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可敬的对手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山中,秋道,奈良三大家族,是世代守护木叶的家族,而油女一族也是神秘的控虫一族的成员,能够被团藏招揽到“根”小队中显然也都是高手,起码都有着精英上忍的层次。刚才山中建二的那一次攻击,要不是夜吹雪这两年精神力突飞猛进,要不然估计也会身体僵硬一段时间,不会像刚才那样仅仅是一瞬间就反击了回去。

同时夜吹雪也把情报告诉给了止水,让止水也小心对手,虽然夜吹雪知道止水已经开了万花筒写轮眼,但是毕竟写轮眼的秘密夜吹雪还没有研究透,使用万花筒写轮眼还有很多限制存在。这次夜吹雪回来其中的一个目的就是把止水带走,看看能不能研究出让万花筒写轮眼永久使用的方法。

“老师,对方是山中,秋道还有奈良三大家族还有油女一族的人,那么最后一个是谁?”

听到止水的话,夜吹雪的灵觉扫过对方的身体,发现对方没有任何异动的查克拉,轻轻的摇了摇头,“那个人好像不是什么家族的人,而且到现在都没有攻击,也看不出他是哪个家族,或者是资料中的哪一个忍者。”

止水知道自己的老师也有自己的情报网,要不然也不能仅仅看到对方使用哪个家族的秘术就能断定对手的名字。此时止水心里也有些慌张,毕竟猪鹿蝶的声名也在外面,夜吹雪是猪鹿蝶三人的好友,小的时候止水也见识过猪鹿蝶阵形的强大,不禁问道,“老师...万一他们用猪鹿蝶阵形缠住您...”

“不可能的。”没等止水把话说我,夜吹雪就断言道,“丁座,鹿久还有亥一三个人,不是因为是三大家族的人就能使用出猪鹿蝶阵形,而是他们是并肩作战多年的伙伴,所以才能使用猪鹿蝶阵形。猪鹿蝶阵形,只有在他们手上才能放光,就算这三个人模仿出了猪鹿蝶阵形,哼,他们以为我白和猪鹿蝶当好友那么多年么。”

夜吹雪刚说完,对方的攻击就已经来到了,刚才夜吹雪虽然攻击到了团藏的右臂处,但是发现团藏的右臂十分的奇怪,此时居然没有出任何的血迹,显然是动了什么手脚,要知道当年团藏的右臂可是夜吹雪砍下来的,想来是用原著中的移植初代细胞的方法重新接上,才会让夜吹雪感觉奇怪。

此时油女志志再次冲了上来,而团藏则是被山中建二,秋道丁叮还有奈良鹿路围在了中间保护了起来,显然他们不想让自己的上司受伤,而他们也了解夜吹雪这个人的恐怖,才会如此的做。而剩下的一个“根”小队的成员则是和油女志质一起冲了上来,显然要制服夜吹雪和止水。

见对手如此自不量力,夜吹雪轻笑了一下,对止水说道“止水,不要再用万花筒写轮眼了,信里说的东西都忘记了么。还有,老师手痒了,这几个杂碎就交给我,你站在一旁,不要动手,让你出手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的。”

听到自己老师的话,止水点了点头,而夜吹雪则是再次一瞬间消失不见,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油女志质的身旁。油女志质修炼油女一族的秘术,把特殊的虫子植入了体内,并且在自己的体内生长,而和普通油女一族的人不同,他身体内的虫子是一种感染能力极强的虫子,与其说是虫子,倒不如说是病毒更好一些。

无论是人或者动物接触到油女志质的身体,都会被那病毒一瞬间侵入自己的体内,那种微小的病毒极难清除,就算是夜吹雪也不想被对方打中。但是有利则有弊,对方利用病毒在自己的体内生长,利用病毒的威力同时,自己的身体强度也下降了不少,只要不被对方碰到,可以说对人就没有威胁。

此时油女志质果露在外的身体也只有双手罢了,夜吹雪一个瞬身到了对方的身边,油女志质立刻去抓夜吹雪的身体,却被夜吹雪瞬间躲开,那是灵觉的感知能力。瞬间抽出了夜吹雪,做了一个拔刀的手势,下一秒夜吹雪已经来到了油女志质的身后,“刹那芳华!”

再次直立起身体的时候,已经做出了收到的动作,当刀柄和刀鞘发生“呯”的一声的时候,油女志质的胸口已经被豁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两旁的肉没有侧翻出来,而是整齐的被切开,可以看出夜吹雪的神月到底有多么的锋利,就算是在油女志质倒下的时候,也没有流出任何的血迹。

“居然一击就倒下了么!”止水倒吸了一口冷气,看向夜吹雪的眼神更加的崇拜,但是刚才关闭了万花筒写轮眼,三勾玉的写轮眼还在开启,他发现在夜吹雪的左手处,居然有异样的查克拉波动,显然是油女志质身上的查克拉波动。

“牺牲自己也要击伤我么,”夜吹雪淡淡的说道,“但是你错了,你的这种秘术虽然让我很难办,但是我却有很多种方法可以驱除它,比如...”说着,“嘭”的一声,夜吹雪四周的空气因为巨大的挤压之力形成了一股风,吹向了四周。

而此时,夜吹雪的全身上下也已经出现了红色的查克拉,止水当然看的清楚,那是雷属性的查克拉。那红色的雷属性查克拉竖线也仅仅是一瞬间,随后就消失不见,夜吹雪“界王拳”的雷属性查克拉可不仅仅能够防御,也能起到消灭自己周身异物的功效。

能够逼出夜吹雪使用“界王拳”来消灭对方身体上那可以被称作病毒的虫子,其实油女志质已经可以感觉到自豪了。但是他此时的双眼却十分的空洞,因为胸前的伤口实在是太深了,让他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意识,不过还好夜吹雪已经手下留情,没有一刀要了他的性命。

接下来那位不知名的忍者也出现在了夜吹雪的面前,看到自己的同伴居然拼了自己的性命都没有伤到对方,露出了恐惧的神色。但是谁知道,就算是这样,那人也没有移动半步,坚定的站在那里,不移动半分。

“开门开!”那人低吼了一声,随后身上出现了强大的查克拉波动,倒不是对方仅仅使用开门就可以做到如此地步,而是他本身没有太强的查克拉,所以猛然爆发起来才会有这样的效果。做一个比喻就是夜吹雪的战斗力是五百,当自己的战斗力到六百当然都不算爆发,但是突然翻倍到两千就可以说是爆发了。而那个不知名的忍者,战斗力可能只有一,爆发到四就算是爆发了,才会有那种效果。

开门,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已经开了八门遁甲中的六门,但是那人却还在继续,夜吹雪的灵觉已经看到他的身体细胞已经经受不住这种伤害,开始死亡,但是他却义无反顾的继续开着八门遁甲,惊门开了,最后死门也开了,这个时候他看向夜吹雪的目光才没有刚才的恐惧。

而后他开口了,“我知道了,面对你,可能我也和他一样,仅仅是一招而已。但是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再往前一步!如果你真要过去的话,那么就踏过我的尸体吧!”

“啪啪啪!”夜吹雪见到对方有如此器量,为他拍起了手掌,随后淡淡的说道,“本来我可以留你一命,毕竟你也是木叶的忍者。不过看样子,团藏好像对你来说有些特殊,不仅仅是你的上司那么简单。你可知道,你说出了踏过你的尸体才能过去,我是真的不会留手的。”

“那就不要留手吧!”说着,那位不知名的忍者已经开始蓄力,准备绽放自己最强大的攻击,打开八门遁甲之后,一名精英上忍的全力一击,“团藏大人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是不会让你再伤害他的!”

“真是可敬的对手啊,你和那个倒在地上的都是。”夜吹雪淡淡的说道,同时已经抽出了自己的神月,指向了对方,“告诉我!告诉我你的名字!然我记住你!”

“我的名字么?”说着,那人苦笑了一声,随后回忆了许久,才开口说道,“我叫玉春李!”

听到这个名字,夜吹雪楞了一下,随后才感叹道“真是纯爷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