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意外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下忍考试不像平常的考试,这是测试一个忍者学校的学生是否有能力能够成为忍者的测试,当然不可能如同原著中那样的简单,就是测试一个分身术,然后看分出来的效果就成为下忍。真正的忍者学校下忍考试要比这复杂的多,也困难的多,远不像原著那样只要上完了忍者学校就能通过第一阶段的忍者学校的考试。

下忍的考试分为两个阶段,首先就是在忍者学校之中的考试,首先要考教一些忍者知识的常识,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尝试,不像中忍考试时候试题那样的困难,就算是原著中的鸣人估计在这一科也是通过了,只不过是卡在及格线上罢了。

测试过忍者的基础知识之后,分别要基础暗器测试,基础体术测试还有基础忍术测试,当然了最后的测试结果是取一个平均值。只要这个平均值是在及格线之上,那么就可以通过第一阶段的测试,然后由带队的上忍老师进行第二项测试,也就如同原著中卡卡西给鸣人等人的抢铃铛测试,只要通过了那才算真正的成为下忍。

小李为什么能够通过忍者测试的第一阶段在原著中一直都是一个迷,待到夜吹雪真正来到了忍者世界中当然也就知道了其中的原因。虽然小李不能使用体术,但是无论基础知识还是暗器又或者是体术的测试当然分数十分的高,就算忍者一方面就算是零分也通过了第一阶段的测试,然后又通过了阿凯的第二项测试之后才成为的下忍。

由此可见小李是阿凯的私生子,又或者阿凯早就认识小李带他通过了忍者学校测试的猜测也就不攻而破了。当然了,其实下忍考试最重要的还是第二阶段的测试,第一阶段的测试十分的简单,只要不是原著中鸣人那样的吊车尾通过的几率基本高于百分之六十。

原著中的鸣人在考试的时候分数都不是太高,这个时候的鸣人已经经过了夜吹雪的训练当然不可能还是原著中吊车尾的实力。只不过杯具的事情发生了,当鸣人看到第一阶段基础知识测试试题的时候,冷汗不禁从头上留了下来,因为鸣人意外的发现自己居然完全看不懂这些试题。

无奈的鸣人也只有乱打一气希望能够通过测试,甚至连抓阄的方法都使用了,只不过当成绩下来的时候还是距离及格线还有很远。体术测试和暗器测试的时候,就连一旁已经测试完的佐助都不禁看向了鸣人,回想到了当初鸣人打败自己的场景,眼神中甚至都快要冒出火焰一般。

不过当鸣人最终以十分糟糕的成绩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佐助看向鸣人的眼神终于从略带敌意变成了淡淡的不屑,也把那次鸣人打败自己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因为佐助赫然发现鸣人的真实实力也不过如此罢了,那次打败自己当然也只可能是侥幸。

前三次考试全部都以不及格告终,就连鸣人的眼神都不禁出现了许些暗淡,他可能在想,是否自己在大叔手下的修炼还是不够,居然连信心满满能够通过的下忍考试都通过的如此困难,甚至弄出了三科不及格的成绩。

不过还好,此时还有挽救的机会,前三科的考试成绩距离及格线都不远,只要在最后一项考试中得到一个不错的成绩,那就一定可以通过这次忍者学校的毕业考试。一个个同学已经进入了考试的场地,身前排队的人也越来越少,弄的鸣人也越来越紧张。

手心里面已经全是汗渍,“鸣人,进来进行测试!”,终于听到了这样的声音,鸣人此时已经紧张到了一定程度,甚至大脑中的那根弦都完全绷紧了起来,就连走路的时候都晃晃悠悠的,显然已经紧张的不能再紧张了。

“看吧,这个就是那个吊车尾,叫做漩涡鸣人,听说这次考试可能就他不能通过了。”

“真的么,这次考试的题目这么简单居然都不能通过,吊车尾果然就是吊车尾。”

不断的有舆论传来,让鸣人本来紧张的心情逐渐变成了慌张。进入了考试的场地之后,见到熟悉的伊鲁卡和水木两位中忍,鸣人马上慌张的说道,“我是考生,旋...涡..鸣人...哦..不...是漩涡...鸣人...”

说道这里鸣人已经是磕磕巴巴了,甚至连自己的鸣人都说错了一次。伊鲁卡还是看出了鸣人的紧张,马上连带着微笑说道“不要紧张,鸣人,只是很简单的忍术测试罢了。”说完之后伊鲁卡还特意看了看鸣人的脸色,见鸣人还没有好转马上看向了一旁的水木,“水木,说说这次测试的题目吧。”

“呵呵,这次测试的题目就如伊鲁卡所说的一样,很简单的。”水木也是一脸的微笑,根本就没有原著之中的阴险,笑着对鸣人说道“这次测试的题目内容就是分身术,鸣人,要好好表现哦!”

“分身术么,这次一定要成功!”听到了伊鲁卡和水木的鼓励之后,鸣人终于鼓足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双手立刻的结印,使用了一个十分普通的分身术。在夜吹雪那里修炼的时候,鸣人一天不知道要使用多少次分身术,毕竟这是基础中的基础,再加上平时夜吹雪教导鸣人的就是基础,所以鸣人对于分身术几乎说是熟悉到了相当高的境界。

“嘭”的一声,鸣人已经分出了自己的分身,但是令伊鲁卡十分惊讶的是,鸣人分出的分身居然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根本就没有什么进步,还是那种软趴趴趴在地面上的分身。暗道鸣人不是在那位大人那里修炼,怎么会分出这样的分身,伊鲁卡头上留着汗渍,一脸无奈的对一旁的水木说道,“水木,鸣人可能是太紧张了,再让鸣人试一次吧。”

“好吧,只不过只有一次机会哦,鸣人要好好把握哦!”水木此时见到伊鲁卡无奈的表情,也摊了摊手说道。而此时两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在了鸣人的身上,而鸣人则是看着自己分出的那个分身完全变成了茫然的神色。

直到伊鲁卡再次出声提醒的时候,鸣人才愣愣的回应了一声,再次分出了分身。但是意外再次发生了,本来熟悉无比的分身术此时使用起来居然是无比的生涩,又一次鸣人分出了一个十分特殊,就算是别人想分出都分不出的一个分身来。

终于,重重的失败两字印在了鸣人的资料档案上,看着那“失败”两字,鸣人的脑海中传来了无数嘲讽的声音,无一不是在嘲讽鸣人的吊车尾。他只感觉自己面前好似天旋地转一般,无数的失败,无数的吊车尾的嘲讽环绕在鸣人的身边,直到伊鲁卡把鸣人带出了考试场地,鸣人还是愣愣的站在那里。

下忍的考试终于过去了,而鸣人在离开忍者学校的时候却如行尸走肉一般,眼神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希望。这次测试失败了,因为无数的意外发生了,他失败了,彻底的败了。当看到本来自己战胜过的佐助趾高气昂走过自己身边,更是用不屑的眼光看向自己的时候,鸣人的眼神已经彻底的暗淡无光,甚至就连那本来金黄色的头发,好像也失去了往日的色彩。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