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泪水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当夜吹雪把所有想说的话说完之后,就沉默了起来,而此时整个房屋也陷入了安静之中。在宁次的脑海中,回荡着夜吹雪刚才所说的所有话语,这些话语让宁次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愣在了那里,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

现在的宁次不仅仅是震惊,更多的是挣扎,他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到底应该是喜悦还是应该伤心。自己的父亲没有死,让宁次感觉十分的开心,就连当初的仇怨也消散了不少,不过虽说是消散了不少,但是还有仇怨不是。

甚至听夜吹雪说出了自己和父亲的笼中鸟是被他解除的,更是眼前的这位大人帮助救出了自己的父亲,现在的宁次对于夜吹雪来说只有感激,就算夜吹雪让宁次去死,估计宁次也没有皱一下眉头,因为他可是自己的恩人。

但是对于日向家的仇怨,虽然因为自己父亲没有死而消散了不少,却还是消散了不少,还是有仇怨,这也是宁次挣扎的部分。日足一直以来被宁次视为生死大敌,当然同时还有当初被云忍所抓的雏田,也被宁次视为敌人。

如果不是雏田被抓,那么云忍也不会索要日足这个人,而自己的父亲恰好就是因为替代日足去死,怎能让宁次不恨这两人。同时宁次对于日向家也有许多的怨恨,那就是因为宗家和分家的丑陋体制,凭什么分家的人就要被宗家用笼中鸟控制,凭什么分家的自己的父亲,就要为宗家的父亲的大哥去死。

在宁次想来,让自己父亲去送死的,就是那个宗家的日足,自己父亲的哥哥,是他使用笼中鸟逼迫自己的父亲去死的。所以宁次最大的敌人还是日足,还是那个宗家的大伯,那个日向一族的族长。但是现在,夜吹雪却告诉了宁次真相,让宁次无比的挣扎。

那个当初自己当做仇人的人,为了让父亲和自己不受到笼中鸟的迫害,甚至把日向一族的禁制告诉外人,让他来帮忙解除。为了帮助自己的父亲不受迫害,为了让自己的父亲好好活下去,他找人帮忙救出了自己的父亲,这是冒着多大的风险。

自己当做敌人的人,却不是自己的敌人,而是自己一家的恩人,这让宁次一时间怎么也无法接受。想了许久终于好像想通了一些东西,宁次那有些流离的眼光终于放在了夜吹雪的身上,“大人,您说的这些是真的么?”

“嗯,你看看这个吧。”说着,夜吹雪拿出了一个卷轴,这是当初日差要代替日足送死的时候,留给日足,让日**给宁次的卷轴,为的就是宁次能够在日向家好好的活下去,并且好好的帮助自己的大哥。而这个卷轴在日足让夜吹雪告诉宁次真相的时候,也被夜吹雪索要了过来。

“这个是你父亲以为自己肯定要死的时候,交给日足的,让日足转交给你,好好看看吧。”

听也会催下说完,宁次立刻打开了那个卷轴,看到了上面那熟悉的笔记,眼眶中不禁有些泪光。仔细的阅读着上面的每一个字,宁次的眼泪已经很不争气的从眼眶中留了出来。那卷轴告诉了宁次,其实他的笼中鸟早以被解除,那上面写着自己父亲的大哥,也就是日向家的族长日向日足,其实对自己的父亲和他都有大恩。

见宁次的眼泪都留了下来,夜吹雪这个时候又从忍具包中拿出了一个卷轴,这个卷轴是夜吹雪刚回到木叶的时候,和日差通信,问日差是否有什么话要对自己的儿子说,自己可以转交,而日差那个时候就交给了夜吹雪这个卷轴,同时还对夜吹雪说道,“吹雪,我感觉我有些对不起宁次,所以上面也没有多写些什么。在适当的时机,你把他交给宁次吧。”

日差说这番话的时候,话语中满是歉意,夜吹雪也能够想到日足为何会如此。而这个时候,夜吹雪也感觉是最好的时机,把这个东西交给宁次。把这个卷轴递到了宁次的手上,夜吹雪缓缓的说道,“这是我回木叶的时候,你父亲让我交给你的。”

脸上带着泪痕的宁次,双手有些颤抖,小心翼翼的从夜吹雪的手中接过了卷轴,但是却没有第一时间打开。泪水不争气的再次掉落了下来,这一次宁次的泪水好像止不住了一样,不断的流出。自己的父亲没有死,自己的父亲没有死,还写了卷轴给自己,现在的宁次好像是要把多年的苦楚都发泄出来一样,不断的抽泣着,已经多少年,宁次没有流过泪了。

夜吹雪等待着宁次把日差所写的卷轴看完,宁次看的十分仔细,生怕露过一个字,慢慢的阅读着,而夜吹雪就这么静静的等待宁次看完。过了好一会,当宁次看完的时候,不知道已经过了几个小时,终于宁次的泪水止住了,抬头看向了夜吹雪,“大人,我想和日足大人去说几句话。”

“嗯,去吧。”听到宁次的话,夜吹雪想都没想就回答道。而宁次见夜吹雪这样说,马上站了起来小跑了出去,在夜吹雪的灵觉中,当宁次跑出去之后,马上就跪在了在门外的日足身边,重重的磕了好几个头,甚至额头都因为那力道变得红肿了起来。

当看到这里的时候,夜吹雪知道日足和宁次可能会有许多话要说,悄悄的离开了日向一族的府邸。这一天,宁次不会再怨恨日足,不会再怨恨日足的家人,如果说有仇怨的话,也是对那些顽固不化的日向宗家的长老和那些激进分子。

而这一天之后,那个背负着沉重包袱的宁次也不见了,在这一天,宁次已经完全解下了自己身上的重担,变成了没有任何负担的少年。

静静的走在木叶的大街上,夜吹雪看着天空,思绪不禁飘到了别处。终于将日足和宁次的一些误会解除了,也让夜吹雪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了下来。夜吹雪相信,这一天之后的宁次会变许多,会变成原著中那个真正的十二小强之一的宁次,甚至要比那更强,而夜吹雪也很期待那样的宁次。

想到这里,夜吹雪就不禁拿出了一个卷轴,轻轻的在上面写上几个字之后,就用特殊的手法传送走了,而传送的对象无疑就是日差。他要告诉日差这个好消息,他要告诉日差,宁次和日足之间的关系已经缓和了,相信日差,也会因此而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