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那一抹寒光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雾忍暗部的小队大概有八人左右,虽然人数不多,但都是上忍的等级。就算夜吹雪要解决都需要花费一番功夫,可见雾忍对于土之国雾峰一族钢遁的看重性。雾峰良于还在往小镇附近的一座山赶去,只见其中有一名暗部的身上突然出现了奇怪的查克拉波动,夜吹雪知道那是白眼的波动。

白眼是很好的感知型血继限界,更是可以看透人身体内的经脉,日向家的先祖还创造出了一族特殊点穴的手法加以配合,更是如虎添翼。被点穴之后,除非用特殊的手法冲开穴道,比如人柱力的尾兽查克拉,要不然被封住穴道无法使用一点查克拉。

青显然不会日向家的独门点穴手法,只是运用日向家的白眼来感知罢了。夜吹雪早已用精神力把自己的全身覆盖,就算日足或者日差运用白眼到极致的人可能会发现夜吹雪的踪迹之外,青的白眼使用能力还真不够看。

白眼也是有盲角的,日向家的人修炼白眼首先就是把盲角磨没,然后才会加深感知。而且白眼最大的破绽并不是白眼本身,而是使用白眼的人。比如说,日向一族的人依靠白眼的能力能够全方位感知,往往就会忽略自己的脚底。真正白眼使用的强者无论对方从什么地方攻击就可以准确的看清加以判断,在最好的时机封住对方的穴道,然后就是日向家一套的八卦掌,对方不死也得脱层皮。

青用白眼探测了下周围的情况,自从有了白眼之后,青就作为暗部中主要的感知型忍者存在。本来么,青的天赋不是特别好,比卡卡西可要次多了。人家卡卡西从小有白牙打基础,长大有夜吹雪帮助修炼,而且十分努力,加上天赋好这个年纪已经是实打实的上忍。

而青虽然比卡卡西大几岁,无论是教育,努力还是天份上都比卡卡西差许多。估计要不是与日向家白眼的契合度高,被雾忍村装上白眼并且大力培养,现在也只不过是个中忍罢了,怎么可能进入上忍的层次。对于白眼,青显然很有自信,夜吹雪仅仅感觉到一阵查克拉波动扫过自己周围之后,青就已经点头确定了没有情况。

“哼,依靠日向家的血继就如此自信,果然只是个毛头小子罢了。”夜吹雪心里暗道,对于青这个人更加不看好了。就算是夜吹雪,要做什么事情前都要用灵觉仔细检查很多次才会下手,而对方显然没有夜吹雪的实力,才探测一次,不知道是太相信白眼了,还是太相信自己了。

在青确定了没有问题之后,那群雾忍的暗部也开始行动了。八个人中有一名女性,除了青之外,就那名女性的查克拉让夜吹雪有些看不透。那是一种十分奇怪的波动,是一种夜吹雪从来没有见过的波动,估计也是血继限界的拥有者。

雾忍的八人先是全部散开,在各个地点包围了雾峰良于,而雾峰良于的感知手法显然要差很多,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异动,只以为自己的主人给自己交待的任务十分简单,便变得轻松起来。谁知道就在雾峰良于松解的那一瞬间,雾忍暗部行动了。

瞬间出动三名雾忍暗部,分别用三种不同的忍术攻击。“土遁·土阵壁”,拦住了雾峰良于的去路,那瞬间出现的土壁围绕在了雾峰良于的前左右三个方向,只有后面一条退路。雾峰良于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作战经验,居然往后一跳跳出了土壁,而这个时候另外两名忍者的忍术也到了。

“风遁·风刃!”“火遁·附火!”两个忍术瞬间发动,风遁加上火遁忍术的威力,瞬间那本来的风刃暴涨,变成了超级大风刃上面还附着火,直接飞向了雾峰良于。雾峰良于见状不妙,马上双手结印,钢遁启动,全身都充满了金属的光泽。

只听“嘭”的一声,那超级大火刃打在了雾峰良于的身上,虽然没有对雾峰良于造成任何的损伤,但此时雾峰良于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狼狈,衣服因为那火遁加风遁的威力而变得破破烂烂,甚至还有一点小火苗。赶快扑了扑身上的火苗,而此时青的攻击也已经来到了。

依靠着白眼,青也比较喜欢近身作战,这个青已经到了雾峰良于的身边,手中苦无晃动,割到了雾峰良于的身上,谁知道居然出现了金属碰撞的火花,雾峰良于马上就发现了自己身边的青,双手继续结印,“钢遁·钢阵壁!”

钢阵壁是类似与土阵壁的忍术,只不过威力要比土遁大了许多。还好青有白眼,要不然这一击很可能要了他的命,那从地面中突然冒出的钢化墙壁可不是闹笑话的。

“钢遁么!果然有两下子!”在场的雾忍暗部心里都是一喜,并没有因为对方血继的强大而感觉棘手。想像一下,就算对方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是八名雾忍暗部的对手,更何况这种血继限界马上就要他们雾忍村的手中呢。

那三名一开始攻击雾峰良于的忍者在这个时候再次结印,因为兴奋他们甚至忘记了自己本身的防御,只是专注于攻击之中。慢慢的,雾峰良于的衣物已经没几处好地方了,只是勉强能够遮体罢了,而且他的查克拉也仅剩不多,马上就要到极限了。

所有的雾忍忍者都在加快自己的攻击,八个人一起围攻雾峰良于,眼神中略带兴奋,明显忘记了周围可能还有危险发生。就在这一刻,夜吹雪出动了,“剃”,瞬间发动,夜吹雪已经到了最开始使用忍术的三名忍者身边。

要说那三名忍者的位置实在是站的太帅了,正好是一字排开,夜吹雪过去的时候一刀从头斩向了尾,“断水流·斩!”,仅仅是一道寒光,雾忍暗部上忍的三个人头瞬间飞起,那身体的脖颈上“呼呼”的冒出深红色的血液,好像喷泉一样。

那一抹寒光,带着血的色彩,登上了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