,她的冰刃刺穿了对方,同时她的身体也被火焰之剑刺穿了。

“呵呵!”艾斯德斯忽然发出了一声冷冽的笑声,充斥着冰冷和愤怒,再也没有之前在战斗之中享受的乐趣和兴奋。

“顺着我的心在改变的幻境真的很厉害。”艾斯德斯一双瞳孔收缩到极致:

“每一次当我的心察觉到什么,你就顺着我的心去演变出新的幻境,从而不断的让我掉入新的幻境当中,但是很可惜,幻境始终是幻境,似真似幻,亦真亦假,我想觉得它是真的话,那么它就是真的,我觉得它是假的时候它就是假。

这样的战斗实在是太无趣了,我要真正的战斗,这个世界太小了,我已经踏入了全新的舞台,全新的世界,无数的强敌等着我去挑战,我的心已经不可能被这么一个小小的世界给束缚的得住。

幻境是随着我的心的变化为了防止我想起什么冲破察觉到是幻境而不断改变的,也就是说我的心是怎么想,这个幻境就会产生什么样的改变,不会完全和我的记忆当中一样,这样的话就能最大程度的杜绝我察觉到这是幻境,只要我的心认为这不是幻境,那么我就一定不会冲破这个幻境

但是很可惜,不管是我还是刘皓都是一个有着绝对自我主见的人,我这么想不代表刘皓会按照我的想997法去做,但很可惜这个幻境是随着我的心去产生改变的,这样的话才能在我被察觉到不妥的时候就立刻产生改变顺着我的心继续演变新的幻境,这样才能让陷入幻境的人不可自拔。

可惜这也是这个幻境的最大败笔,我和刘皓都是有着绝对自我主见的人,不会出现我强迫对方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他就会去做,但是在刚才我强迫了,我要让他使出全部力量,全力和我一战不留手,甚至是杀死我。

最后这个幻境果然按照我想的那样发展,刘皓毫不留情的攻击我,像我的心认为的那样将用火剑攻击了我,但是这真的是他吗?不是,这不是他,就算这个幻境里面的一切都是真的,但是面前这个刘皓却是假的,因为我会被我的心去摆布,所以这一切都是假的。”

“察觉到了吗?”隐藏在一边观看整个过程的刘皓露出了一抹微笑。

“以我好战,渴望战斗,渴望强敌这一点来引诱我在幻境之中不断和强敌对决,实际上都不过是在和我自己对决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