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教导弟子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日差和宁次的事情已经告了一段路,但是在离开了日差府邸,日足也回到了自己府邸继续装作没有任何事发生的时候,夜吹雪总是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一样。随后夜吹雪也就不再想那么多,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府邸,那是当初水门,玖辛奈,自来也还有夜吹雪一起居住的地方。

虽然离开了木叶大概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但是这里还是经常有人来打扫,干净的就和夜吹雪当初在的时候一样,就连地上的杂草都没有多少。鼬和止水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家中,而是在夜吹雪的府邸一直等待着夜吹雪归来。帮助日差和宁次解决了笼中鸟的咒印,此时的时间大概已经是午夜十二点的时间了,但是鼬和止水还是在夜吹雪的府邸里修炼着。

夜吹雪刚一回来,恰好见到了两人正在切磋。只见鼬的双手中夹着六支苦无,立刻扔出飞向了止水,而那六个苦无轻易的就被止水的一个瞬身术躲开了,谁知道那六支正在飞行的苦无居然在空中再次碰撞,改变了方向,再次飞向了止水现在所在的位置。

见到鼬和神乎其技的苦无投掷方法,就连夜吹雪都不禁暗道了一声“好”。早在鼬要投掷苦无的时候,写轮眼配上夜吹雪传授的特殊感知手法就已经猜到了止水的下一步动作,利用苦无的碰撞改变方向来再次限制住对手,让对手在刚刚交手的时候就落入下风。

止水见苦无再次袭来,同时都是自己的四面死角,刚想要再次躲避,谁知道那苦无居然有两次碰撞的趋势。止水知道如果自己再次躲开也是无效,因为鼬显然是学会了二次苦无碰撞的方法,这种投掷技巧可以说是鼬此时的极限了,居然用来对付止水。

随后止水扔出了六把手里剑,一下止住了对方的攻击,而就在这个时候夜吹雪的身影也出现了鼬和止水的面前。两人见夜吹雪回来了,马上乖乖的叫了声“老师”,随后收起了地面上插着的苦无和手里剑,看向了夜吹雪。

“这么晚了,还在等我么。”夜吹雪笑着对两人说道,“三年不见了,也不知道你们到底成长到什么程度了。来吧,你们两个同时攻上来,看看到底这几年有没有什么进步。记住点到为止,要不然我怕会伤到你们。”

两人重重的点了点头,脸上都露出了欣喜的意思。等待夜吹雪这么久首先是因为夜吹雪是他们的老师,许久没见有什么事还有很多修炼上的问题想请教夜吹雪,然后就是因为想和夜吹雪切磋一下,看看到底两人到了什么程度。

不过夜吹雪既然叫他们两个一起上,显然是实力还没增长到请教只能一个个来的程度,那时估计他们应该是精英上忍的程度,才会逐个切磋。两人也知趣,知道开启写轮眼两人不过才是上忍的程度,都提前开启了写轮眼。

十一岁的鼬和止水同时拥有三勾玉的写轮眼,让夜吹雪都感觉自己培养两人果然不错。两人在信中也说过这个问题,都说是夜吹雪所说的精神力的缘故。他们发现就算同样是三勾玉的写轮眼,就比宇智波一族那些使用三勾玉写轮眼有一段时间的忍者要强的多,甚至可以堪比那些拥有三勾玉写轮眼很多年的宇智波一族强者有一拼。

夜吹雪当年也感觉写轮眼肯定是和精神力有关的,甚至万花筒写轮眼的缺陷也一定和精神力有一定的关联,所以才会让两人努力的修炼精神力,还有尽量少的使用写轮眼。当然了,尽量少的使用写轮眼也是为了两人不要太过依赖写轮眼,虽说是血继限界,但是血继限界也只是一种工具罢了,这点要认识清楚。

鼬和止水站在夜吹雪的面前,随时准备攻击,而夜吹雪则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当夜吹雪把神月连带这刀鞘一起扔向了一边,插在了地面上的时候,也宣布着战斗开始。首先攻击的是鼬,那六把苦无好似随意的投掷而出,那六把苦无带着劲风袭来,同时有一种可以划破空气的声响。

夜吹雪看到对方的苦无袭来,动也没动,“风遁·纸筒”,瞬间指向了鼬那扔出可能还会一次碰撞改变方向或者二次碰撞改变方向的苦无,为了省下以后的麻烦,直接打落了才是好的。纸筒的风弹一下击中了一把苦无,随后那把苦无改变了方向打中了另一把苦无,那把苦无再次改变方向又击中了另一把苦无。夜吹雪居然一个纸筒击中一支苦无之后,随后把剩下的五把苦无全部击落,可见夜吹雪在暗器上的使用手法也不一般。

说来也是搞笑,夜吹雪的师傅自来也最不擅长的就是幻术和暗器,谁知道教出来的两个弟子一个对暗器有天赋,一个对幻术有天赋。随后夜吹雪更是发展全面,又教出了两个全才来,这可能是谁都没想到的吧。

在击落苦无的那一刻,止水已经到了夜吹雪的身后,抽出了自己身后的太刀。当夜吹雪离开后,两人也根据自己展开了不同的发展路线。虽然两人都比较全面的忍者,但是相比较起来止水最强的就是幻术和刀术,鼬最强的则是忍术还有暗器。毕竟两人才十一岁,还没有发展到以后那么可怕,随意也有着比较吐出的一点。

止水的刀光一现,夜吹雪的身影也随之消失,因为止水使用的刀术正是“断水流·抽刀”,而夜吹雪也在那一刻使用“剃”来到了止水的身后。随后两人就是精神力上的碰撞,止水在不知不觉间用自己的幻术来迷惑夜吹雪,而夜吹雪也一样对止水的幻术加以反弹,甚至让对方感觉自己已经中了幻术。

鼬的忍术也已经来到,不得不说鼬的结印天赋从小就被夜吹雪挖掘出来了,“火遁·豪火球之术!”。瞬间使用火遁攻向了夜吹雪,那火属性的性质变化十分之强,火焰的颜色甚至都变成了深红色,夜吹雪马上再次使用“剃”闪躲开了鼬的攻击,而此时止水居然一刀斩向了鼬,“断水流·斩”,显然是被夜吹雪的幻术所迷惑,以为鼬就是止水。

止水随后几秒钟恢复了神智之后,和鼬又使用出了一个小战术,让夜吹雪以为自己被控制,然后和鼬又来了一次配合。无论是止水的刀术还是幻术,还有鼬的忍术或者暗器,都渐渐的被夜吹雪所克制。大概战斗了四个小时左右,天都已经微微亮了,止水和鼬还是有些意犹未尽,总是感觉在不断的战斗中自己也在不断的成长。

其实也是夜吹雪一直在为他们喂招,同样的一次攻击夜吹雪可以有几种不同的闪躲,都让鼬和止水感觉耳目一新,又有了新的想法。战到第五个小时的时候,甚至两人都用写轮眼拷贝着夜吹雪是如此闪躲的,可见两人真的要榨干夜吹雪在木叶呆着的每一分每一秒啊。

随后两人的查克拉全部耗光,体力也在高负荷的战斗中仅剩一丝,而夜吹雪的头上都出了一大片汗,教导人也不是那么好弄的,特别是几个人整整战斗了八个小时。不过还好,夜吹雪倒是没什么,估计鼬和止水今天要休息一天了。两人干脆直接在夜吹雪的府邸找个地方就睡了,而夜吹雪则是准备着今天去忍者忍着启蒙园去送鸣人,所以准备了点早餐和中午的便当就往鸣人所住的地方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