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道歉?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狂风呼啸吹光了豪火球之术的炙热火焰,在火焰消失的时候甚至还伴随着女性特有的尖锐声音,无疑那正是小樱的尖叫。鸣人上一刻还看着那铺天盖地的火球已经到了自己的眼前,下一秒却这么凭空消失在了那里,不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梦,而佐助也显然愣在了那里,不知道是因为那股狂风还是因为对鸣人释放如此具有杀伤性的忍术而感觉后悔。

“佐助!你在干什么!”一个声音传来佐助终于清醒了过来,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不正是卡卡西站在那里么。同时在卡卡西的身后还站着一身,那人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食指做出了一个好似射击的动作,而这个时候正在收回自己的手指,缓缓的抬起了头看向了佐助。

按照佐助的性格听到卡卡西的话也只是冷哼了一声随后就不再言语,而鸣人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刚才的时间继续呆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就当佐助刚刚转身的时候,突然一个冰冷到极点,甚至让空气都有些凝固的声音传了过到了佐助的耳中,“就想这么走了么,宇智波..佐助!”

当说道“佐助”两个字的时候,周围的气温骤然下降,好像居然从炎热的赤道一下变成了冰冷的北极,两极的转化让呆滞的鸣人都回了神来看向了夜吹雪,而小樱则是眼角有些泪痕甚至眼神中带些恐惧的看向了那散发着冰冷气息的源泉。

身为上忍的卡卡西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一股杀气,那是在修罗战场上才能够产生的杀气,就连卡卡西这样实力的人甚至都感觉手脚有些冰冷的感觉。这个时候卡卡西不禁看向了佐助的方向,本来佐助冷哼一声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谁知道夜吹雪话音刚落的时候,就好似几座大山压在了佐助的胸口之上,让佐助感觉到呼吸困难,身体都不受自己的控制。

这个时候佐助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根本就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脑海中不断的出现恐惧的感觉,暗中恐惧在一瞬间就充满了佐助的全身,让佐助的脑海中出现了除了恐惧之外的第二个想法,那就是“今天我会死在这里的。”

“吹雪前辈,他还只是个孩子!”见到夜吹雪居然对着佐助释放出了杀气,卡卡西马上恭敬的对夜吹雪说道,在平时卡卡西对夜吹雪如何慵懒的回话后者都不会生气,但是从小就跟着夜吹雪的卡卡西知道一点,那就是在夜吹雪生气的时候,千万不要再招惹他,惹得他一点不高兴那后果自负。

“孩子么,卡卡西,你说他是孩子么。”夜吹雪本来紧闭的双眼正在缓缓的睁开,这一刻就好比阎罗王在勾划掉生死簿上的名字,又好像修罗的刀刃已经放在了敌人的脖颈上一样。那睁开的双眼让人无法直视,因为那双眼中此时仅有“冰冷”两字。

没错,现在的夜吹雪很生气,当鸣人和佐助打起来的时候其实夜吹雪和卡卡西已经来到了这里。见鸣人和佐助第二次决斗开始,卡卡西本来要出去阻拦,但被夜吹雪制止住了。那个时候卡卡西就感觉有些不对,因为夜吹雪的目光赫然是停留在小樱的身上,而没有在鸣人和佐助的身上。

鸣人的实力卡卡西曾经通过测试有一定的了解,但卡卡西怎么也没有想到身为忍者学校首席生的佐助居然会如此不堪,几个回合下来就被鸣人制服住了,可见实战经验的重要性。如果按照实力统计的话,两人实力应该也就在伯仲之间,应该会展开一场龙争虎斗。

但不要忘记,鸣人每天修炼的时候是跟着夜吹雪,而在夜吹雪手下修炼的还有宁次,小李和天天三人。要说修行,夜吹雪是最为注重实战的一位老师,卡卡西,阿凯,鼬甚至是止水在夜吹雪手下修行的时候,哪个不是每天都要战斗,当然鸣人也不例外。

每天与宁次,小李还有天天的实战中,虽然比不上在战场上面对敌人的生死战斗,却让生活在木叶这样温室下的鸣人实战经验突飞猛进。但是佐助呢,每次都是一个人修炼,他面对的对手不是木桩就是人偶,实战经验真就没有几次,偶尔的几次也是在忍者学校类似过家家一样的实战罢了。

当鸣人和佐助的战斗分出胜负之后,听到小樱为佐助求情的时候,夜吹雪居然在那个时候又把目光投向了小樱,卡卡西在那个时候就感觉事态可能有些不妙,就要出去叫住几人,毕竟今天是让佐助见见佐助和小樱,卡卡西也不想有太多的尴尬事件发生。

天不由人愿啊,卡卡西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鸣人放过了佐助,但佐助是怎么做的,居然恩将仇报用自己生平最厉害的忍术攻击向了已经罢手的鸣人,这简直就是小人的做为。在战场上这么做没有人会指责什么,要知道现在他们可是队友啊,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队友居然在切磋失败,对方放过自己之后偷袭,卡卡西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佐助的所作所为了。

听到夜吹雪说的那一句话,卡卡西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孩子么,佐助真的是个孩子么。他要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倒也无所谓,但佐助的身份可是一名忍者啊,在忍者中可没有什么孩子之分,就算是孩子也要一样的上战场进行磨练,就算是孩子也没有任何特殊的权利,在忍者中没有孩子,只有同伴和敌人仅此而已。

“吹雪前辈...”卡卡西刚要再说什么的时候,夜吹雪已经缓缓的收回了自己的杀气,而佐助也立刻瘫坐在了地上,只感觉冷汗已经打透了他的衣衫,站在那里喘着粗气。就连一旁没有首先夜吹雪针对的小樱也坐在了地上,还好鸣人也受过夜吹雪的杀气修炼,现在还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出丑,而是见到夜吹雪此时严峻的表情之后乖乖的走到了夜吹雪的身后,一句话都没有说。

“卡卡西,你应该了解我,是么。”这个时候,夜吹雪再次开口说道,而听到夜吹雪的问话之后,卡卡西则是点了点头,而后者也已经完全明白了夜吹雪所说的话的真正含义。

卡卡西了解夜吹雪,自己的父亲是夜吹雪的指导老师,而自己说白了就是夜吹雪的半个弟子。鸣人对于夜吹雪的重要性卡卡西怎么能不明白,特别是佐助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后,卡卡西知道夜吹雪真的已经快要到爆发的边缘了。

没有再和夜吹雪说什么,卡卡西马上走到了佐助的面前,为了自己的部下卡卡西已经管不了那么多的。知道和夜吹雪再说什么也没有用,只有让佐助能够顺着夜吹雪的心意,让佐助看在鼬和自己的面子上把这件事掀过。当卡卡西走到佐助身边的时候,立刻严厉的说道“佐助,快不快对吹雪前辈道歉!”

已经被夜吹雪吓得瘫倒在地的佐助此时也已经恢复了神智,听到卡卡西的话之后,心里的不甘之火再次燃起,显然是因为夜吹雪轻松的打破了自己的忍术而感到不甘。有些恐慌但还依然倔强的眼神扫过了卡卡西,最终定格在了夜吹雪的身上,佐助居然颤颤的开口道。

“道歉?”

“凭什么?”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