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教育方法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见夜吹雪居然冲着自己伸出了手,伊鲁卡以为夜吹雪想要动手,马上松开了鸣人,如临大敌的戒备了起来,同时在伊鲁卡身后的那些忍者见伊鲁卡此时的阵势,马上也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甚至都有人拿出了自己手中的苦无。

夜吹雪见到他们的动作马上楞了一下,随即也想明白了他们所想的事情,无奈的轻笑了起来,随后伸出的手已经摸向了自己的忍具包,拿出了一个腰牌,扔给了伊鲁卡,“看看这个东西吧,我也是木叶的人,不用像对待敌人一样的对待我。”[]

接住了夜吹雪抛过来的的腰牌,伊鲁卡再次保持怀疑的看了夜吹雪一眼,然后马上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腰牌。那是一个所制作的腰牌,上面采用的都是特殊的金属,就算是用刀劈又或者是用火烤都不能将它损坏,但是如此坚硬的金属居然能够被切割成如此特殊的形状,也算是巧夺天工了。而在那个腰牌上面,赫然是刻着一个“暗”字,没错,这正是木叶暗部部长的证明。

看到了这个腰牌,伊鲁卡一下愣住了,随后整个脑袋都空白了许久,大概两分钟之后,伊鲁卡终于回过神来,马上半跪了下去,“参见暗部部长大人!”随后伊鲁卡双手捧着那个腰牌,恭敬的递送了上去,而身后那群忍者听到伊鲁卡的称呼之后,也都是愣了一下,随后马上半跪了下去。

鸣人见自己尊重的伊鲁卡老师还有那么多忍者都对着夜吹雪半跪了下去,揉了揉自己摔痛的屁股,站到了夜吹雪的身边,眯着眼睛打量着夜吹雪。夜吹雪回头看了看鸣人,不禁陷入了回忆之中,此时鸣人的模样,是多么的像水门啊。

金黄色的头发,平时喜欢眯着自己的眼睛看别人,但是却没有一点让人讨厌的感觉,相反的还会让人感觉十分的亲近。而鸣人盯了夜吹雪一会,居然开口说道“哦,大哥,难道你是个很厉害的家伙么!就连伊鲁卡老师好像都怕你啊!”

当鸣人刚说出这番话,伊鲁卡马上一步闪到了鸣人的身边,按住鸣人的头,把鸣人了按了下去,小声说道“笨蛋鸣人,这可是咱们木叶暗部的部长大人!怎么能说话如此的无礼!平常在忍者学校的时候是怎么教育你的!别给我丢脸啊!”

“什么嘛!”鸣人听到了伊鲁卡的话大声喊道,“什么就无礼了!要知道我可是要当上火影的人!”说着,鸣人还单手指着夜吹雪,十分嚣张的大喊道“喂!不管你是什么人!我是要当上火影的人!我一定会让整个村子的人都认同我的!”

“呵呵,是么。”随手拿过了伊鲁卡递过来的腰牌,夜吹雪笑着看着那个自信的少年说道“那么既然如此的话,就跟我走吧。”说完还看向了伊鲁卡,“你的名字叫伊鲁卡是么?虽然没有听说过,不过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忍者学校的老师。”

“是,大人。”伊鲁卡一脸惶恐的说道,显然那惶恐就是怕鸣人惹怒了夜吹雪,还为鸣人解释道,“大人,鸣人就是这样,您可千万不要在意。”

“没什么的。”夜吹雪淡淡的回答道,“既然你现在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么鸣人我就带走了,也就当是和忍者学校请假了。而且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就是麻烦你告诉三代,就说我夜吹雪回来了,鸣人以后就交给我教导了。”

说罢,夜吹雪抓住鸣人的衣领,一个瞬身术已经消失在了伊鲁卡等人的眼前。而当夜吹雪走了之后,伊鲁卡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同时在伊鲁卡后面的一名忍者马上走到了伊鲁卡的身边惊讶的说道“伊鲁卡,他是他的名字叫夜吹雪!难道是传说中的那位大人!”

“是啊,是啊!”又一名忍者插嘴道,“夜吹雪!就是当初和四代火影大人称为木叶黄金组合的那个人!同时还是三忍之一自来也大人的亲传弟子!并且当初听说在九尾一役中,和四代火影大人一同对付九尾妖狐的忍者!”

“嗯,应该是那位大人没有错。”伊鲁卡点了点头,同时看向远方严肃的说道,“不过那位大人到底为什么要找鸣人,难道是因为九尾妖狐么。不行,我得赶快去报告三代火影大人!”说罢,伊鲁卡马上转身离开,奔向了木叶的火影办公室。

就当伊鲁卡往火影办公室赶去的时候,夜吹雪已经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府邸,用夜吹雪的速度几乎是眨呀的功夫就已经回来了,鸣人则是感觉自己的眼前一花,随后居然已经来到了另一个地方。双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显然因为告诉十分的不适应有些眩晕,大概三分钟之后,鸣人终于缓了过来看向了夜吹雪问道“喂,大哥,不知道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啊?”

“大哥?”听到鸣人这个称呼,显然夜吹雪很不满意的皱了皱眉头,谁知道鸣人却是这个时候走到了夜吹雪的身边笑道,“是啊,大哥我看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不知道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啊..啊!”

还没等鸣人说完的时候,沙包一样大的拳头已经落在了鸣人的头上,吹了吹自己的拳头,又看了看鸣人头上那小山一样鼓起的包,夜吹雪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鸣人,记住我是你的叔叔,所以已经你就叫我叔叔好了。”

“可是,大哥明明看起来不是很大么...啊!”

痛疼让鸣人此时呲牙咧嘴,嘴里还不甘的说道,谁知道还没等鸣人说完,夜吹雪的拳头再次落下,又打在了鸣人的脑袋上,让鸣人在院子里一个劲的蹦,同时嘴里还喊着“痛!痛!痛!痛!”

一个瞬身术来到了鸣人的面前,按住了鸣人的肩膀,让鸣人不要再乱跳了,夜吹雪一样微笑着看着鸣人问道,“鸣人,再给你一次机会叫一次。”说着,夜吹雪紧握了一下自己的拳头,只听骨头“啪啪”作响,显然这一次答不对,更重的拳头就要落下了。

“大..不是...大叔...”委屈的看着夜吹雪的拳头,鸣人终于改变了对夜吹雪的称呼。而夜吹雪则是点了点头,表示很满意,同时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暗道“看来教育鸣人也只有用这样的方法了,要不然他是不会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