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5章 混元长河虚影的威力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3815章混元长河虚影的威力

不过现在就算只是才修成的第一道长河的虚影,艾斯德斯一旦施展出来也是具备了这一道长河本身的几分威能,比如混元之影修炼到极致就会演化成为混元长河,一点一滴都有万斤之重,更别说是一道浩瀚的长河了。

而现在艾斯德斯以自己的真气施展出混元长河的虚影当然不可能是一点一滴都具备万斤之重了,要到这个地步的话前提是艾斯德斯修成混元长河,而不是混元长河的虚影。

不过就算只是虚影,一旦施展出来也十分的可怕,艾斯德斯一拳一脚迸发出来的威力大得超乎想象,在混元长河虚影的力量加持下艾斯德斯一拳轰出,放佛将一道浩瀚的混元长河都打出去。

妖虎的喷射出来的风球简直就是渺小无比,在艾斯德斯席卷着混元长河虚影的一击之下顿时粉碎掉。

妖虎看到这一幕瞳孔一缩,浑身毛发都炸起来了,感觉到致命的威胁,想也不想的转身就跑。

就算是灵智未开的野兽遇到危险都会跑了,更别说是灵智初开的妖虎了。

“走得了吗?”艾斯德斯虚空一压,环绕在拳头之上的混元长河虚影顿时活灵活现犹如黄河爆发一般迸发出去演化成为一道浩瀚的长河虚影辗压在了妖虎的身上。

掌握风灵力的妖虎本来最擅长速度的,在山林当中根本就是来无影去无踪,一心要跑的话还真的很难捉住他。

但是现在被混元长河虚影镇压之下妖虎只觉得全身变得沉重无比,想要动一下都变得困难得很,放佛被一座大山给压迫住似的。

本来急速飞奔的身体猛然僵住了,四肢一软之下居然趴在了地上。

混元长河哪怕只是虚影就算艾斯德斯才刚刚修成不过是炼气初期的实力都展现出了惊人的威力,面对一只同为炼气期的妖虎居然以压倒性的实力获胜,

一般而言人族修真者面对妖族修真者要获胜大多数都是手持法宝的情况下,单对单单凭肉身和法力和妖族对抗的话十有**都会输的,通常妖族强者面对十个赤手空拳的人族修真者的话完全能一个打十个。

没办法妖兽得道要比人类困难得多,但是一旦得道也会比寻常人类得道的强者强大很多倍,单单就是他们的妖兽之躯得道之后就变得十分恐怖了更别说是他们的天赋能力了。

所以人类修道者面对妖族修道者大多数都只能仗着法宝来弥补这个劣势。

面前的妖虎虽然不是真正的妖,但是实力却是实打实的练气初期,灵智初开,已经四岁左右小孩子的智慧了,在实战斗法当中可谓是凶狠无比,而艾斯德斯却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以压倒性的实力取胜,单单就是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来她开创的幽冥天决何等犀利。

的确没有辜负刘皓对她的栽培,让她在推演这一部功法的时候有着常人难易相比的优势。

想想看当年刘皓推演不灭重生诀就是在倚天屠龙世界,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堆低武世界的武功秘籍,而艾斯德斯呢?有一个太乙金仙存在的刘皓作为她的老师,指点她,教导她。

而且还有着一大堆能修成仙人的神功,仙道法诀作为底蕴,让她去观看学习参悟,有着足够强大的底蕴去推演功法,最后更是将一方天地的本源毫无保留的为她打开,让她能直接参悟天地本源的一切奥秘,在这样的条件下艾斯德斯如果不开创出强大的功法那么她都没脸见人了。

而艾斯德斯也的确没有让刘皓失望,她开创出来的幽冥天决虽然才修成第一重,也只是推演出第一重,受到境界的限制,还很粗浅,但是却已经看得出来这一部功法的威能了。

至于粗浅还不够完善什么的根本不需要担心,当年刘皓在如此差的条件下开创出不灭重生诀都能一步步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将不灭重生诀推演到一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更别说是艾斯德斯有着如此好的条件了。

“我看你怎么走。”艾斯德斯体内的真气一下子全部转化成为混元长河之水,虽然只是虚影,但是威能却让艾斯德斯的一击大幅度提升,一拳之下简直就是几颗高爆手雷爆炸开来一般一拳将妖虎的身体都给打爆了。

“浪费啊。”艾斯德斯转过身来本以为会迎接刘皓的赞叹谁知道却迎来了这三个字。

“虎本来就是大补之物,而这一头妖虎开了灵智,有了炼气期的修为对于修道者而言简直就是灵物,你拿虎骨熬汤,虎肉烹饪,虎血炼化,保证你浑身气血更加雄浑,真气更加澎湃。”刘皓说道。

“额!”艾斯德斯微微一阵愕然,旋即一脸心疼的望着被自己打的破碎不堪的妖虎:“我也是一时兴奋过头啊,终于可以动手一翻看看属于我的力量有多强,谁知道一时激动过头了。”

艾斯德斯已经不再是修道文盲了,当然知道妖兽对于自己特别是自己这一种注重肉身修炼的武修的帮助有多大了,当年刘皓修炼那么快一开始也是靠着大量海王类血肉提升上来的。

而这个世界的妖兽比起海王类可是强大很多,对于武修的帮助大不知道多少倍,这还只是低级的妖兽而已,如果是高等级的妖兽甚至是妖的话对于修道者的帮助更大,甚至他们身上的材料还是顶级的炼器材料。

不然的话为什么老是那么多修道者到处替天行道,斩妖除魔,大多数这么做的修道者那么积极的原因就是因为斩杀妖兽,妖对他们的帮助很大,所以他们才乐此不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