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云忍萨姆伊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你早晨吃饭了么,这算上一个标点符号“问号”也仅仅八个字的一句话彻底让这名云忍女性上忍无语了。这位拥有金黄色头发,几乎有d罩杯胸围并且皮肤白嫩的云忍女性上忍叫做萨姆伊,听到夜吹雪这样问话的她已经被惊的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而经受莫大痛苦的夜吹雪见她点头之后,嘴角却是扬起了笑意,一甩手中的神月,那本来沾上的血迹立刻被夜吹雪甩落在了一边,形成了一滩血痕,随后夜吹雪继续问道“云忍的忍者,告诉我你的名字,好让我知道自己救了谁。”

“萨姆伊,云忍上忍。”萨姆伊简单的回答道,显然她此刻还没有完全完成过来刚才夜吹雪的壮举,还有刚才他那莫名其妙的问话。

得到回答的夜吹雪却是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一脸陌然的看向了那些已经被吓坏的小忍村杂牌上忍们,嘴角牵起的笑意更浓,再没有和萨姆伊说上任何一句话,他已经展开了自己的杀戮,自己因为痛苦折磨的发泄杀戮。

“剃”,招牌的瞬身术让人根本摸不透夜吹雪的行动轨迹。出现在了一名上忍的身后,而那名上忍还处于惊讶发愣的状态之中,根本就是已经上了案板的鱼肉,供夜吹雪来收割他的生命。毫无任何技巧的一刀划破他喉咙上的穴位,神月滴血不沾,但却已经收割了他的生命。

这时周围的小忍村上忍们也都反应了过来,知道在继续这样发愣完全就是等待着去死,他们立刻反应过来纷纷举起自己的武器立刻攻向了夜吹雪。但夜吹雪却没有动,玩味的看着攻上来的上忍们,好似眼中根本没有他们的存在一样。

狂妄!这样一个感觉瞬间出现在了萨姆伊的脑海中,但看着夜吹雪那玩味的眼神,却感觉怎样也不能用这样一个词语来形容救助自己的忍者。因为他那玩味的眼神不仅仅是表现出他的狂妄,更是能够从他的眼神中感受到那股君临天下的气魄!

被夜吹雪击杀了两名上忍,现在对方也不过是剩下六名上忍罢了。说实在的,他们能够一起围攻萨姆伊而且不死一人,并不说萨姆伊的实力太弱,而是他们本身就不是弱者。话说回来,在上忍之中又有几人能是弱者?成为了上忍的人,哪里会是一个弱者?

但这群人在夜吹雪的手下注定是弱者,哪怕他们已经成为了上忍,哪怕他们现在还是六个人。

从四面外方攻向了夜吹雪,自夜吹雪击杀了那名忍者之后他们是同一时间发动的攻击,可见他们之中还有着配合默契的存在。同时攻向了夜吹雪,但夜吹雪却没有丝毫动作,他们同一时间认为他们已经把夜吹雪逼上了绝路,以为对方面对这样的攻势完全没有反击的力量。

但是,他们错了!

仅仅是一刀,玩味的看着前方,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他们动作的夜吹雪仅仅是挥出了一刀。这一刀在场的任何人都看不出他的轨迹,在场的任何人甚至都不知道夜吹雪如何收刀入鞘的,他们仅仅看到在那一瞬间,夜吹雪本来黑色的瞳孔变成了红色!

时间在这一刻停止,六名一同攻击向夜吹雪的忍者们全部定格在了那里。收到入鞘的夜吹雪站在他们的中央,那是怎样的气势。就连萨姆伊在这一瞬间都看呆了,根本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夜吹雪才好。在她的生命中仅仅见过几名强者,现在他可以决定肯定,眼前的这个人甚至和那几名强者一样,是同属一个级别的忍者。

轻轻的往前走了一步,这一步刚刚迈出,那六个好似被施展了“定身术”的忍者“轰隆”的一声共同倒了下去,而夜吹雪此时也已经走回到了萨姆伊的身边,看着那位因为自己手段而惊倒的萨姆伊,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这样看着。

“你...”伸出自己的手指指着夜吹雪,却仅仅说了一个字,说实话现在萨姆伊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是好,连本来想要问的话在这一刻都忘记了。倒是夜吹雪一直盯着这位名叫萨姆伊的忍者,没有任何感情的问道“你的师傅是奇拉比么?”

“嗯。”点了点头回答了夜吹雪的话,萨姆伊当回答之后很久才回过神来,一脸谨慎的盯着夜吹雪,终于想起了刚才自己想问的话,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救我?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师傅是奇拉比?你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听着萨姆伊问出的话几乎快组成一个“十万个为什么”了,夜吹雪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继续冷淡的问道“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显然萨姆伊也没有特别好的逻辑性,现在的她已经被夜吹雪给问蒙了。最后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硬是咬着牙站了起来,略带敌意的看着刚刚才救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萨姆伊咬着牙怒道“哼,如果你要杀我的话,那现在就来了!你别想从我口中得到任何情报!”

见萨姆伊这么说,夜吹雪也没有丝毫动作。感受击杀了几名上忍之后自己身上的疼痛有所减少,夜吹雪没在和萨姆伊说任何话,随后转身就准备离开。还是如来的时候一样,一步一步缓慢的走在雷之国的道路上,每一步都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没有任何不同。

倒是萨姆伊见到夜吹雪的动作更加疑惑了,她深深的不解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赶快检查了一下刚才被击杀的,也是把自己绝路的小忍村上忍的伤势,却发现他们身上居然都有着一个共同,而且是致命的伤口。

那个伤口在脖颈处,大概只有两公分的长度,但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长度却让他们失去了生命,甚至连在生命失去的那一刻连血都没有流。仔细的又观察了一下,萨姆伊忽然又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那就是在死去上忍们的伤口隐隐发现了许些已经被冻结的血渍。

抬头看向了前方那个缓慢离开的人,萨姆伊忽然脸上出现了许些冷笑,随后居然都没有包扎自己的伤口,咬着牙硬拖着自己重伤的身体跟上了夜吹雪,但却没有与他并排行走,只是默默的拖着重伤的身体走在夜吹雪的后面。

而夜吹雪对此也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连头都没有回,还是如同往常一样的走着。这回和夜吹雪刚刚来到雷之国的时候不同,这一次夜吹雪的身后有了一位跟屁虫,而且还是个美女跟屁虫,她是云忍的忍者,叫做萨姆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