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2章 爆发出筑基期的攻击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3822章爆发出筑基期的攻击

艾斯德斯也是精神一松,她达到了极致了。

没有了她的牵引,瀑布和水灵气当然不会再向这个方向流动爆发,反而是留下了一地的水,瀑布继续回到了原来的方向,原来的轨迹继续流动。

而白色妖虎已经是躺在了地上,全身内脏都被艾斯德斯这借用天地之力的一击打爆了,不过身体却是完整的,≮备选:≥≯外部看起来没有什么伤害,只是内部的内脏尽数碎裂,全身骨头很多地方都是粉碎性骨折,死得不能再死。

“不错,修道者不管是武道还是仙道都要充分的发挥出一切可以发挥的力量,不能拘泥不变,要充分发挥自身和天地的一切威能,这才是真正的修道者。”刘皓说道:

“修道者,仙道,武道体系之所以屹立在诸多力量体系的最顶峰除了这个力量体系有着极为可怕完善的各种小体系比如炼丹,炼器对修道者帮助提升极大之外就是因为修道者本身除了自身有着其他力量体系的强者无法媲美的力量之外。

还有就是修道者还能借助天地之力去战斗,修为越强大的人,能借用的天地之力就越大,往往能越级挑战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就像你刚才的那一击,充分的发挥出了修道者的先天优势,不但会借用天地之力,还会活学活用,换了一种更加灵动的方式将水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我现在已经充分体会到了修道者的厉害了,的确不是其他力量体系能比的,我只是一个炼气期初期的修道者而已,但是充分发挥出自己的能力之后居然爆发出了能斩杀筑基期修道者的一击,还真的是可怕。”艾斯德斯也是为刚才的一击震撼不已。

在刚才的一击下什么都显得脆弱无比,其他力量体系的强者,武器在其面前都脆弱不堪。

相比起来她以前所在的斩赤红之瞳世界的力量体系和仙道体系一比根本就是皮毛得不能再皮毛,就算是一个最底层的炼气期修士去了她以前所在的世界都能横扫天下。

“我才是炼气期初期而已居然能爆发出这样可怕的力量真是难以相信啊。”艾斯德斯自己都有点若梦若幻一般不真实的感觉,没办法刚才的那一击实在是太强大了,别说妖虎只是炼气期大圆满,只要不是筑基期大圆满的修士那么只要正面被刚才那一击打中都会死。

在澎湃的瀑布和水灵气支持下混元长河的力量已经是达到了一种惊人的高度,那沉重浩瀚的力量辗压过去简直就和大地急速辗压过去没有什么分别。

而且比起大地的一次性辗压,水的力量是澎湃连绵,浩瀚无匹的,是能持续性不断的爆发的,所以水是至柔至弱看上去,但是却又是最可怕的力量之一。

连老子圣人都对水的力量如此看重,在讲道的时候多次将水融入自己的道中就可以看得出来水的可怕。

水给人的感觉是最普通不过了,在诸天万界,几乎有生命的地方就有水,好像没有半点稀奇,但是偏偏就是水的力量具备无与伦比的可怕力量。

“刚才那一击要你再次引动的话你能做到吗?”刘皓说道。

“很难,那是天时地利人和三者齐全才能做到,而起我刚才也是九死一生才做到,如果在期间被白色妖虎的攻击打中的话那么就完蛋了,而且也是多亏了这里有一道瀑布,不然的话没有瀑布作为水灵气的载体,飞流直下的冲击作为力量,我的混元长河作为牵引和汇聚,根本无法做到刚才的一击薜

如果换了在其他地方纯粹的要我直接引动天地之力发挥出那一击的话以我目前炼气期初期的修为还没成功自己就爆体而亡了。”艾斯德斯回想了一下整个过程,要做到真的很不容易,太过限制了坳厶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就算是修道者能引动天地之力但是她毕竟修为还弱,引动是有限的,能做到刚才的地步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而且还要艾斯德斯有足够的能力,足够的胆魄,冷静沉着将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不然的话中途被打断就完了,或者是打偏了那么久完蛋了。

不过就算如此刚才的那一击也让她感受到了修道者的真正可怕,同时对于真正强大的修道者有着一种高亢的战意,这只是一只白色妖虎而已都将自己逼到这个地步,如果换了这个世界强大无比的存在不说是诸天神佛,随便出来一个筑基期修道者都足以追杀自己了。

让艾斯德斯心中的战意和傲骨都被激发出来了,她要变得更加强大和这个世界的绝世英才争锋,享受着一种与强大修道者比拼甚至是和天地比拼的乐趣。

当下艾斯德斯怀着大胜的气势和内心蓬勃的战意直接进行了修炼。

一边恢复真气同时一边修复刚才战斗受到的伤害。

而刘皓则是将白色妖虎拧了起来拿出了这些天在这个世界收集起来的灵草,虽然这些1.0都不是很高级,但是对于现在的艾斯德斯而言却是最适合,如果是太过强大的灵物的话很可能会对艾斯德斯造成有害无益的情况。

吸收超越极限的天地灵物而不死反而得到益处没有任何人相助的话只靠自己要成功的话也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缺一不可,一旦少了其中一个就会被灵物当中的强大力量撑爆身体。

而艾斯德斯现在要做的是打熬筋骨,磨练自身,打下雄浑的基础和底蕴,而不是好高骛远,所以这些是最适合的,恰到好处能配合面前的虎骨用来熬成汤汁,不是要来而是要浸泡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