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废你修为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团藏的胸口,因为夜吹雪的“刹那永恒”的攻击,出现了深可见骨的一道伤口,血肉都翻了出来,迸发着鲜血,看起来十分的骇人。这一次攻击,让团藏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而在他身后的夜吹雪,则还是保持一个收到的动作。

止水惊呆了,那一刻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仅仅看到了那一片光亮之后,夜吹雪在收刀,而团藏已经跪在了地上。不过明显结果已经出来了,自己的老师果然是最强的,而团藏此时已经注定败局,再也没有挽回的实力了。

“假如...能够得到写轮眼的话,结果肯定不是这样的。”团藏的脑海中出现了这样一句话,就算是最后他也不认为自己的实力不如夜吹雪,而是自己没能完成自己的计划,所以才导致了自己的失败。他现在十分的后悔,为什么当初在那个小鬼还没有崛起的时候,杀了他。

而现在,他的实力早已经远超自己,自己和他战斗了这么长时间,甚至连一次有效的攻击都没能施展出来,就被对方打的失去了反抗的能力。想要动弹一下自己的左手,发现自己因为失血过多,看东西都开始模糊不清,还真是任人宰割啊。

就在这个时候,夜吹雪感觉到了有人在外面正在破解自己的结界,那个幻术结界虽然强大,但是夜吹雪不认为木叶的大量忍者还破不开那个结界,毕竟这里可是木叶,五大忍村中最强的木叶村。已经猜到了外面来的人是谁,夜吹雪转身淡淡的看向了团藏。

“看来我错了,团藏,今天可能还不是你的死期。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你比死了还惨的!”

说完,夜吹雪一步一步走向了团藏,精神力散发在自己的周身,让团藏感觉那一步都好像死神给自己敲的钟一样,死神正在一步一步的靠像自己。当人在临死的时候,那种求胜**不是人可以想象的,双手费力的扒在地上,用力的往前爬,身体的血迹甚至拖出了一条长长的直线。

但是无论他怎么逃走,都逃不出夜吹雪的手掌心,此时的夜吹雪已经到了他的身后,抽出了神月,一刀砍向了团藏的手臂。没有任何惨叫,只有那鲜血飞舞的样子,还有那条手臂,此时已经落在了地上,“咚”的一声,团藏转过头,看到了自己那已经断下的手臂,“啊”的一声惨叫了出来。

但是夜吹雪还没有停手,团藏的右臂移植了初代的细胞,所以要砍下,但是他没有把团藏削成一个人棍的意思。手中神月舞了一个刀花,攻击向了团藏的其他位置,手臂的手筋,双腿的脚筋,都被夜吹雪割断,团藏只有不断的哀号,咒骂着夜吹雪,夜吹雪在断他手筋脚筋的时候,已经用了秘术,让团藏的疼痛感增加,那种痛苦,还真是生不如死啊。

“幻术·别傀儡!”夜吹雪再次使用幻术,让团藏兴不起自杀的念头,要是团藏死了,自己可没有办法和外面的那群人交待了。毕竟自来也不想看夜吹雪叛出木叶,那样的话自己的老师会伤心死的,所以他不能因为击杀了团藏而叛逃了木叶,也可以说,团藏不配他这么做。

使用别傀儡控制了团藏的思绪,只让他不轻声,而痛苦放大,在团藏不断的哀号中,夜吹雪不仅仅断了他的右手,挑断他的手筋脚筋,并且使用强大的“界王拳”雷遁,把他身体内的经脉全部毁掉,从此不可能再制造查克拉,完全毁掉了他的修为。

当做完这一切之后,夜吹雪静静的回到了止水的旁边,就连止水都吞了吞口水,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师没有击杀对方,而是不断的折磨对方,废了对方的修为。最后止水还是没有问出,为什么不杀了团藏,他已经猜到了夜吹雪有自己的原因,所以没有多嘴。

这个时候,外面的结界已经被打破,无数的暗部忍者进去了这个房间中,当看到站在那里的夜吹雪时,马上全部半跪而下,“参见夜吹雪大人!”毕竟夜吹雪是暗部部长,所有的暗部都跪下的同时,只有三个人没有下跪,而那三个人首当其冲的走到了团藏的身边。

“团藏!”第一个到达团藏身边的人大喊一声,身穿劲装的他直接跪下扶起了因为疼痛已经昏迷过去的团藏,老泪横纵。那个人,是木叶的第三代火影,被忍者界成为忍雄,忍者博士的人物,他和团藏有着多年的情谊,而且当初还是伙伴的关系,他就是三代火影,猿飞日斩。

而猿飞日斩身后的两人,脸上同时也流出了眼泪,正是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其实早在夜吹雪来“根”部的时候,就写信给了三代火影,告诉了三代火影其中发生的一切,说团藏要夺取自己弟子的写轮眼,自己要让团藏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现在,当猿飞日斩真正的看到了团藏样子的时候,纵然团藏诸多过错,但是还是不免怨恨夜吹雪下手实在是太过狠毒了。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干脆站了起来,拿出了自己手中的苦无,“暗部的人,你们还在干什么!赶快给我抓住这个人!”

转寝小春说完之后,暗部的人居然出奇的没有任何动静,他们都是暗部,而夜吹雪是暗部部长,到底该听谁的他们可是知道的。并且在暗部的眼中,你一个长老算什么东西,除了火影和暗部部长能够命令我们,在我们没有出任务的时候,你们根本就没有能力指派我们。

见暗部没有动弹,转寝小春发出一股尖叫,直接冲向了夜吹雪,而水户门炎居然也跟着冲了上来,看来是要击杀了夜吹雪的样子。这个时候,夜吹雪突然抬起了头,看向了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你敢动试一试,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不建议把你们也变成那个样子!”

“都给我住手吧!”猿飞日斩在这个时候突然大吼一声,“所有的暗部全部退下!小春,门炎,你们也不要多管这件事了。都是团藏他咎由自取的,不关吹雪的事。”说话的时候,虽然心里有万般不甘,但是猿飞日斩还是保持了火影的公屏,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抱着团藏重伤的身体,不断的流着眼泪。

“止水,我们走吧。”见所有人都已经被三代火影稳住,而自己手下的所有暗部都已经退下,夜吹雪对着止水淡淡的说道,同时转身离开了。而就当夜吹雪离开后不久,转寝小春突然恨恨的看向了三代火影,“日斩!难道你忘记团藏是我们的队友,我们的伙伴了么!为什么要放那个小子走,难道就因为他是你的徒孙么!”

“闭嘴!小春!”一旁的水户门炎开口说道,“日斩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想法,听听日斩到底是怎么说的才是!”

“你们知道不知道,现在其实比你们心痛的是我!”猿飞日斩老泪横纵,缓缓的说道,“但是吹雪把团藏最近外通别的忍村的情报,还有要残害自己忍村忍者的情报全部交给了我,那时候我到底该怎么做!团藏实在是太激进了,为了帮助村子消除阻碍,不惜牺牲自己村子的忍村,都要完成目的,这件事如果让木叶的忍者,平民知道了,团藏还能活下去么!”

“可能吹雪做的对,我观察过团藏的伤势,除了胸口这一下比较严重外,其他的只是废了团藏的修为,下手十分准确。并且,你们给我睁大了眼睛好好看看!那个断在那里的手臂,是不是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是不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听猿飞日斩说道这里,转寝小春和水户们炎同时看向了那条断在那里的手臂,当感觉到那上面特殊的查克拉时候,不禁惊呼了一声“居然是木遁的感觉!难道团藏!!”

“不要多说了,还是送团藏去治疗吧。”猿飞日斩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但是眼泪却一直挂在他的脸上,毕竟他们可是当年可以把后背留给对方的同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