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仇恨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带着鸣人离开了露营的地方,夜吹雪当然很快就发现了身后跟在的自来也和玖辛奈。不过夜吹雪并没有点破两人,估计两人也知道夜吹雪已经发现了他们,所以并没有刻意的隐藏自己的身形。倒是鸣人一路上叽叽喳喳的问着自家大叔到底要教给自己什么忍术,不过对此夜吹雪却是没有回答他。

很快就带着鸣人走出了几里路,当赶了这么一段路的时候忽然鸣人有些好奇,为什么自己的大叔要带自己来这么远的地方进行特训。而当赶了这么远的路之后,夜吹雪也终于停了下来看向了前方,见自家大叔听下并且看着前方,鸣人当然也立刻停下了脚步,站在夜吹雪的身后好奇的向前张望。

“鸣人,看到前面那个小镇了么?”夜吹雪忽然淡淡的开口道,同时手指已经指向了前方的小镇。而鸣人也顺着夜吹雪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前面果然有一个小镇的存在,但奇怪那小镇之中一片昏暗,根本就没有任何一户人家里亮着灯。

下意识的对着夜吹雪点了点头,但重重的疑惑出现在鸣人的脑海中,他终于在看了一会忍不住开口问道“大叔,你带我来这个小镇干什么?你该不会说这次的特训就在这个小镇里吧?”

“没错。”依然平淡的话语,夜吹雪对鸣人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这次的特训的确就在这个小镇中没错,而这次的任务就是让你击杀了小镇中的所有人,包括老人,妇人还有儿童!”

说道最后的时候,鸣人只感觉在夜吹雪身边的气温骤然下降,显然是夜吹雪在说话的不经意之间释放出了自己的杀气。不过当听完夜吹雪所说的任务之后,鸣人已经忘记了夜吹雪这样的强者怎么可能会控制不好自己的杀气,他只是被夜吹雪的话语震撼住了,显然没有想到为何夜吹雪会让自己执行这样的任务,进行这样的特训。

不解的看向了夜吹雪,鸣人看向夜吹雪的眼神中显然是在询问着“为什么”。不过夜吹雪对此却是理也不理,直接再次开口道“去吧,鸣人。如果你说你做不到的话,那你就可以回去了,这次特训就当我什么没说,好好的睡一觉明天继续赶路。”

“嗯...”见夜吹雪说出这样的话语,沉吟了许久鸣人都没有给予答复。最后坚定的看了夜吹雪一眼,相信自己的大叔绝对不会让自己做无谓的事情,鸣人终于咬了咬牙拿出了自己忍具包中的苦无,不过就算拿出了苦无的鸣人,双手还在颤抖显然他无法像夜吹雪所说的那样绝情,能够完全屠杀了整个小镇中的人,包括老弱妇孺。

犹豫了许久,鸣人终于咬破了自己的下唇,感受着腥甜的鲜血在自己口中,鸣人猛的冲了出去,随后消失在了夜幕之中。而这时自来也和玖辛奈也闪到了夜吹雪的身边,两人都没有说话,丝毫没有因为夜吹雪让鸣人进行这样残酷的特训而抱有怀疑的态度。

沉默了许久,玖辛奈看着鸣人已经进入到小镇之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吹雪,这个小镇是不是有古怪,所以你才会带鸣人来这里?”

“古怪?”听到玖辛奈这么说,夜吹雪玩味的扬起了自己的嘴角,紧接着肯定的说道“古怪这种东西,这样普通的小镇怎么可能会有。现在我让鸣人进行这样的特训只不过是为了测试一下他的器量罢了,没有任何理由。”

见夜吹雪如此回答,玖辛奈继续保持着沉默,因为她知道夜吹雪所说的肯定不是实话。自来也当然也是如玖辛奈一样的想法,并没有开口询问的他已经关注起了鸣人的动作。有些迟疑进入小镇之中的鸣人并没有一开始就进行杀戮,而是犹豫起了自己到底该如何动作,又或者是干脆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杀掉这些无辜的人。

最后还是因为相信夜吹雪,迟疑的鸣人紧握了一下自己手中的苦无,开始潜入一位小镇村民的家中。刚进入这户人家的家中,鸣人就见到十分普通的一家三口都在熟睡之中,特别是当看到这户人家之中还有一位未满十岁的孩童时,鸣人再次犹豫不决了起来。

“大叔让我这么做肯定有他的含义!这个小镇一定有古怪!”

想到这里鸣人的心立刻坚定了下来,毫无犹豫的进入其中并且暗杀了那位孩童的父母,最后在那位孩童的床边看了许久,鸣人才终于闭着眼睛插在了自己手中的苦无,深深的陷入到了那名孩童的胸腔之中。感受到剧烈的疼痛,那位孩童下意识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但没有喊出任何声音,那孩童的生命已经终结在了鸣人的手上。

鸣人可以肯定,这位孩童的眼神他永远都不能忘记。那痛苦挣扎中带着许些不解的眼神,已经永远刻印在了鸣人的心中,就算过了一年,两年,甚至是十年二十年,鸣人都永远记得这个眼神,这位无辜孩童的眼神。

已经暗杀了小镇中的三人,那孩童的眼神让鸣人怎么也无法忘记,甚至好似一块大石头一下压在了鸣人的心中,让鸣人倍感难受。这种难受的感觉需要发泄,也正是为了这种发泄,鸣人眼神瞬间变得暴戾许多,双手结印立刻使用影分身之术,开始屠戮起了小镇中的生命。

一人,两人,三人,四人!不断的生命被鸣人收割,而也就如夜吹雪与玖辛奈所说的一样,这就是个普通的小镇,根本没有一位忍者的存在。而鸣人在杀戮的同时,从刚开始的发泄变成了痛苦,那是残杀无辜生命的痛苦,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痛苦,不过这种痛苦也随着鸣人手上的生命渐多,逐渐变成了麻木。

就当鸣人来到最后一户人家的时候,就当鸣人冷漠的要结束这小镇之中最后一位年轻女人生命的时候,忽然夜吹雪的身影出现在了鸣人的面前,拦下了鸣人已经投掷而出的苦无。估计那位年轻女人无助的看着满是鲜血的地面,看着已经快速飞来苦无的时候就已经绝望了。

她哪里知道这时会有人救下自己的生命,哪里知道自己居然不会像自己的家人一样死去。突然被救下了自己的生命,那位年轻的女人并没有感觉到庆幸,反而是疯狂的冲向了被夜吹雪拦下的苦无,用自己光滑白皙的脖颈硬生生的撞在了那锋利的苦无之上。

她最后还是死了,是她自己选择的死这条道路。不过就在她死去的那一刻的时候,她的瞳孔之中还迸发着异样凶残的神情。

那种异样的神情当然被鸣人看在了眼里,那是一种多么熟悉的眼神,在他最好朋友佐助的瞳孔中,他看过无数次这样的神情。每当佐助提起那个男人的时候,眼中都迸发着这样的神情!

那种眼神叫做,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