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9章 二阶基因锁,激战妖虎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3819章二阶基因锁,激战妖虎

但是将体内全部真气疯狂的爆发之下演化出几滴混元长河里面的水滴,组成混元长河的混元真水还是没有问题的。

别看这只是几滴混元真水,这可是耗费了艾斯德斯全部真气才凝聚而成的,寻常一滴混元真水都重达万斤,这里足足十滴混元真水,也就是说这十滴混元真水单单就是重量就达到十万斤。

而战斗的时候以士滴混元真水发挥出来的破坏力可远远不止十万斤,因为这十滴混元真水可是充斥着庞大真气,是由艾斯德斯的真气转化而成的,可不是用来直接扔出去,而是用来施展神通的。

以士滴混元真水的威能作为力量源泉施展神通的威力大到什么地步想想都可怕。

这才只是炼气期修为的艾斯德斯而已,如果修成第一重功法的艾斯德斯的话就算30是炼气期也可怕得很。

“接招吧,混元崩天捶!”艾斯德斯体内十滴混元真水猛然汇聚一体形成了一团更加巨大的混元真水,再也不分彼此然后以一种奇妙的方式绽放出浩瀚的力量随着艾斯德斯一拳打出。

大地都放佛被浩浩荡荡的混元真水镇压得崩裂开来一般,沉重浩瀚的力量随着艾斯德斯一击打出整个大地明显晃动起来,周围的空气变得沉重无比。

白色妖虎那凌厉的金光也放佛黯淡了很多随时会被沉重的真水给压爆一般。

随着一声巨响,艾斯德斯那覆盖着一团不断旋转看似简单但是实际上却有着一道缩小版的混元长河虚影在流动的玉拳已经和白色妖虎的一击对撞在一起。

一人一虎脚下的大地顿时震动龟裂开来,一圈圈犀利的气劲四射而出周围的树木,巨石全部分裂开来。

“不够还不够。”实力的差距让艾斯德斯在神通碰撞的那一刻被震动得气血翻滚嘴角流下了鲜血,毕竟修为的差距加上体质的差距完全就是不能比。

但是艾斯德斯却硬生生的靠着演化出真实的十滴混元真水施展出混元长河虚影,因为由了真实的能组成混元长河的混元真水在,虽然不多只是十滴,简直就是沧海一栗,但是不可否认因为有了实物的出现已经让混元长河虚影不再是虚无的,不再是影响而是真实的,产生了质的变化。

居然硬生生的在付出了重伤的代价下抵挡住了修为高她那么多的白色妖虎的全力一击。

白色妖虎这一次真的是诧异了,这可是他认真的一击了,虽然还没有倾尽全力,但是绝对不像之前游戏一般的攻击,这是认真的一击,起码有七成以上的力量爆发出来了,居然都没有杀死这个渺小的人类。

当下白色妖虎有点恼羞成怒体内风灵力更加强大的汹涌而出,本来想一举将艾斯德斯杀死的时候艾斯德斯却猛然睁开了比起更加更加茫然空洞但是却充斥着可怕的嗜血之色的瞳孔,这一双瞳孔居然让实力比她强大的白色妖虎内心一寒。

自己居然在气势上被一个实力弱于自己的人类给压过了,这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我要更加强大的力量。”艾斯德斯内心冷喝不断,四肢忽然之间变得壮硕了许多,但是在一瞬间却又收缩了回去。

“打开了吗?果然是战斗狂人,在如此危险的战斗下充分的将自己的本能完全展现出来,解开了二阶基因锁的同时居然还瞬间将二阶基因锁运用到这个地步,果然不愧是天生适合走武道和基因锁路子的人。”刘皓心里想道。

艾斯德斯在打开基因锁的瞬间因为狂暴的力量对身体各方面的控制力大幅度上升为了得到更强大的力量全身各处都膨胀起来,因为这已经是完全超出了身体承受极限的力量。

但是艾斯德斯却在开启的瞬间明悟了这一种状态下的力量进行了控制,更高层次的运用二阶基因锁的能力,而不像第一次开启二阶基因锁的人那样只是单纯盲目的挥霍二阶基因锁的力量。

她借着二阶基因锁赋予身体的精妙控制内配合修道者的能力瞬间将身体各方面进行的控制和改变,将因为力量超越极限的发挥导致身体肌肉变得更加巨大的这一点进行控制。

将膨胀的身体全部控制变回原来的转体,看似没有任何变化,实际上全身肌肉纤维经过了压缩和控制比起原来一开始开启二阶基因锁身体变大的时候拥有的力量和爆发力更加巨大,速度更加不需要多说薜

当初刘皓就是如此使用二阶基因锁的力量710的,而艾斯德斯现在也是如此,而且还是在开启二阶基因锁的瞬间就掌握了,从这里就看得出来艾斯德斯的战斗才能和意识何等了得。

不过就算开启了二阶基因锁,演化出混元真水施展出混元长河虚影艾斯德斯和白色妖虎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毕竟彼此之间的修为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基因锁在开到第四阶之前开启基因锁只是更高程度的发挥原本拥有的力量,并非一开启就成为超人。

使用基因锁前三阶的力量变强是需要世间的,打开更高层次的基因锁只是将体内的力量更高程度发挥出来罢了,并非忽然之间得到更加强大的力量。

所以就算艾斯德斯打开二阶基因锁也无法弥补和白色妖虎之间的修为巨大差距。

不过艾斯德斯却丝毫不惧,之前她比起白色妖虎差那么多甚至可以说是不是一合之敌都敢对抗白色妖虎更别说是现在了。

“现在开启了二阶基因锁我对身体的控制力更强了,更能发挥出肉身的力量。”艾斯德斯心里计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