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真相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什么?吹雪大人脚软和我的父亲是好友?”显然宁次因为夜吹雪的话十分的震惊,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宁次小时候的印象中,他根本就不记得父亲有这样一位好友,所以当夜吹雪说出这些的时候,宁次才会如此的震惊。

“没错,不仅如此,你的父亲,日足这些都是我的好友。”夜吹雪看着宁次震惊的神色,继续叙述着让宁次震惊不断的事实。而听到这里的时候,夜吹雪观察到宁次虽然很好的在掩饰自己,但是心中的怒火好似在不断的翻滚,但是神色没有任何的异样。

此时在宁次的内心中,他不断的在质问自己,“好友,和我的父亲还有他旁边的那个人都是好友!”想到这里,宁次还偷瞄了一下日足,“那为什么,为什么身为好友的父亲当初居然不救助父亲,为什么会眼睁睁的看着父亲那样死去,替代别人而死去!”

不断的在心中质问,但是宁次却不敢露出任何声响,就连脸上的表情也不敢露出任何异样,但是一些细微的动作却不经意的表现而出。夜吹雪虽然对政治不敏感但是都看出了宁次的异样,更不要说身为日向家族长的日足了。

见到宁次的神情,日足苦笑了一声,接着看向了夜吹雪,而夜吹雪则是淡淡的对日足点了点头,随后开口说道,“你一定在想,为什么身为你父亲好友的我可以在回到木叶之后让你到我这里修炼,但是当初为什么不去救助你的父亲吧。”

“今天,其实我就是要告诉你所有事情的真相,所以希望你能够冷静的听下去。”说道这里,夜吹雪顿了一下,随后才开口道,“你的父亲,日向日差,是在我很小的时候认识的,那个时候我才刚刚得到木叶忍者的身份,而且已经拜三忍之一的自来也为师。”

“自来也老师教导我一阵子后,因为在战争时期,为了能够让我更快的成长,把我送到了同为三忍的大蛇丸那里。在那里,我和我的师兄,也就是四代火影波风水门认识了你的父亲,执行了数次的任务后,我们成为了好友。”

“但是在大概十一年前,九尾来袭,我的师兄水门战死,而我也因为那次的事件之后离开了木叶,所以你一直都没有见过我。但是就算你没有见过我,也无法否定我和你父亲是好友的事实。”

当夜吹雪说道这里的时候,宁次已经完全平复下了自己内心的怒火,冷静的倾听夜吹雪所说的一切。但就算是这样,在宁次此时眼神中还隐藏着一丝丝的仇怨,宁次的目光不断的偷瞄着日足和夜吹雪,显然在夜吹雪说出自己是日差的好友之后,宁次对夜吹雪也有一丝丝的怨恨。

“本来,有些事情我是不想现在告诉你的。但是今天我回到木叶,当然要见见我的老友,日足就是其中的一位。”说着,夜吹雪对着日足淡笑了一下,而日足也是看了一眼夜吹雪,“而我的老友,也希望我把当年的那件事情告诉你,所以才会找你前来。”

“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不仅仅在木叶没有几个人知道,就算在整个忍者界中也没有几人知道。这件事关乎重大,所以我希望,你也能够保守这个秘密,要不然对任何人都不好。”

“吹雪大人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对任何人透露的。”宁次冷淡的对夜吹雪回答道,然后接着低头不再言语。他不想再多说什么,只想知道自己赶快听完那所谓的秘密,然后离开这里,而且此时的宁次也不希望再在夜吹雪的手下修炼,甚至连那次所谓的测试,他都不想再去了。

“那么,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真相吧。”轻轻的叹了口气,沉吟了一下,夜吹雪终于开口了,“其实宁次,你的父亲日向日差并没有死,而是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本来宁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心里暗道着就算夜吹雪说出什么样的秘密自己都不会惊讶,冷漠的听完就是了。但是就算这样,当夜吹雪说出日差没有死的真相之后,宁次还是不禁猛的抬起了头,张大了自己的嘴巴看着夜吹雪,那看着夜吹雪的眼神中充满了震惊的神色,同时还有一点点希望。

而这个时候,日足叹了口气说道,“宁次,吹雪所说的都是真的。有些事情,可能我不在场,吹雪和你说的时候也方便一些,这样吧,我就在门口待一会。吹雪,你和宁次谈完了之后叫我就好了,我在门口帮你们把风。”

说完之后,日足已经缓缓的起身走向了门外,而夜吹雪也站了起来,走到了宁次的身边,拍了拍宁次的肩膀,示意宁次坐下。宁次愣愣的看着夜吹雪,显然还在震惊之中,随着夜吹雪的力道就坐了下去,而夜吹雪也坐在了宁次的面前。

“日差被烙印上笼中鸟的事情,其实我很早就知道了。”坐在了宁次的身边,夜吹雪缓缓的开口说道,和宁次说起了往事,“当时,因为是日向家的家室,就算是我也没有权利过问。而那个时候的日足,也就是你父亲的哥哥,已经是日向一族的族长了。”

“日差是日足的亲弟弟,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好,所以当时日向宗家的长老要给日差印上笼中鸟的时候,日足就多次反对,甚至和你们日向一族的长老起了冲突。为了不让自己的哥哥为难,你的父亲居然偷偷的跑到长老那些接受了笼中鸟的禁制,帮助他的大哥,也就是你们的族长日足。”

“但是在这件事之后,虽然日差的妥协让日足和日向一族的长老之间的关系缓和了许多,却让日足对你父亲有许多歉意。随后,日足有一次写信给我,让我帮忙破解笼中鸟的禁制,甚至不惜把日向一族的秘术告诉我,帮忙破解笼中鸟,为的就是解除你父亲的笼中鸟禁制。”

“后来呢?你是不是没有破解笼中鸟?”因为太过震惊,此时宁次已经忘记了尊称,直接说出了“你”这个字。但是夜吹雪显然不会在乎这点小事,摇了摇头道,“没有,我完全破解了笼中鸟的禁制,而你父亲头上的笼中鸟,其实早就被我破解了。”

“记得那时,是你四岁的时候,刚刚接受了笼中鸟的封印。那个时候其实日足也极力的反抗,更是竭力的帮助我破解笼中鸟的禁制。有一次我回到木叶,帮助你和你的父亲都破解了笼中鸟。其实你现在头上所谓的笼中鸟,其实只不过是一个摆设罢了,就是为了迷惑日向家的长老。”

“大人,您是说,我头上的笼中鸟也是被破解了的么?”宁次这个时候突然开口问道,而夜吹雪则是点了点头。

“没有错,你头上的笼中鸟早就被破解了。”夜吹雪接着说道,“当初云忍的事情你也是知道一些的,劫持了日足的女儿雏田,然后云忍威胁木叶等等。而你的父亲为了自己的哥哥,不惜自己去送死也要解救日足,完全是因为兄弟的情谊。”

“而你的父亲之所以没有死,就是因为在日足的帮助下,我成功的救出了你的父亲。所以你现在内心中对于日向家的仇怨,我可以理解,毕竟他们那种不近人情的管理手段让你和你的父亲近十年没有相见,让你度过了一个黑暗的童年。”

“但是对于你的大伯日足,你完全是误解他了。”

.......................

星期一,新书冲榜,求点击,推荐,收藏!

登陆----帐号,点击阅读一下,就是对无月的支持!

还有这么多看闪光的朋友,收藏个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