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胜算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在经过夜吹雪的测试之后,鸣人,宁次,小李和天天分别对自己开始了严格的修炼。其中鸣人和小李因为都是吊车尾的关系,所以走的很近,两人在修炼的时候几乎都是在一起的,而鸣人也按照小李那样的修炼方式开始修炼了起来。

不过那种疯狂的修炼方式,可不是鸣人曾经修炼方式。在以前其实鸣人也偷偷的在自己家里想过努力修炼,但是鸣人修炼的方式都十分的简单,比如说每天多做几个俯卧撑或者仰卧起坐等等,又或者就是修炼一会暗器的投掷,哪里进行过这样的修炼方式。[]

再说小李的修炼方式可以是是疯狂修炼也可以说是极限修炼,这种修炼方式,夜吹雪也只见阿凯能够坚持下来,并且取得成就,其余一个有可能用这样修炼方法成功的估计也就只有小李了,毕竟小李和阿凯无论是长相还是战斗的特点几乎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么。

鸣人显然不是适合这种修炼方式的人,每个人有每个人自己不同的道路,显然鸣人想要在别人的道路上来证明自己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就算是这样,每次修炼的汗流浃背,甚至手指都抬不起来的时候,但是看到小李还在那里挥汗如雨的修炼,鸣人就不自觉的有一股力量,马上再次进行修炼。

而拥有九尾查克拉帮忙修复身体的鸣人,无疑身体上不会有任何的负担或者暗伤,但是劳累这种感觉还是会出现在大脑中。其实在夜吹雪想来,鸣人这样的九尾人柱力可能是最适合极限修行的人,毕竟九尾的恢复能力很强,不会给身体造成负担的情况下就能极限的锻炼身体岂不是最好。

但是这样的修炼方法不仅仅需要**的强大,更是需要意志力的强大和一定的耐性。意志力不用说了,能够成为原著的预言之子,意志力肯定强大,只不过要在某些事情激励之后,鸣人的意志力才会变得强大。而那天经过了三次的激烈,夜吹雪所说的“最强”,伊鲁卡口中“大叔”的来历,还有小李的吊车尾努力理论都激励了鸣人,也让鸣人在这样的修炼方法中挺了过来。

鸣人和小李在那里挥汗如雨的修炼,宁次这样公认的天才当然也没有偷懒,想要成为别人口中的天才,需要的不仅仅是天赋,更是需要努力。小李这样努力的天才都认为宁次是靠天赋才有今天这样的实力,其实他错了,宁次所付出的努力绝对不比小李要少。

日差在当初那件事之后,留给了宁次一处独立的庭院,这里也是平常宁次修炼的地方,在这里宁次不会受到任何的打扰,所以才会让很多人以为宁次一般都是呆在家中不修炼的。其实经历了那次的失败之后,宁次也好像发疯了一样,每天只睡六个小时,刻苦的修炼着。

此时,看过了鸣人和小李极限的修炼方式之后,夜吹雪带着卡卡西和阿凯来到了日差留给宁次的庭院附近,观察起了宁次的修炼。只见宁次一掌打落在了无数树上的树叶,然后快速的用手指夹住每一片飘落下来的树叶,只见随着宁次的双手舞动,那手指间的树叶也是越来越多,只不过宁次的修炼还是有很多的不足,很多落叶都飘落到了地面之上。

“可恶!还是不行!”愤怒的看了一眼地面上无数的落叶,宁次心里暗道,随后再次打落树上的树叶开始修炼。这个时候正是树木长的最茂盛的时候,但是宁次庭院内的每棵树的树叶几乎都稀少的可怜,就是因为宁次每天的修炼。

“吹雪前辈,宁次,李,天天还有鸣人都这样的刻苦,好像让我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啊。”阿凯看完了每个人的修炼之后,对着夜吹雪和卡卡西感叹道,同时目光也变得虚幻,好像陷入了回忆之中,在回忆的画面中,看到了当初努力修炼的自己等人。

“这个样子,才像是木叶的忍者。”手上没有亲热天堂的卡卡西,看着宁次的修炼,同样的感叹道,“只不过这也仅算是临阵磨枪罢了,要不是因为吹雪前辈的测试估计他们也不会这样的刻苦,每天只睡六个小时。当初的我们可不是这样,那是每天都是这样的修炼。就如吹雪前辈所说的一样,木叶的强大已经让现在的忍者懒惰太多了,素质也下降的太多了。”

“卡卡西说的很对。”夜吹雪看了眼宁次的修炼之后淡淡的说道,“现在的木叶已经腐朽了许多,已经当不起忍界第一忍村的名号了。云忍的忍者还有雾忍的忍者素质都很高,岩忍也在经历了三战的失败后努力的训练忍者。如果第四次忍者大战打响的话,前三次忍者大战都保持优胜的木叶,很有可能会败,而且会败的很惨。”

说完,夜吹雪对着卡卡西和阿凯摆了摆手,“走吧,去看看天天的修炼。天天这个孩子,天赋也不算太高,但是攻击的手法也十分的独特,在加上许些努力或许也能成为强大的忍者。”

“呵呵,天天可是说过要成为像纲手大人一样的忍者呢。”阿凯笑着说道,“对了,吹雪前辈,你说这四个人都这样努力的修炼,那么在两天后的测试胜算能有多大?应该会比上一次面对您影分身的时候强上许多吧。”

“胜算么。”夜吹雪停下了脚步,重复了一遍阿凯的话,然后才继续自己的步伐,接着说道“如果他们只是这样努力修炼的话,那么败的可能还会像上一次一样的惨烈。甚至会因为这三天感觉自己如此努力的修炼,然后信心大增,最后败的更惨。”

“怎么会这样!”阿凯惊讶的喊道,“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岂不是他们永远都没有在您手下修炼的机会。还是说他们根本就不可能通过这次的测试,是吹雪前辈您给他们下的难题?”

“阿凯,你误会吹雪前辈的意思了。”卡卡西这个时候开口说道,“吹雪前辈分出的影分身虽然是下忍实力,但是经验还是吹雪前辈的经验。想想下忍时候的吹雪前辈一个人可以对付多少下忍吧,再看看宁次,鸣人他们的实力有没有二战时候的忍者高,你就懂了。不过吹雪前辈这次起码给他们留下了五成的胜算,能够把握住就要看他们自己了。”

“五成的胜算?为什么?”阿凯又不解的问道。

“他们弄错了重点,”夜吹雪淡淡的说道,“我这次让他们测试的并不是他们每个人的实力,除非是全部都使用八门遁甲一样能够一下提升自己实力的忍术,前提还得是每个人都打开五门,要不然根本就没办法对付我的那个影分身。”

“但是不要忘记阿凯,战斗并不是个人的英雄主义,更重要的是团队合作。如果他们能够完全的合作起来,那我的那个影分身也根本就应付不得,这就是我给们留下的胜算。”

说着,夜吹雪一个跳跃闪身来到了天天修炼附近的一棵树上看起了天天的修炼,而卡卡西和阿凯两个人都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卡卡西不自觉的把手放在了自己的忍具包中,拿出了几颗铃铛,而阿凯则是有些愁眉苦脸的样子,估计是在想自己到底要不要把这些告诉自己的弟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