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解除笼中鸟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离开了火影办公室之后,夜吹雪准备前往日向家见见日足。毕竟这次来就是为了要见日足而来的,为的当然就是解除日差和宁次头上的笼中鸟禁制。因为日足当初极力的反抗日差成为笼中鸟牺牲品的关系,所以年仅四岁的宁次此时头上也拥有了笼中鸟的禁制,可能是日向家长老故意而为之的。

日足对于这件事当然也十分的气愤,要不然怎么可能摆脱夜吹雪来解除笼中鸟,甚至把笼中鸟的施展方法都告诉了夜吹雪这个日向家的外人。要知道当夜吹雪破解了笼中鸟,很有可能日向家会因此而没落。日向的宗家和分家的关系本来就紧迫到了极点,当分家得知有解除笼中鸟的办法不造反才怪呢。

但是为了日差和日差的儿子,日足不惜冒着这样的风险交给了夜吹雪笼中鸟的使用方法,并且摆脱夜吹雪破解这笼中鸟的秘术。日足是一个好哥哥,是一个极为疼爱自己弟弟的哥哥。原著中夜吹雪见识了宇智波鼬对于宇智波佐助的感情,而在真实的世界里,夜吹雪见到了日足和日差的手足之情。

一个甘愿为了自己的哥哥顶上笼中鸟这个可以随便遥控自己的禁制,而另一个则是为了自己的弟弟不惜把自己家族的秘术交给外人来研究。两人的感情真的已经到了一种无法想象的程度,夜吹雪心里暗道,可能这就是自己还有水门的感情是一样的吧。

来到了日向家,夜吹雪按照日**给自己的方法潜入了进去,随后在日足的门外极有节奏的敲击了几下。可以听到里面日足的响动,那是穿衣服的动作,想来家教极严的日向家这个时候应该是睡觉的时候。夜吹雪还听到了日足妻子醒来的声音,不过被日足几句话打发之后,夜吹雪就看到了日足那匆忙出来的身影。

“吹雪!果然是你!”日足低声惊讶道,“你知道不,自从你来信说最近要回来帮助日差和宁次接触笼中鸟之后,我这几天都没有睡着过,等的就是你敲门的声音!现在你终于来了,赶快,我带你去日差家,帮助两人解除禁制。”

“看你着急的样子!”夜吹雪笑着打趣道。随后两人没有忘记正事,在夜吹雪精神力的覆盖下马上走出了日足的府邸。在受到夜吹雪精神力包裹的时候,日足甚至发现自己的白眼探测外面的时候都有些朦胧的感觉,对于夜吹雪的感知手段也竖起了大拇指,那意思是真绝了!

那可是日足的府邸,里面的日向家上忍不计其数的保护着。但是在日足这个奸细的带领下,十分轻松的就走出了日足府邸,来到了日差家的门外。还是极有节奏的敲击了几下大门,日差家可没有那么森严的保护,毕竟日差只是分家的子弟,也不像日足一样是日向家的家主,怎么肯能有森严的防卫。

来开门的应该是日差,夜吹雪的灵觉一下就感觉到了,同时还感觉到了正在熟睡的日向宁次。小时候的日向宁次喜欢穿着黑色的训练服,此时他的头上绷着黑色的绷带,应该是为了隐藏那额头下丑陋的笼中鸟印记。

日差刚一开心,见到夜吹雪和日足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就是惊喜。说日差不想解开笼中鸟那是假的,就算为了哥哥自己不解开笼中鸟也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解开笼中鸟的印记。当看到日差的时候,夜吹雪也很惊讶,因为日差的气息极强,显然是踏入了影级的层次。

“真没想到,日差你的实力居然进步的如此之快。”夜吹雪摇着头,笑着对日差说道,“这才三年不见,已经踏入了那神秘的影级层次么。日足,你这个当哥哥的,要比弟弟落后了许多啊!”

“唉,”日足叹了口气,略显无奈的说道,“日差可以一天天的修炼,但是成为了日向家的族长之后,哪有那么多时间来修炼。能保持自己的实力不倒退就不错了,再有进步已经是我不想的事了。倒是日差,他从小就极有天份,拥有如此实力我也不惊讶。而且,宁次也是个好苗子啊!”

“大哥,吹雪,别在门外说了,赶快进来吧!”日差着急的把两人带进了自己的府邸,虽然日差的妻子在生下宁次之后就辞世,但是日差的家里还是一样的干净整洁。大厅中放有日差妻子的灵位,为的就是能够永远和自己的妻子在一起,哪怕是在和宁次吃饭的时候能够看看自己妻子的灵位也是感觉是一家三口在吃饭一样。

“吹雪,你这次来是为了帮助宁次解除笼中鸟的封印吧!”日差在夜吹雪和日足坐下之后,马上行了个跪拜礼,然后才继续说道,“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们,大哥,吹雪。我有笼中鸟的印记真的不算什么,但是宁次还那么小...”说着,那坚强的男人日差差点落泪,日足看的也心酸不已。

赶快扶起了日差,夜吹雪无奈一笑,“日差,咱们两个的关系还用说这些么。不仅仅是宁次,就连你头上的笼中鸟我也要去掉。当然了,这些年我还研究了一个类似于笼中鸟印记的封印术式,但是封印的只是类似于一个替身术的查克拉罢了。”

“毕竟日足是日向家的家主,笼中鸟的封印被破解,对他来说可能是不小的麻烦。以后你和宁次还是要顶着丑陋的封印活下去,这点我很抱歉。”

“没什么的!”日差马上回话道,“能够解除封印,对于我们两父子来说已经是天大的荣幸。大哥在日向家毕竟贵为家主,还是不要给大哥多制造些麻烦的好。”

又继续聊了会天,夜吹雪马上给日差开始解除笼中鸟的封印。当夜吹雪的精神力进入到日差的脑海内之后,可以看到那丑陋的锁在日差大脑和白眼上的锁链,那就是所谓的笼中鸟。不得不说日向家的先祖真是心狠手辣之辈,就算对于自己的族人也可以研究出如此残酷的禁制。虽然刚开始只是对待日向家的罪人,但是后来却成为了长老们限制分家的手段,真是恶心又丑陋的家族政治。

可以看到夜吹雪的头上已经冒出了微微的汗渍,那是精神力使用过度的象征。终于随着“嗞啦”一声,那日差头上的咒印马上灰飞烟灭,而日差头上那丑陋的印记也随之消失。解除了日差的笼中鸟封印之后,日差和日足的眼角都不免出现了泪痕,等待这一天已经许久。许久的愿望终于实现,兄弟两个不禁相抱在了一起,喜极而涕。

随后,两人都擦拭了下自己眼角的泪痕,而夜吹雪则是在日差的带领下来到了宁次的房间帮助宁次解除笼中鸟咒印。当夜吹雪看到宁次那熟睡的面孔时,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恢复了下自己的精神力。宁次毕竟是孩子,精神力远没有日差强大,要是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让宁次失去性命。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夜吹雪擦拭了下自己额头的汗水,对着日差说了声“好了!”,果然,那宁次头上的笼中鸟印记也已经消失不见。而随后夜吹雪又给日差和宁次放上了自己伪造的笼中鸟印记,就连日足都暗暗吃惊,夜吹雪居然仿造的如此之像,连日足都没有看出任何的破绽。

“吹雪,别的就不多说了。有用的上我日足的地方,尽管开口!”日足见自己弟弟和自己侄儿的笼中鸟封印解除,马上跪拜在了夜吹雪的面前。而随后,日差也是再次跪拜,“吹雪,日差和宁次的第二条生命都是你给的,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

“你们两个...真是....”面对这样的场景,就连夜吹雪都感觉有些手足无措,也不知道该如何来劝两人。不过两人说的没错,日向家以后都会是夜吹雪的助力,因为日向家的家主还有日向家的第一高手,都受到夜吹雪太多的恩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