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好大的风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佐助冲向了鸣人,而鸣人也从另一个方向冲向了佐助,这是两人的第二次对决,佐助的眼神中冒出不甘的火焰,他想要用自己的拳头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他比鸣人要强,他才是这一届忍者学校的首席毕业生,而不是那个吊车尾。

见佐助的眼神冒着熊熊的战火,就连鸣人都沸腾了起来,从小到大鸣人都把佐助当成自己的假想敌。本来可以成为朋友的两人却因为宿命的使然成了一对冤家,可能宿命永远都是宿命,两人总是那么的看不对眼,这一次是两人成为下忍之后的第一战。

忍者的战斗瞬息万变,瞬间佐助已经栖身到了鸣人的身边,鸣人此时直接一个直拳打了过去,正是面向了对方的脸颊。刚才他自己被攻击到了脸颊,同样的攻击方式鸣人又攻了回去,当然是为了报那一拳之仇。

见鸣人的攻击前来,佐助冷笑一声随后立刻一个矮身,恰好鸣人的拳头擦过了佐助的头顶,感觉到了那浓密的毛发经过自己皮肤处的搔痒。佐助矮身之后本以为躲过了鸣人的攻击,谁知道鸣人居然马上松开了拳头改用手肘攻击,弯起了自己的手肘直接攻了下去。

矮身的时候佐助弯下了自己的腰,把背部完全留给了鸣人,这个时候鸣人手肘下沉一下就打中了佐助的脊骨处。手肘的关节也是骨头,而脊骨也是骨头,两者虽然同时人体坚硬的一部分,但手肘和脊骨毕竟有着许多不同。被鸣人这一下打中之后,佐助立刻闷哼了一声,差点就稳不住自己的身形。

见自己攻击得手,鸣人自夜吹雪那里修炼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最好的攻击就是防守,当敌人露出破绽的时候就要极力猛攻,不让对手有任何还手的机会。手肘的攻击之后,佐助就算强行稳住了自己的身形,但还是不免身体有些晃动,鸣人立刻抓住了佐助破绽,膝盖猛的顶起。

人弯腰的时候近身留给对方的破绽不用说了吧,要是面对敌人的话鸣人很狠狠的用自己的膝盖顶向对方的命根子,最起码让佐助断子绝孙,但毕竟是同村的忍者,而且鸣人还是个孩子,并没有用如此阴毒的方法,而是转而顶向了佐助的腹部。

这一次攻击到来的时候佐助终于摆脱了痛苦,见鸣人攻击居然如此之快,如此凌厉,马上双手叠起,挡住了鸣人的这一下膝撞。随着这下膝撞的力道,佐助在空中几个空翻倒退了一些距离,恰好和鸣人相距大概五米的距离,再次抬头一看,鸣人赫然再次发动了攻势,冲自己冲了过来。

“这个吊车尾,怎么好像比上次决斗的时候更强了!”

一个想法出现在了佐助的脑海中,但现在可不是感叹的时候。在行进中,鸣人已经开始结印,那影分身的印记已经结好,立刻“噗噗”的几声,三个影分身已经出现在了鸣人的身边,赫然是四个鸣人同时冲向了佐助。

在来到佐助身边之前,鸣人居然还让自己的本体和影分身不断的变换位置,迷惑佐助不让佐助知道到底哪个才是自己的真身。四个鸣人同时冲向了自己,分别冲向了左边,右边,一个甚至高高的跳了起来,还有一个直面冲向了自己。

看着鸣人的攻势,佐助也不愧是宇智波一族的小天才,立刻给自己分析了起来,“如果是我肯定不会高高的跳起毕竟破绽太大,也就是说鸣人那混小子的本体肯定在这三个之中!”想到这里,佐助马上爆发查克拉踮脚冲刺,一个瞬间已经来到了面前攻击而来的鸣人,轻轻跳起直接就是一记鞭腿。

这记鞭腿打在了鸣人的右臂之上,被鸣人格挡住了,谁知道“嘭”的一声,这眼前的鸣人居然化成了一团烟雾,赫然是个影分身么。见到是影分身佐助再次冷笑一声,马上冲自己的忍具包之中拿出了三把苦无扔向了右边的鸣人,谁知道那鸣人不闪不避硬生生的用自己挡住了苦无,苦无“叮叮”的落在了地面,而那个鸣人也化成了一团烟雾,又是一个影分身!

“还有左边!”立刻把自己的目光看向了左边冲来的鸣人,因为那股嫉妒之火,佐助居然也开始结印,结印的速度虽然缓慢但相对于普通的下忍来说已经是很快了。印记结好之后,猛的吸了一口气,“火遁·豪火球之术!”

强烈的火焰从佐助的口中吐出,那是宇智波一族的招牌忍术,豪火球之术。这个忍术在战争时期,甚至是整个忍者界都闻名,若要提起豪火球之术首先想到的不会是木叶,而是木叶的豪门宇智波一族的拿手绝技。

炙热的火焰飞向了鸣人,在佐助左边的鸣人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见到鸣人脸上的神色,佐助的眼神甚至都流露出了胜利的喜悦。地面上绿茵茵的小草因为那火焰的热量被烧烤的已经有些焦黄,而鸣人的身体却在那火焰之中饱受着煎熬。

谁知掉就当佐助都以为自己头上那首先跳起的鸣人就是影分身的时候,突然那豪火球火焰之中的名人居然“嘭”的一声消失不见了!那居然是鸣人的第三个影分身!

“什么!”马上收回了忍术,佐助只感觉自己的查克拉有些衔接不上了,毕竟豪火球之术对于一个下忍来说还是一种巨大的负担,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口中还有干燥的感觉,不是豪火球之术的后遗症是什么。但是没有时间让佐助再想别的事情,马上抬起了头看向了天空,因为鸣人的攻击显然还没有结束,不是放松的时候。

空中的鸣人大笑一声,而佐助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算好了鸣人的落点,在空中没有办法自由的活动,对于敌人来说不就是靶子一样么。不过显然鸣人没有当靶子的习惯,居然再次结印分出了一个影分身,用脚轻轻的一踏自己的影分身,再次调整的落点。

刚刚分出的影分身已经落在了地面上,被佐助一拳打破,而鸣人此时也再次从天一下把佐助压在了地面之上。这是红果果的羞辱,第一次决斗的时候鸣人坐在了佐助的身上殴打佐助,这一次又是坐在了佐助的身上,鸣人已经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拳头。

佐助趴在地上脸色涨红,只感觉羞辱已经让他无地自容把头深深的埋在了草丛之中,而鸣人则是不断的用拳头敲击着佐助的背部,并没有打向头部,显然是为了解恨而不是杀人。一拳又一拳落在了佐助的背部,佐助居然咬着牙一声不吭,但屈辱的泪水已经在眼眶中打转。

“就这样下去,我什么时候才能报仇!”

没有别的想法,只想着自己实在是太丢脸了,这样的实力什么时候才能报仇,什么时候才能面对那个男人。佐助现在已经完全陷入了自责之中,同时感受着鸣人重重的拳头,他只感觉自己实在是是太没用了,太屈辱了。

“鸣人!”女性象征性的尖叫声回荡在鸣人的耳边,鸣人一边继续自己的攻击一边看向了小樱,只见此时的小樱已经是满脸的泪水,缓缓的走到了鸣人的身边,深深的鞠了一躬,恳求的说道“鸣人,放过佐助好么,我替他道歉。”

“谁让你帮我道歉!”本来就感觉自尊心受创的佐助听小樱这么一说,马上抬起了头怒吼小樱,吓得小樱又后退了一步。而鸣人则是看了看小樱,又是一拳打在了佐助的脑袋之上,把佐助的脸打入了草地之中。

“哼,小樱帮你求情,你别不知好歹。”鸣人大声的对佐助说道,好像是胜利者的炫耀,“这一次我就放过你了,下一次要是你再敢挑食,别怪我下重手!”

说完之后鸣人已经从佐助的背上离开,转身走向的小樱安慰了几句之后见对方不理自己,讪讪的走向了那些水缸准备继续执行任务了。而从草丛中挣扎而起的佐助此时也站了起来,小樱刚要上去扶一下,却被佐助无情的推开了。

佐助看着鸣人离去的背影感觉心中越来越气,居然紧握着自己的拳头怒视着鸣人,终于佐助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让他可能会后悔的决定。马上双手开始结印,佐助居然想要在背后偷袭鸣人,见到佐助结印,小樱马上又尖叫一声,“佐助!你干什么!”

但是当鸣人听到小樱尖叫的时候已经晚了,“火遁·豪火球之术”,又是一个巨大的火球冲向了鸣人所在的方向,而当鸣人转身的时候那火球已经到了鸣人的面前,根本就无法躲避。鸣人的眼神中有彷徨,他怎么也想到为什么佐助要偷袭自己,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招数。

就当小樱哭叫着鸣人名字的时候,突然一股大风袭来,那风吹在草地之上,居然让草坪上直立的小草都弯下了自己的腰。强大的巨风吹到了鸣人的身边,居然没有给鸣人带来任何的异样,但当那股风吹到巨大火球的时候,那巨大的火球居然因为这股狂风消散在了天地间,连一点火苗都没有留下。

那真是,好大的风!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