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工具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人本来即是普通又是容易满足的生物,但是当人和人在一起逐渐变成了人们之后,他们渴望变得不普通,变得强大变得受人敬仰,满满的产生了一种叫住**的东西之后,他们的生活不再普通,他们的**不能让他们满足。

听到日差对自己说的话,夜吹雪对着日差微微一笑,“自由是所有人的渴望,也是我的渴望之一。我多么希望能够自由自在的周游忍者界,找寻强大的对手来挑战自己的极限。但是诸多事情压在了身上之后,就变得压力好似有个牢笼束缚我一般。每一个忍者都是笼中的鸟儿,看谁能够首先破出牢笼罢了。”

“说的有道理!”说着,日差又是一击“八卦空掌”打向了另一面忍者。夜吹雪见状也不再有交谈的心思,只是继续微笑了继续说道“日差,现在还是把周围的这些丧家之犬全部杀掉好了,等到了我们的基地之后再继续详谈!”

说着夜吹雪已经一个闪身消失不见,继而来到了吉田小次郎身边大概二十米的距离。吉田小次郎此时怒红着双眼,小泽刚木本是他的同门师兄弟,却被夜吹雪一个雷切了解了,他怎能就此甘心。人与人之间的羁绊是最深的感情,此时的吉田小次郎恨不得生啖夜吹雪肉来以解心头之恨。

“混蛋,我才不管你到底是谁!既然你杀了我师弟,那我就要为他报仇!”说着吉田小次郎的身上出现了耀眼的雷光,那雷光以一种强大的姿态出现在了吉田小次郎的身边,并且在一瞬间形成了一道类似与铠甲的防卫,不正是云忍的秘术活性细胞中的“雷神铠甲”。

要说云忍的秘术本来夜吹雪还十分的垂涎,但是自从雷遁激活法大成伴随着八门遁甲全开之后,夜吹雪的心思也就淡了许多。他相信自己的雷遁激活法要比云忍秘术要强大的多,更何况还拥有“界王拳”那种超级秘术,类似于禁术的存在。

“这世界上想要取我首级的人太多太多了,”夜吹雪缓缓的抽出了神月摇头说道,那神月的刀光闪在了吉田小次郎的眼眶周围,不禁让吉田小次郎眯上了眼睛,“但是能击杀我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因为我是真正站在忍者巅峰的人!”

话音刚落,只见夜吹雪一个“剃”已经消失不见,而吉田小次郎显然没有四代雷影的特殊感知能力或者水门的超强反映神经,怎么可能发现的了夜吹雪的身影。说时迟那时快,瞬间夜吹雪已经来到了吉田小次郎的身边,神月光芒一现,“断水流·抽刀!”

神月的刀芒向着吉田小次郎的胸前闪去,那种让汗毛都微微竖起的危险感知一下出现在了吉田小次郎的脑海之中,凭借着丰富的对战经验,在那一刻吉田小次郎做出了一个自己感觉十分完美的闪避,他倒弯了自己的腰部,双手支持在地面上,做出了一个类似于拱桥的形状,瞬间躲开了夜吹雪斩来的那一道寒光的同时,右脚向上踢去,正是要踢在夜吹雪男人的要害位置。

夜吹雪的灵觉早以探测到对方的意图,眼中不禁出现了一丝寒芒。男人的要害可是命根子一样的存在,就算是类似于“你的只有两厘米”这样亵渎的话都会让一个男人怒不可言,更何况是对方的攻击直接攻上来,可能导致自己的下半身的性福全部没有。

微微侧过自己的身子,躲开了对方的攻击,本来神月是平砍过去,这时夜吹雪马上竖起神月,用自己握着刀柄的手瞬间下落,那强大的查克拉凝聚在夜吹雪的拳头上,一下打向了吉田小次郎的小腹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要攻击我的要害,那我同样攻击你的要害。

本来成拱桥形状的吉田小次郎受到这样的攻击,立即感觉有一种生不如死的痛苦,那个位置就算是稍微用力都会感觉到疼痛,更何况是夜吹雪的巨力来袭。一下攻击就把吉田小次郎打趴在了地上,可以看到那尘土飞扬的情景就能预知夜吹雪的这一下攻击到底是多么的重。

双手根本就不知道该放在那里,那种疼痛让吉田小次郎只感觉自己的头部强烈的眩晕,天旋地转就连视觉都有些模糊,马上捂住了自己的要害之处,可能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的疼痛感消失一些。就在这时,夜吹雪的另一次攻击已经来到,那是神月的寒光,直刺对方的胸口。

痛苦和死亡激发了吉田小次郎最后的斗志,马上暴起了自己身上所有的查克拉,全部放在了防御之上,雷神铠甲已经出现了实质的棱角,全面防御向了夜吹雪刺来的那一刀上。夜吹雪的目光也变得凝重了许多,显然对方的防御很是可观,但是没有任何犹豫还是一刀刺下,夜吹雪确定自己能够击破对方的防御。

神月的刀芒已经碰撞到了对方的雷神铠甲之上,夜吹雪感觉自己的刀好似遇到了什么阻碍一样,不能让它继续前进。马上运气风属性的查克拉让神月变得更加锋利,“断水流·天击”,没有任何的花哨只是一个普通的直刺,但是风属性的查克拉全面包围让神月变成了一把无坚不破的利矛。

这一刻,对方的雷神铠甲好似纸糊的一样,瞬间破裂,而神月也完美的插在了对方的心脏位置。心脏被击破,完全的丧失了生的希望,吉田小次郎一口鲜血从口中吐出,直愣愣的看着夜吹雪,“为什么,为什么你的刀能够破开我最强的防御?”

面对对方临死前的最后疑问,夜吹雪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头,看向了天空中已经快要落下的夕阳,“无论是忍术也好,血继限界也罢,都仅仅是忍者的武器罢了。武器是根据任用中的强弱来定义的,而不是武器本身的强大。”

“就好比你师弟的地狱突击,要是换做三代雷影来使用的话,我可能不会和他硬碰硬。因为三代雷影比他强的多,能让我产生一丝顾忌,但是你师弟就不同了,他太弱了,你也是一样。”

“拿着再锋利武器的孩童也敌不过使用石子的强者,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更何况那位强者就算是对付孩童,也用了百分之百的实力,所以你死的不冤枉。”

随着夜吹雪的话音落下,吉田小次郎的双眼也闭上了,他临死前知道自己死在了强者的手里已经能够让他感觉到荣幸,能够让他安然的死去了。就在吉田小次郎死的那一刻,蝎和日差都解决了自己手中的战斗,一场大战终于落下的序幕。

其中赤砂之蝎表现了自己的群攻能力,以一人之力对抗大部分的云忍,也仅仅是损失了几个傀儡罢了。夜吹雪用自己强硬的姿态告诉云忍们,自己的好友不是区区一个云忍村所能亵渎的。而日差则在战斗中体会了,什么是自由,自己所希望的自由。

这一战,打的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