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鼬的来信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千叶越被完全消灭之后,化成了最为纯净的精神力,夜吹雪当然没有浪费这些,直接把它们和原来自己所消灭的影子通灵兽的干部的纯净精神力封印到了一起。那是一股十分强大的能量,此时庞大到一般人不敢想像的精神力就被夜吹雪放入了一个卷轴之中。

只不过可惜,现在纲手和玖辛奈的研究精神力的程度,还不能让夜吹雪把自己所拥有的这些纯净精神力派上用场,也别说用这些纯净精神力来复活水门或者是绳树了。不过夜吹雪相信,总有一天这些精神力会派上大用场的,这一次夜吹雪准备相信自己的直觉。

夜吹雪和日差在这个小岛上虽然没有呆多久,但是却经历了无数的苦战。就算强大如他们也决定在这个小岛上先住上一天,好好感受一下陆地的感觉,第二天的时候再启程回到属于忍者界的大陆上。这一觉,他们睡的十分安稳,当然有在陆地上的因素,也有消灭了敌人的因素。

第二天,夜吹雪和日差回到了自己放结界的位置,发现自己的船和上面的水手都没出任何事,松了一口气。夜吹雪最坏的打算就是千叶越在来的时候,把自己的水手全部杀光,船只也破坏掉了。不过还好,这种杯具并没有发生,船还完整,而上面的水手也很听夜吹雪的话,没有出门半步。

其实在夜吹雪和日差离开的时候,有几个水手不听两人的话,嬉笑着要离开船只。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条巨大无比的蛇型巨型经过了夜吹雪的船边,那几个出来的水手都吓坏了,甚至有一个还当场尿了裤子。蛇型通灵兽不断的观察四周的情况,感受空气中的味道,还好有夜吹雪设下的结界在,要不然估计这蛇型通灵兽就要把这群水手杀掉,船只毁灭掉。

不过还好,夜吹雪的结界还算管用,那蛇型通灵兽在这里呆了许久,野兽的本能让它感觉到这里有食物,但是却奇怪的什么都发现不了,徘徊了许久之后也就离开了,倒是让那群水手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自那之后,再有水手想要到陆地上看一看,都要想一下那蛇型巨兽的冷冽瞳孔,再也没有一个水手敢离开船只。也还好是这样,他们并没有让岛上的巨兽,或者是千叶越发现。

离开了战斗过的孤岛,这里可能永远都不能被忍者界的人发现,也或者会被漂泊到孤岛上的人类所统治,但是此时和夜吹雪已经没有半分关系了。现在的他和日差归心似箭,离开了已经太久了,他们真肯不得用时空忍术直接回到田之国中,那里才是真正生活的地方。

回归的路程要比来的时候短上许多,毕竟他们不需要再寻找什么孤岛,而是一味的直行就可以了。海上的旅程还是那么的艰难,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也就只有这些经验丰富的水手们能够感受空气中的水份变化,来提前预知是否会有暴风,是否会有暴雨罢了。

本来回去的一路上也算是无事,在出海的时候夜吹雪一直也在用特殊的联系手法和大蛇丸,蝎,纲手还有玖辛奈联系,也一直在关注着忍者界的事情。在启程回归第二天的时候,夜吹雪收到了一封信件,显得有些惊愕,因为这封信件不是别人写的,恰好是鼬写的。

想起自己的徒弟,夜吹雪的脸上也不免有些自豪,鼬和止水此时在木叶已经不是默默无闻之辈,而是大家都知道的宇智波一族天才。时隔多年,宇智波一族终于出了两位天才,甚至有宇智波一族的前辈暗示过,两人很有可能打开那传说中的万花筒写轮眼。

就算是身为暗部的鼬和止水,也遮挡不住他们的光芒,在暗部中有些名声不说,甚至因为宇智波一族的力量传到了木叶村中。这当然让木叶的高层有些愤怒,也不外乎就是团藏一系的长老团愤怒,而三代则是对于这件事一言不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一般的时候,自己的徒弟来信都是止水写来的,顺便把鼬想要表达的东西写在其中,因为鼬是一个不怎么善于交流的孩子,和他小的时候在家里的关系也有关。他的父亲是宇智波一族的族长,从鼬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训练鼬,弄的鼬十分的成熟的同时也对人有一种陌生感,让他不想和任何人接触。

而夜吹雪身为鼬的老师,虽然慢慢改变了鼬,但是这种习惯却没有改变多少,所以看到这次鼬给自己来信,却感到微微的惊愕。打开了信件,鼬和止水一样,都是很尊敬自己老师的学生,所以第一句话写出的就是,“敬爱的吹雪老师”。

接着往下看下去,鼬很习惯性的写出了自己和止水在木叶的这些日子。夜吹雪这个时候想到自己大概两年前的时候曾经回到木叶,与两人“交流”了一个晚上,不免嘴角出现了许些笑意。但是很快,这笑意也已经保持不住了,因为鼬说了一件让夜吹雪很惊讶,但是却早据已经知道的事,那就是面具男,也就是号称宇智波斑的家伙,接触到了鼬。

夜吹雪本来还很奇怪,为什么鼬会给自己来信,而且看信件中,根本就是鼬一个人的笔迹,没有止水的笔迹,一般两人都是一起写信的,独自一个人,特别是鼬独自一人写信就让夜吹雪感觉惊讶。此时的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是这样了,就因为一个强大的人,那人十分的神秘,自称宇智波斑。

在信中,鼬说,那个自称为宇智波斑的家伙接触到了自己,并且开始传授自己写轮眼的用法,甚至是教导自己的修炼。不过在修炼的时候,那人也发现鼬的修炼方法很有体系,自己指导的时候也指导不上,所以更多的时候是教导自己写轮眼的用法,甚至告诉了自己一个秘密,那就是写轮眼的真正发现趋势。

“老师,我很疑惑。难道为了力量真的可以杀掉自己的至亲么?难道为了力量真的就是就可以杀死自己的弟弟么?老师,佐助是我最亲密的弟弟,难道我以后也要对他下手么?”

“宇智波一族内部出了些问题,想要和木叶好好的一较高下。那些人已经忘记了和平其实没有保持多久,难道就要再次爆发战争么。木叶也知道这个消息,在暗部中的我和止水本来就很难,但是这个时候却让我得知了宇智波一族的肮脏一面,这为了力量杀死亲人的一族...我不知道....”

鼬的言语十分的纠结,不过深知鼬性格还有看过上一世火影的夜吹雪很能体会鼬的这种心理。鼬是一个十分善良,渴望和平,并且对家人十分呵护的一个人。不论是那严厉的父亲,还是疼爱自己的母亲,又或者是鼬的弟弟佐助,都是自己至亲的人。

当得知了宇智波一族肮脏的获取力量的手段,当得知了宇智波一族要在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和平时期发动政变,此时的他可以说是矛盾,并且不知道自己的路到底在何方。所以这个时候,鼬给夜吹雪来信,希望自己全能的老师能够帮助自己。

看完了鼬的信,夜吹雪也拿出了一个卷轴,但是却迟迟没有下笔,到最后,才严谨的在卷轴上写上几句话,随后用隐秘的联系手法送到了鼬的手中。当给夜吹雪写完信件之后,鼬其实一直都没有休息,而是一直等待着夜吹雪的回信。

当鼬感觉到自己的忍具包中有异动之后,马上不顾一切的拿出了夜吹雪传送而来的卷轴,随后马上打开,看到了里面为数不多的几个字。而当看到夜吹雪给自己的回信的内容之后,鼬好像一瞬间感觉到了解脱一样,轻声说了句,“谢谢你,吹雪老师。”

随后鼬把那卷轴完全销毁掉,好像从来世界上就没有这卷轴一样。然后鼬站了起来,双眼露出的目光是那么的坚定,“既然如此,那么就用我能做到的来维持和平,用我能做到的来保护我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