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路不同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听到卡卡西用如此冷冰的语气和自己说话,小樱一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了,随后马上反应了过来。用力的一跺脚打断了卡卡西的话,小樱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神情有些歇斯底里的对卡卡西大声说道“卡卡西老师!你难道没看到佐助与鸣人在决斗么!而且使用了那个你教给佐助的千鸟!”

“我看到了。”卡卡西平淡的回答道“但这有能怎么样,他们两人现在都是优秀的忍者,在战斗中已经能够掌握自己的忍术!而你又知不知道,你这样冲出来很有可能会丧命!很有可能会让鸣人还有佐助懊悔一辈子!”[]

“你总是感觉自己做的是对的!平常可能我也没和你多说过什么!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在战场上只能连累你的队友!而不是在保护他们!”

“我哪里错了!我根本就没错!”

见卡卡西再次说出如此严厉的话,小樱已经大声吼着,那种女性的尖锐声音从她的口中说出,根本就是在质疑卡卡西的话。

“不信的话你可以问佐助!你可以问鸣人!看看我说的对不对!我拦住他们根本就没有错!”

听到小樱如此不知悔改的说出这样的话,卡卡西只有平淡的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把鸣人和佐助叫过来问一下。”

说完卡卡西已经对着两人挥手,而两人在强行收回自己发出忍术的时候,显然也有一些反噬,都紧握着自己的右手,显然那释放查克拉猛然收回的感觉让他们的右手感觉到刺痛。见卡卡西对他们招手,两人马上走到了卡卡西的身边,同时眼神一直在盯着小樱。

两人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种埋怨,那种埋怨的神情好似刀子一样在割着小樱的心脏。好像一只大手紧握住了他的脖颈,让小樱根本不能呼吸。当卡卡西重复了小樱刚才所说的话之后,佐助冷淡的撇过了头,没有理会和回答小樱,他完全用自己的动作表明了一切。

心里安慰自己佐助平常就是这个样子,小樱马上转头看向了平时暗恋自己的鸣人,他知道鸣人已经会宽慰自己,用她那种乞求,眼中甚至还带着泪光的眼睛看着鸣人,希望一直偏袒自己的鸣人在现在这个时候能为自己说出一句“公道话”。

而当鸣人用那陌生的眼神看向小樱的时候,小樱忽然愣在了那里。她都在怀疑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鸣人,这个人是不是一直在偏袒自己,在自己生气的时候可以拿他出气的那个鸣人。

埋怨之中带着冷淡的看向了小樱,鸣人毫无任何表情的对小樱说道“小樱,虽然我很想帮你,但卡卡西老师说的没有错。如果你一直这样的话,不仅仅会害了你自己,而且很有可能会伤害你身边的人,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

说完这些话,鸣人是第一个走开的。而见到鸣人走开之后,佐助也马上随着鸣人离开了,走过小樱身边的时候,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当两人全部走开之后,卡卡西也终于叹了口气,身影逐渐消失在了小樱的面前,只留下小樱一个人还在天台之中,回忆着刚才每个人所说的话。

在鸣人离开了天台之后,走在医院的走廊中,忽然他听到了后面的脚步声,停下了自己的脚步。而这个时候走过来的人显然是佐助,见到鸣人在等待自己,他也同样停了下来。而这时,鸣人忽然开口说道“佐助,好像我今天突然看透了一件事。”

“是和小樱有关的么?”佐助反问道。

没有回答佐助的话,鸣人只是点了点头,谁知道佐助在这个时候忽然轻笑了起来,笑着开口道“其实,最先看透这点的可能是我吧。”

“是这样么...原来如此...”鸣人听到佐助的话低下了头,小声的回答道。沉吟了许久,鸣人终于再次抬起了自己的头,看向了佐助的方向。看着佐助面对自己的身影,鸣人表情忽然变得严肃了许多,再次开口道“佐助,这一次决斗里面还蕴含着其它的含义是么?”

“呵呵,鸣人你果然成长了。”佐助见鸣人这么说,笑声更大了一些,开口回答道“没有错,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们两个虽然很像,但永远都是两个世界的人。以后我们所要走的道路肯定不同,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企图让我们走在一条路上,仅此而已。”

说着佐助已经迈开了脚步,往自己的病房走了过去。而就当佐助走到鸣人身边的时候,鸣人忽然开口道“佐助,你知道我的性格,只要我认定的事情肯定会用我的力量去改变它。而我,真的把你当成我的兄弟,所以我要试图去改变!改变我们的道路!”

听鸣人说道这里,佐助忽然又停了下来,转头看向了鸣人。那黑色的瞳孔和鸣人蓝色的瞳孔对视在一起,佐助很认真的开口说道“那鸣人,你想成为火影的梦想是否会改变?是否会因为任何人去改变你的梦想?我只问你这一点!”

“不会!”鸣人想都没想,很肯定的回答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不用多说了。”说着,佐助再次开始前进,与鸣人擦肩而过。就当佐助走过自己身边的时候,鸣人忽然转过身去想要拦住佐助,却发现佐助的身影已经远处。在佐助逐渐消失在鸣人视线中的时候,佐助的声音也传入了鸣人的耳中。

“鸣人...其实我也把你当成我的兄弟...”

听到了佐助离开时候最后的话语,鸣人忽然全身一震,不过他也没有继续去追佐助,而是用自己那简单的大脑在思考着这一天中发生的种种。想起夜吹雪忽然让自己来看一下佐助,想到佐助与自己的战斗和所说的话,想起小樱那如此不堪的模样,鸣人忽然感觉这其中好似有什么串联,不过他注定想不到这些什么,因为他是鸣人。

走到佐助病房外的时候,鸣人见到的夜吹雪,以为自己的大叔一直在这里等着自己。默默的跟在夜吹雪的身后,鸣人随着他离开了木叶医院之中。而在路上的时候,鸣人一直都保持着沉默,夜吹雪也知道鸣人在思考,所以一直都没有打扰鸣人,两人就这么静静走在回家的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

就当两人已经走到自家门前,夜吹雪就要上前开门的时候,鸣人忽然拽住了夜吹雪的衣袖,而夜吹雪的动作也马上停了下来,目光放在了鸣人的身上,眼中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而鸣人也在这个时候忽然开口道“大叔,你帮我想一个问题好么?”

听到鸣人的话,夜吹雪仅仅是点了点头,而鸣人又一次沉默了许久,才缓缓的开口道:

“大叔,什么叫路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