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道理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好一句“凭什么”,这一句话说完之后就连卡卡西的表情都僵硬了,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到底是一句褒义词还是贬义词。反手一下把佐助拎了起来,就连卡卡西都有些愤怒了,压着心中的怒火开口说道,“佐助!不要不懂事!赶快道歉!”

“哼!”虽然被夜吹雪的杀气弄的身心俱疲,但佐助还是一样的倔强,撇过了头看也不看卡卡西冷哼了一声。见到佐助如此作为就连鸣人都有些为佐助感到担心,而不是见佐助生事之后有快感。虽然此时的鸣人还没有和佐助经过波之国的事件,但两人的羁绊确实已经初步的建立了起来,再加上一旁小樱那楚楚可怜的眼神,鸣人拉了下夜吹雪的衣角就要劝慰夜吹雪几句。

谁知道面对鸣人这样的动作,夜吹雪只是反手拍了拍鸣人的脑袋,示意鸣人不要说话,而夜吹雪那没有带着丝毫感情的声音也缓缓的传到了众人的耳中,“一句凭什么,说的真是很不错,就算当年的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卡卡西,你把他放下吧。”

听到夜吹雪的话,卡卡西立刻放下了佐助,现在事态已经不在他的控制之内了,接下来的情形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根本就不是他能涉及的了。卡卡西此时只是希望夜吹雪能够念及自己的弟子,鼬的面子留下佐助一命,其它的事情卡卡西已经不再妄想了。

当卡卡西把佐助放下之后,一下坐在了草地上但还是不能起身,佐助只感觉自己的双腿还在颤抖哪里能够站起。但夜吹雪说完话之后却是一步一步的走向了佐助,每一步都有忍者所穿的鞋子碰撞地面的声音,每一步所发出的声音也都好像压在了佐助的心头一样。

在佐助看来,夜吹雪走向自己的身影居然在不断的放大,无休止的放大,而那每一步发出的声音也根本不是鞋子与地面碰撞的声音。对面的那个人在佐助的心中根本就是死神的存在,那每一次鞋子与地面所发出的声响,是死神索命的声音。

“你...你要干什么!”就算是在颤抖着,佐助还是大声的吼出了这样一句话,好似从自己身体中释放出了最后一股力量,而夜吹雪却没有回答他,还是一步一步的走向了佐助。

那仅仅几米的距离就好像经历了几年一样缓慢,每一次碰撞的声音不断的敲打在佐助的心头,“当...当...”,终于在夜吹雪走到佐助身边的时候,后者只感觉一口腥涩的液体自腹部涌了出来,“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红的血渍。

见佐助吐血,夜吹雪的眼神还是一样的冷淡,一旁的小樱虽然关心佐助但现在她也不敢说出任何话语。忍者第一强者的虚名是白来的,木叶的黄色闪电是夜吹雪自己封号的么,被人称之为修罗是什么夜吹雪长的难看么。

答案都是否定的,这股强大的张力已经让在场的所有人保持沉默,包括那吐血的佐助。而夜吹雪冰冷至极的话语再次传入了佐助的耳中,“我来告诉你凭什么吧,虽然你只是一个下忍,连和我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但我还是要告诉你。”

“我所凭仗的是我自小修炼而来的实力,对于自己的实力,我无比的自信。而你呢,仅仅是一个弱者罢了,在我的面前,你没有说凭什么的资格,难道你踩死一句蚂蚁,蚂蚁对你说凭什么,你也会理会么?蚂蚁对你说过这样的话么?”

“现在,我给你两条路。”夜吹雪轻轻的伸出了自己两根手指对佐助继续说道,“第一就是看在卡卡西的面子上,看在我侄子鸣人的面子上,你自己自杀。而第二条路,就是让你荣幸的死在我的手上,给你三秒的时间,你选择吧。”

说完夜吹雪已经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显然开始倒数。而佐助的眼神则是有些迷离,显然因为被夜吹雪的话语震撼到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在木叶这样安全的地方,死亡居然距离如此的近。佐助的内心在挣扎,自己到底是该就这样死去,还是因为反抗。

“不,我不能死,我还没有见到那个男人,我怎么可以死!”内心中不断的挣扎终于有了结果,佐助居然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虽然惊恐但还是用自己的瞳孔直视向了夜吹雪,“凭什么!如果我打败你的话,那就没有那么多凭什么了!”

想到这里,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佐助居然挥舞起了自己的拳头打向了夜吹雪的头部。这一刹那,卡卡西已经用手遮挡住了自己的面部,鸣人惊讶的睁大了自己的眼睛,显然不敢相信佐助居然敢对自己的大叔动手,他难道是找死不成。小樱,那懦弱的小樱..已经哭的涕不成声。

面对佐助的攻势,夜吹雪突然睁开了眼睛,虽然佐助的拳头已经近在咫尺,但夜吹雪依然悠闲的说道“看来你已经选择好了是么,第三条路,很有意思。只不过....”说着,夜吹雪伸出了自己的左手食指,突然一股狂风出现,“风遁·纸筒!”

并没有压缩自己手中的狂风成为空气炮,而是像刚才扑灭那火遁的狂风如出一辙,一下就把佐助飞的倒飞了出去,同时佐助因为这股狂风中那狂暴的查克拉已经喷出了漫天的血渍。接下来只听“嘭”的一声,佐助的身体重重的落在了草坪之上,倒下就再次没有起来,只有神智还算清醒,而他的身体已经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了。

“佐助!!!”见到心爱的男人受伤,小樱终于从懦弱中摆脱了出来,一下奔跑到了佐助的身边,观察起了佐助的伤势。在她的眼中,只看到佐助此时满身血迹,好像受了致命的伤势一样,就连他的呼吸都已经虚弱的不行,看样子马上就要死掉一样。

不知道从哪里鼓起了勇气,小樱坚定的回过了头站了起来,同时张开了自己的双臂把佐助护在了自己的身后,大声的对夜吹雪咆哮,“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佐助君这样!本来就是鸣人不对,鸣人凭什么打佐助君!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佐助!!”

“小樱!”又是一声严厉的斥责,显然卡卡西因为小樱的胡言乱语再次感觉到无奈了。而夜吹雪则是对卡卡西摆了摆手,淡漠的看向了小樱,“你感觉佐助是对的,那么你告诉我哪里他是对的?”

“战斗是他最开始挑起的,鸣人硬是被他偷袭到了。战斗是他先失败的,而鸣人放过他之后却又要被他偷袭。全部都是鸣人的错,卡卡西为什么要让佐助道歉。只要你说出一个理由来,那我就放过佐助,今天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

连续的责问让小樱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回答,突然小樱发现事情真的就如夜吹雪所说的一样,全部都是佐助的错。但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小樱还是不免顿了一下,随后马上大声喊道,“那你为什么要在木叶动手!佐助是我们木叶的忍者,你凭什么要杀死他!你这个人讲不讲道理!”

“道理?”听到小樱这样类似于儿戏的答案,夜吹雪真是感觉哭笑不得,最后也之后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回荡在树林之中,回荡在众人的耳边,直到夜吹雪的笑声停止,那漫天的杀气终于再次出现在了所有人的感官之中。

“在木叶,我就是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