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尴尬的日差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就在四代雷影把自己关闭在一个房间中发泄自己心中郁闷的同时,夜吹雪与蝎还有日差刚刚踏入田之国的音忍村基地中。蝎无疑的在第一时间得到了云忍发布出的情报,暗自偷笑的同时把情报也告诉给了夜吹雪和日差两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看来云忍村也不是铁板一块啊,”经历了这么多的大风大浪,夜吹雪也不再是对于政治毫不敏感的少年,但是嗅出了其中隐约有点不和谐的味道在其中。

“嗯,说的是。”日差紧接着说道,“三代雷影一直都以强势的姿态压迫着云忍村的高层,而当四代雷影继位的时候,也继承了三代雷影的衣钵继续对云忍长老团等高层打压,甚至不把任何权利交给长老团手中。云忍在商议大事的时候,往往是雷影一个人敲板定案,而这次的事情绝对不像四代雷影的手笔,倒像是出自云忍村长老团的手笔。”

“也就是说....云忍的长老团趁此机会抓住了四代雷影的把柄,借助雷之国的力量终于赢了一次四代雷影么。”蝎也在这个时候开口分析道,同时绯流虎的眼光闪过了一丝寒芒,“人就是这样,长时间的被压倒,往往一次胜利就可以让士气有所回转,看来四代雷影这段时间也有的忙了。”

“好了,先不要多说了。”这个时候,夜吹雪突然笑道,“蝎这些事等到回去了再和大家说吧,日差还是第一次来到我们田之国的基地中,要尽一下地主之谊,好好的招待一下日差,毕竟日差也是我们的一份子了。”

“不用那么客气的。”日差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都这么熟悉了,而且也没什么外人,大部分都在木叶的时候见过,就不用那么麻烦了。还是好好的熟悉一下基地就可以了,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在这田之国的基地中度过了。”

夜吹雪点了点头,紧接着和蝎还有日差一起进入了田之国的结界中。和当初的照美冥还有青等人一样,刚一进入音忍村的结界,日差明显十分的惊讶,当得知了音忍村出自四位影级强者的手笔之后,日差才感觉自己心里好受一些,影级强者能做出什么事来都不用大惊小怪的,显然日差明白这一点。

音忍村的气氛要比当初照美冥他们来的时候好许多,不过还是可以随处都可以看到忍者在争斗的景象。他们为的当然不是杀戮自己的同伴,而是每一分每一秒都要提高自己的实力,受伤大蛇丸大人的赏识,成为君麻吕或者音忍四人众那样被重用的忍者。

大部分的音忍村忍者是当初大蛇丸从各个地方召回的旧部,这就不得不说大蛇丸的魅力所在了,那邪异的气质往往让人真心的臣服,就算大蛇丸叛离了木叶照样有一大票人跟着大蛇丸一起玩命,这就是所谓的魅力所在。

而剩下小部分比较年轻的忍者,都是大蛇丸在战乱时期收养的一些孤儿。大蛇丸外冷内热,对于熟悉的人或者是自己看重的人,往往都会偶尔展示出自己热的一面。那些孤儿都在战乱中失去了父母,靠着与野狗争抢食物才能生活,而大蛇丸给了他们新的生命,甚至让他们成为忍者,无疑的让他们当成了再生父母,对大蛇丸的崇拜和尊敬,好像教徒信封自己心中的神一样。

带着日差参观了一下音忍村的大概,这时在夜吹雪等人刚一进入音忍村结界时就跟在后面的君麻吕终于来到了夜吹雪的面前。看着乖巧又英俊的小小少年,夜吹雪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微笑,“君麻吕,怎么了,是不是大蛇丸又有什么事找我?”

“不是的,”很难得的稍微有些脸红,终于缓缓的开口说道“不是大蛇丸大人,而是玖辛奈姐姐说好久没见到你了,让你回来的时候就通知你去她那里一趟。”

“玖辛奈姐姐?”很奇怪为什么君麻吕会叫玖辛奈为姐姐,不过想来也是迫于玖辛奈的淫威之下,夜吹雪接着淡淡的一笑,说了句知道了,然后君麻吕就几个闪身不见了,想来应该是继续修炼去了。

拥有辉夜一族的强大血继限界尸骨脉,加上夜吹雪根据辉夜战技改编的“夜战技”,还有特殊的雷遁激活法和八门遁甲之术,最后加上君麻吕的努力,无疑的君麻吕会成为忍者界的新星,以后的一方强者。夜吹雪很看好这个少年,不仅仅是因为原著,所以对待他的时候和其他的音忍都不同。

“玖辛奈大姐既然找咱们,咱们还是赶快过去吧。”蝎好像无视了君麻吕说玖辛奈要找的是夜吹雪一个人,而是直接说了声,就硬拉着夜吹雪和日差往玖辛奈所住的地方赶去。

天知道夜吹雪和日差其实也不想被蝎那么拽着,但是蝎拽着两人的可是用绯流虎的尾巴,一不小心就碰到了上面沾有的毒,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强如夜吹雪都不想受那份痛苦,蝎的毒简直是太厉害了。曾经有一位音忍就是误碰了蝎绯流虎的衣角一下,就中了蝎的毒,解毒之后都疼了三天三夜,也让整个音忍村都知道了有一位不能碰到的可怕人物,赤砂之蝎。

几人很快来到了玖辛奈所住的地方,进去一看发现里面还真是热闹。不仅仅纲手在玖辛奈这里,就连大蛇丸也在玖辛奈房间中的一个角落中呆着,好像在想着什么禁术一样,看着天花板。见到日差来了,玖辛奈热情的招呼日差坐下,还是很好客的。

日差尴尬的看了看屋子里的众人,蝎已经从绯流虎中出来找了个座位就坐了下去,而大蛇丸紧跟着坐在了他对旁边,两人刚一坐下就滔滔不绝的聊起了天,聊出热情来了手舞足蹈的,差点就把实验室搬到这里一起做个实验,再增进一下感情什么的了。

纲手坐在玖辛奈的一旁,女人在一起永远都有聊不完的话题,从食物聊到衣服,从衣物聊到忍术,从忍术又聊到保养皮肤,简直就是天南地北大杂烩,无所不聊,唧唧喳喳的说个没完没了。夜吹雪则是找了一个地方直接坐下擦拭起了自己的神月,每一寸刀身都仔细的用手帕擦完,好像在抚摸自己爱人的身体一样,眼睛紧盯着并且轻轻的用手帕擦过。

不一会还是夜吹雪先擦拭完了神月,看到日差站在那里愣愣的不动,也不说话也不干嘛的,马上对着日差摆了摆手,叫到了自己的身边。日差到了夜吹雪的身边,还是站在夜吹雪的一旁,就像个跟班一样,夜吹雪无奈的一笑,最后还是开口道“你倒是坐啊!”

日差终于屁股落在了椅子上,但是坐的姿势那叫一个标准,刚上小学一年级第一节课的时候大概就是这个坐姿了。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腰板挺的直直的,双眼目视前方,那里有班主任正在给他讲解着黑面上的“一”其实是个横。

“喂,日差你到底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不舒服么?”夜吹雪看着奇怪的日差,不禁问道。

终于,日差的脸上泛起了苦笑,那笑容真是比哭好难看呢,“吹雪,你说让我怎么弄啊。纲手大人,大蛇丸大人都在这里,玖辛奈大姐头也在,你就这么让我坐下,我哪坐的下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