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第一个术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在夜吹雪带鸣人前往第八训练场的路上,一路上鸣人都在唧唧喳喳说个不停,所说的事情也无非是在问夜吹雪是否有伊鲁卡所说的那么强,一会到底要教自己多么强大的忍术什么的。而无论鸣人提什么样的鸣人,夜吹雪都耐心的帮助鸣人解答,这一路上,不知不觉的鸣人的内心都渐渐的感觉到了温暖,从来没有人对他这样好过。

仅仅十分钟的路上,就让鸣人对夜吹雪有了更多的亲近之意,因为年幼时曾经见过夜吹雪,现在长大的鸣人儿时的记忆虽然已经模糊,但却依然感觉夜吹雪有一种很熟悉,只要距离夜吹雪近了,就有一种亲切的感觉。而现在,这种亲切变成了自内心中的温暖,甚至鸣人就因为这样已经把夜吹雪当成了亲人一样,而话题也从刚开始的忍术变成了一些日常的琐事。

就当两人刚刚来到训练场的时候,突然听到周围好像有什么人在修炼一样,鸣人停止了话语顺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马上皱了皱眉头,对一旁的夜吹雪说道,“大叔,我们还是绕过这里吧,真没想到刚一过来就遇到了讨厌的人。”

“讨厌的人?”听到鸣人这样的话,夜吹雪顺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刚一看过去就看到了一位身着蓝色衣服,下面是白色裤子的清秀少年。那少年上衣的背后印有一个家徽,看向去很像是上一世的乒乓球拍,但是在这一世,这个类似与乒乓球拍的家徽的背后却有一个豪门家族,宇智波一族。

“宇智波佐助么?”看到这个身影,夜吹雪不自觉的喃喃说道,同时也想起了当年鼬带给自己看的那个孩童。不过对佐助的印象夜吹雪一直都不太好,就是因为上一世火影原著的关系,不过看到了佐助,夜吹雪还是不自觉的想起了自己的弟子,宇智波鼬,脸上不禁露出了许些笑意。

“大叔,你在笑什么?难道是因为那个佐助么?”鸣人完全忽略了为什么夜吹雪会知道佐助的鸣人,而是见到大叔居然笑了起来,还以为和自己十分亲切的大叔笑了起来,然后也要说什么,这个少年果然天赋极佳,又或者是果然是木叶的天才之类的话。

谁知道自己想象中的话语并没有从夜吹雪的口中说出,夜吹雪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随后就转过了头对鸣人说道,“没什么,只是看到他想起了一些故人罢了。我们走吧,鸣人,今天能够教导你的时间很短,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

“好的,大叔!”鸣人见自己讨厌的佐助在夜吹雪的心中没有什么地位,不自觉的也高兴了起来,“我也想看看大叔到底给我准备了什么样的忍术,真是好期待啊!哈哈!”

当夜吹雪带着鸣人离去的时候,佐助的目光这个时候也看了过来,恰好看到了夜吹雪和鸣人的背影。对于鸣人这个同班同学,佐助当然十分的熟悉,但是对于鸣人,显然佐助的印象也不太好,撇了撇嘴,喃喃道“是那个白痴...”

随后佐助就转过了头,不再去想鸣人的问题,但是心里不自觉的还是出现了鸣人和他身边那人的身影,不禁暗道,“但是那个白痴旁边的那个人是谁,为什么他的身上会露出那么危险的气息?”想着想着,佐助就不自觉的失神了,不过他还是很快的摇了摇头,争取让自己忘记刚才的事情,继续投入到了修炼之中。

很快,夜吹雪就带着鸣人来到了第八训练场这个木叶十分传奇的地方,不过久离木叶的夜吹雪并不知道这里的传奇,也不在意这里的传奇,而身为单细胞的鸣人显然是不可能知道这样的事情,所以两人都没有感叹什么,只是把这里当成了一个普通的训练场。

来到了训练场,当然夜吹雪就要开始教导鸣人忍术了。鸣人十分乖巧的站在夜吹雪的身前,挺胸抬头收腹的,弄的十分的正式。而夜吹雪的面容也一点点变得严肃,对鸣人说道,“鸣人,今天可以说是给你开一个小差,所以今天的事情不可以告诉别人,知道么?”

“是,大叔,我知道了!”听到夜吹雪这样正式的问话,鸣人也十分严肃的回答道。

听到鸣人的回答,夜吹雪继续说道,“今天我不会让你开始正式的修炼,只不过你现在还不是下忍,和宁次,李还有天天有太多的差距,要是这样就让你进行测试的话,难免有些为难你了。所以我会教你一个忍术,但是这个忍术你是否能够学得会,又或者鸣人是否能够利用这个忍术通过我的测试,这都不是我去管的范围了,因为毕竟你没有通过测试我是不会指导你修行的。”

“那么在教你忍术之前,鸣人,我要先让你表演一个术给我看。”夜吹雪严肃的说话语气,让鸣人也不自觉的严肃了起来,咽了口唾液,同时头上滴下了几滴汗,等待着夜吹雪接下来的话。而夜吹雪此时也接着说道,“那么现在,鸣人,给我用一个分身术看看。”

“啊?分身术?”见夜吹雪让自己表演分身术,鸣人马上就傻了眼。本来在忍者学校鸣人就是吊车尾,而且最不擅长的术就是分身术,见夜吹雪让自己表演分身术,鸣人扭捏了许久,最后还是无奈的硬着头皮开始结印,马上“噗”的一声白雾冒出,分出了几个分身。

只不过见到鸣人分出的分身,就算夜吹雪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不自觉的皱起了自己的眉头。因为鸣人分出的分身实在是特殊的要命,软趴趴的趴在地上,而且四肢都走了形状,就连瞳孔也满是白色。而鸣人呢,见自己还是分出了这样的分身,特别是在夜吹雪的面前,不禁脸色也变得青紫,显然是感觉自己无比的丢人。

皱了皱眉头,夜吹雪无奈的叹了口气,“果然,分身术果然你是不在行的。”

夜吹雪说道这里,鸣人也不自觉的有些灰心,连头都低了下去,甚至那金黄色的头发好像也失去了光泽一样。不过接着,夜吹雪又开口道,“不过没关系,努力一下肯定是可以的。那么现在,鸣人,我就要教你那个术了。这个术是我们木叶独有的秘术,分身术的进阶,也就是我给你们进行测试的忍术,影分身之术。”

说着,夜吹雪马上结了个印,瞬间就分出了一个影分身。而鸣人见夜吹雪示范了忍术,先是露出了惊喜的表情,然后马上又露出了沮丧了表情,显然鸣人是因为自己的分身术就不在行,而夜吹雪又要教这样的忍术,并且提前夜吹雪也说了,学不学的会完全要看自己,不自觉的让鸣人心里没底。

不过虽然见鸣人露出了这样的神色,但是夜吹雪还是不准备换别的术教给鸣人,心里也暗道,“鸣人,这可是你本来应该有的招牌绝技,而且日后影分身术也会因为你而在忍界上放出自己应有的光彩,你一定要努力。”

“而且....这个术...是你父亲教给我的第一个忍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