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相认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夜吹雪的做法强硬么?当然强硬!明摆着说现在是们岩忍和砂忍跪下来求我们木叶的,而不是我们木叶跪着求你们的,你们嚣张个什么?

夜吹雪的做法霸道么?当然霸道!不要以为我们木叶现在也遇到一点困难就怕了你们,要解决你们根本不需要别人,我自己一个人就够了![]

要是换做别人说以一人之力对抗他们一大忍村,他们肯定不相信。但现在说话的人是谁,是那个以一人的力量对抗几个小国兵力的夜吹雪。是那个在三战之中以几乎以一人之力让雾忍退出战争舞台的修罗人物!

为什么要说砂忍,别忘记当初我是一个人把你们那所谓的战争兵器守鹤给摆平的。为什么要说三代土影,别忘记当初你们三代土影的腰是被我打伤,到现在都没有恢复过来的。两个小辈而已,和我嚣张,你嚣张个什么!

如此强硬如此霸道的话语让两大忍村明白,面对其它人他们两大忍村联合起来可能还会占点便宜,但现在出来谈判的人既然是那位修罗,那位被称之为“忍界第一强者”的人,那么就不要想这种事情。这样的想法只会让你们损失更多,而不是损失更少。

说明白这些话之后,马基和岩忍的领队沉默了,这一天不是夜吹雪没给他们机会,是他们自己没有把握住。而到了太阳又一次要下山的时候,夜吹雪冷哼了一声离开了火影的办公室,头都没回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而这一天也让夜吹雪知道,止水也不用去跟踪两大忍村的领队了,今天这一晚他们注定不能走出自己的使团休息的地方,根本不可能!

回到了家中,夜吹雪看到了正在那里艰苦修炼的鸣人,偶然的扫了一眼,发现日差带着宁次也在一旁修炼。这时候夜吹雪才想起来,今天约了日差还有日足过来吃饭,不过夜吹雪也仅仅看到了日差的身影,并没有看到带着自家女儿们的日足。

不过在这个时候夜吹雪忽然发现,鸣人在修炼的时候居然会时常走神,而看在眼里的自来也居然没有提点不免有些疑惑。这个时候夜吹雪才猛然注意到,鸣人走神的时候居然都在看着一旁,看着一旁虽然辛苦的连汗水都顾不得擦,但修炼时候一脸满足的宁次。

猛然想到了什么,夜吹雪走到了鸣人的身边,对着鸣人摆了摆手。见到自家大叔回来,鸣人马上一脸兴奋的跑了过来,都忘记和一旁的自来也打招呼,而后者也仅仅是笑笑没有在意。当鸣人走到夜吹雪身边的时候,马上兴奋的喊道“大叔,真是的,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揉了揉鸣人的头发,见鸣人头发已经留长,加上现在这身打扮像极了水门,夜吹雪微笑着说道“今天有些事情要办,所以回来的晚了一些,要说这几天可能都会比较忙,可能这几天都会这个时候回来。”

虽然听到夜吹雪这样说,鸣人却没有任何反应,还是一脸兴奋的跟自己说他修炼的过程。看鸣人见自己回来这么开心,夜吹雪忽然低下了自己的身子和鸣人的身高持平,随后他小声的问道“鸣人,你想知道你的父母是谁么?”

听到夜吹雪的话语,本来一脸兴奋的鸣人脸上表情居然僵在了那里,瞳孔在不断的放大,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而这个时候夜吹雪也继续开口道“为什么我让你叫我大叔而不是哥哥,不是因为想让你叫得我老成一些,而是我真的是你的叔叔。”

“你的父亲是我的师兄,而我又是看着你父亲和你母亲走在一起,所以按理来说,我应该是你的长辈,知道了么,鸣人?”

“那么,我的父母到底是谁。”先是低着头平淡的说道,随后鸣人猛的抬起了头,激动的质问道“告诉我!大叔!我的父母到底是谁!”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留下我一个人!”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忍心让我自己一个人成长!甚至连我去忍者学校都不管不顾!”

“知道么,大叔!这么多年一人的生活到底多么艰苦!看着别人有父母接,自己却没有是什么感受!而且我还被叫做怪物!”

说着鸣人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同时他的手也按在自己封印九尾的肚子上,呜呜的哭泣了起来。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鸣人,夜吹雪都惊呆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平常乐观的鸣人在这个时候居然会哭泣。而众人因为鸣人的大声质问,也都转过了头来看向了夜吹雪与鸣人的方向。

日差看着鸣人的身影略有些失神,而一旁的宁次紧紧拽着他的衣角,同样的经历让宁次眼中的泪也在眼眶中打转。自来也黯然的点燃了手中的烟台,长长的吐出了口中的烟雾,转头看向鸣人的身影,喃喃的念着“对不起,鸣人”。

就在鸣人呜呜哭泣的时候,夜吹雪忽然站起了身来,而就在这个时候鸣人忽然感觉自己身后有人环抱住了自己。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忽然鸣人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滴在了自己的嘴里,咸咸的,但咸味中还包含着许些苦涩。

那是眼泪的味道....

红红的头发顺着鸣人金黄色的头发落在了鸣人的面前,看到这红色的头发,鸣人脑海中立刻出现了那个美丽的身影。而这个时候,一个极其甜美的女声也传入了鸣人的耳中,那甜美的女声满是哽咽的说道“对不起...鸣人...让你受苦了...”

“你是那个...”本来是想要说出“大姐姐”三个字,但突然想起那重重的一拳还有玖辛奈曾经所说过的话,鸣人的声音也止在了那里。哽咽了许久,鸣人咬着自己的下唇忍着泪想要说出那两个字,但许久都没有说出口。

终于鸣人紧咬了一下下唇,血渍顺着鸣人的嘴角留了出来,这时候鸣人才勉强能够开口,“你..你是..你是妈妈?!”

听到“妈妈”这两个字,玖辛奈再也忍不住对鸣人的感情,一下转过了鸣人的身子把鸣人拥入了自己的怀中。而夜吹雪看到鸣人与玖辛奈相认的场景,鼻子不禁也有些酸涩,缓缓的离开了玖辛奈与鸣人的身边,同样做的还有自来也,日差还有宁次。

他们把这个庭院完全让给了玖辛奈和鸣人,让他们有一个可以交流的空间。

毕竟他们母子几乎从来没有见过,有很多很多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