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沉默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年轻的女人死在了那里,死在了被夜吹雪拦下的鸣人苦无那里。而本来瞳孔已经因为杀戮变得血红,显然是受到九尾查克拉影响的鸣人忽然瞳孔又变回了本来的蓝色,他看着那已经死去但却一直睁着眼睛盯着自己的女人看了许久,也许久没说出什么来。

自来也和玖辛奈在过了大概两分钟之后也赶了过来,在来到夜吹雪和鸣人面前的时候,他们已经检查过死去的小镇村民,发现他们果然就是如夜吹雪所说的一样,全部都是平民而已,甚至其中没有一个人身上带有查克拉波动。

但两人来到了夜吹雪和鸣人的身边却都没有说话,一行几人陷入了沉默之中,谁都没有先开口。夜吹雪冷漠的举着自己的手,手上还握着那把鸣人投掷而出的苦无,苦无的尖部,那位死去的年轻女人还是如死的那一刻一样,睁大了眼睛紧盯着前方,眼神中满是仇恨的目光。

寂静,简直就如死一样的寂静。本来充满生命的一个小镇,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座死亡小镇。所有平民都死在了鸣人的手上,不,仅仅有一个女人是自裁的,也就是现在自来也,玖辛奈还有鸣人都盯着的那个女人。那个年轻眼神中却充满仇恨,自裁的女人。

就在这时,鸣人忽然间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没有理会自己身边的自来也和玖辛奈,他往前迈了一大步,甚至就要贴在那死去女人的面部上。他痛苦的咬着自己的下唇,眼神中满是不解,大声的怒吼的对夜吹雪质问道“为什么!大叔!你告诉我为什么!”

高声大喊之后,鸣人无助的放下自己的双手,不敢再紧盯着前方,而是低下头看着满是血迹的地面,有些颤音的继续道“大叔!你给我个理由!你告诉我他们不是普通的平民!你告诉我他们都是敌人!你告诉我他们都是忍者!”

说着说着,鸣人已经泪流满面,全身没有任何力气的跪在了血泊之中,鸣人嘴里只是喃喃的念着一个重复了多遍的词语,那个词语的名字叫做“为什么”。

玖辛奈看到鸣人这个样子并没有上前扶起鸣人,也没有等待着夜吹雪给她一个解释,她就是这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一旁的自来也显然和玖辛奈一样,他们好像都明白了夜吹雪所做的含义,沉默在那里,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终于鸣人不再哭泣,他站起了自己的身来,走到了那个满是仇恨的女人身边。把她的尸体从苦无上拽下,随后轻轻的放在了地上。就当鸣人伸出了手要让女人的女人闭上眼睛的时候,只听“嗖”的一声,那是苦无飞来的声音,恰好钉在了鸣人的身边。

“鸣人,看着那个女人的眼睛!不要让她闭上!”

严厉的声音自夜吹雪的口中说出,但鸣人却是露出了愤怒的神色并没有按照夜吹雪的说法去做。他还是让那死去的女人闭上了眼睛,因为他实在不想再看到那种眼神,那种满是仇恨的眼神。那种眼神会让他想起自己所做的一切,会让他忍不住内心的谴责而崩溃。

见鸣人没有按照自己的说法去做,夜吹雪眼神立刻变得冰冷,下一刻瞬间从夜吹雪的身上猛然的爆发出了强大的查克拉波动,这股查克拉波动甚至让沉默在那里的自来也和玖辛奈都忍不住侧目。紧接着,夜吹雪一个瞬身就已经来到了鸣人的身边,手握着鸣人的脖颈猛然加大了力道,一下把鸣人凌空提了起来。

看着被自己掐住喉咙的鸣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夜吹雪再次加大了手上的力量让鸣人根本无法呼吸,表情也逐渐变得痛苦了起来。紧接着,看着鸣人痛苦挣扎的脸,夜吹雪冷淡的开口道“告诉我!鸣人!你在那个女人眼中看到了什么!”

听到夜吹雪问出这个问题,鸣人好像一下忘记了身上的痛楚呆滞在了那里。而夜吹雪在这时也逐渐松开了握住鸣人的手,让他能够呼吸。呆滞了许久之后,鸣人才看向了夜吹雪的眼睛,当看到夜吹雪那冰冷的目光之后,鸣人终于喃喃的开口道“我..我看到了仇恨!”

“你看到了仇恨!那鸣人,你来告诉我!为什么那个女人看向你的时候会带着仇恨!”

夜吹雪的下一个问题在鸣人回答之后就已经说出,但当夜吹雪提出这个问题之后,鸣人好似变得更加痛苦,甚至比扼制住了喉咙无法呼吸还要痛苦。终于挣扎了许久,好似已经用完了全身的力气,鸣人才再次双眼黯然的说道“因为.....”

“因为我按照大叔的命令杀了他们整个镇子的人!大叔!你让他们怎么能不恨我!”

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鸣人几乎是咆哮着说了出来,而夜吹雪此时也把鸣人轻轻的放在了地上,眼神也没有了刚才的冰冷。玖辛奈在这时见夜吹雪放下了鸣人才走到了鸣人的身边,双手放在了鸣人的肩膀上,却被鸣人挣脱了下来。

而自来也这时也走到了鸣人的身边,看着神情黯然的鸣人,开口对他说道“鸣人,吹雪在你来的时候和我们说,他要测试一下你的器量。现在看来的话,你应该是没有通过吹雪的测试。而所谓的原因,仅仅是一个仇恨的眼神。”

说完自来也再次叹了口气,随后一个闪身消失不见了,而玖辛奈听到自来也的话也沉默了许久,终于没有再看鸣人一眼,也像自来也一样离开了这里。这时见自来也和玖辛奈都离开,鸣人才回味起自来也所说的话,再次看向了还没有离开的夜吹雪,开口问道“大叔,我是不是错了?”

“不,你没错。”回答了鸣人一句,夜吹雪轻轻的坐在了鸣人的身边,并没有用任何安慰的语气说道,“可能是大叔错了,大叔错估了你的器量,以为你会在发生这一切之后会平静的问我。但我却没有想到,佐助那件事对你的打击这么大。”

听完夜吹雪的话鸣人再次陷入了沉默,沉默了许久鸣人才开口道,“大叔,是我错了。”

“不,我说过,你没错。”夜吹雪淡淡的说道。说完夜吹雪顿了一下,然后才开口道“鸣人,知道为什么你没错么?”

鸣人不懂夜吹雪话的意思,立刻摇了摇头。而夜吹雪见鸣人摇头,也继续说道“因为这个女人看你的眼神,那个眼神你根本忍受不了,就像第一个杀死孩童的眼神一样,可能一辈子你都无法忘记。”

说着鸣人好像要说什么,但夜吹雪并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继续着自己的话语。

“鸣人,忍者的世界永远充满了仇恨,而每个人身上都负担着仇恨。就如我今日让你屠灭了整个小镇一样,他们看你的时候自然会有仇恨的眼神。假如你曾经做过这样的事,看他们的眼神会很不屑,只不过可惜,你并没有见识过。就算你见到过,也只在自己同伴的眼神中,你根本不能理解什么是仇恨。”

夜吹雪说着这些深奥的话语,好似让鸣人忘记了一切。虽然鸣人听不懂夜吹雪在说什么,但他感觉夜吹雪说的是对的,他根本不懂什么叫仇恨。又一次沉默,这一次夜吹雪给了鸣人说话的机会,而鸣人也只问了一个问题,“大叔,他们是敌人是么?”

“没错,是敌人。”夜吹雪回答道,“只不过他们也只是被人利用,所以才会成为我们的敌人。但在他们眼中,我们不仅是他们的敌人,而且还是他们的仇人。假如这个小镇有一个人活下来,就会找你寻仇,然后假如他们没有杀掉你,会让自己后辈追杀你。而假如他们杀掉了你,你的老师,你的母亲,或者是我,又会去给你报仇。”

“仇恨,是永远都断不了的么?”鸣人这时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对于鸣人这个问题,夜吹雪仅仅是点了点头,“没错啊,是断不了的!”

说完,两人都沉默了下去,谁都没有开口说话,直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