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最佳战术

天才三秒记住 火影小说网,huoying.66zw.cc,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飞段本来相貌也算英俊,虽不能说是清秀但有种成熟男人的气质,加上银灰色的头发梳到脑后,变成赌神模样的背头,更是加上了几分邪异的气质,要是放在上一世的话,赌神这个角色非他莫属。但是使用了邪神的诅咒之后,相貌大变,变得格外的恐怖,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恐怖。

“啊哈哈哈!”飞段张狂的大笑道,因为笑声甚至仰起了自己的腰部,面冲着天空有几分唯我独尊的气势,“夜吹雪,就算你是忍者界顶尖的强者又怎么样!这一次轮到你吃瘪了吧!我要让你知道,没有人能够逃过邪神的诅咒,就算是你也不行!”

这时,夜吹雪猛的使用一个“剃”马上要到飞段的把飞段拽出那个奇异的鲜血组成的圆圈中。角都和飞段搭档也有一段时间了,知道飞段只要离开了那个圈子就不能施展诅咒,马上运气全身的黑线,阻挡夜吹雪的角都。

“当”的一声,那是夜吹雪的刀斩在了角都黑线上的声音,那无数的黑线凝结到了一起变得格外粗大,居然抵挡住了夜吹雪的一次攻击。这个时候夜吹雪当然不会使用平常的攻击,肯定是猛力一攻,可见角都的这种防御到底有多强。

“噗,啊!”虽然抵挡住了夜吹雪的攻击,但是角都也不轻松。先是被夜吹雪击毁了一个水属性查克拉的心脏,又是帮飞段抵挡住了如此强力的一次攻击,终于忍不住从胸腹间涌上来的鲜血,直接吐出了一大口来。

“笨蛋家伙!你还在想什么!对方可是忍者界的知名忍者,居然如此大意!我可不想陪你一起死!”

对着角都轻轻的摆了摆手,飞段一边笑着一边回答道“放心吧!角都,没有什么事的。真想不到你这个爱财的家伙居然也会怕一个毛头小子!这可和你说的不一样哦,你不是和初代火影千手柱间都交过手么,干嘛还怕一个后辈!”

“你这混蛋!”角都说话间,瞳孔猛的一缩,因为夜吹雪赫然已经再次瞬身近身到了飞段的身边。无奈角都只有咬了咬牙,爆破了自己身体内的一个心脏。用自己身体内的心脏爆破,增强自己的实力,要是角都的全盛时期还可以。

但是曾经和夜吹雪交手,被夜吹雪击成重伤。那是,想要爆破心脏增加自己的实力已经是难上加难了,现在为了报仇雪恨,角都居然再次使用出那种禁术。哦,上帝,估计这是角都最后一次使用这样的招数,以后角都就算是想要再用,估计也没有那个能力了。

瞬间爆破了一个心脏,终于角都的黑线跟上了夜吹雪的速度。那本来黑色的黑线已经变得有了一种异样邪异的光泽,那是血的光泽。运用爆破心脏增长的实力,果然是和精血有关。人身体内的所有精血都会经过心脏,所以心脏可以说是一个人储藏满身精华的地方,当然男人还有第二个储藏精华的地方,具体的,呃,你们懂的。

其实这也是为什么天朝古代神话中,妖怪都喜欢吃人的心脏,就是因为心脏是一人的精华所在。一瞬间爆破心脏的速度跟上了夜吹雪的移动速度,再次强力的格挡,又是“当”的一声。角都不惜最后一次使用爆破心脏的招数来防御,夜吹雪这一次攻击当然没有成功。

“混蛋!你快给我出手啊!”

见角都如此的愤怒,加上夜吹雪已经两次出其不意的出现,飞段也感觉到了一丝危机。没有了狂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严肃,“既然你让角都失去了两个心脏,那么我攻击你的地方当然也是心脏!”

“接受审判吧!夜吹雪!”话音刚落,在飞段右手中握着的漆黑长矛已经刺入了飞段的身体中,刺入的同时飞段的脸上出现了狰狞的神色,好像真的很痛苦一样。只有了解飞段的人才会知道,那不是痛苦,而是飞段享受的表情。

谁知道就当飞段抬起头要看向痛苦的夜吹雪时,突然飞段发现自己前面的那个身影不正是一直和自己交手的夜吹雪么。此时的夜吹雪扬起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飞段,你上当了!”与此同时,夜吹雪居然瞬间已经近身到了角都的身边,手起刀落斩向了飞段。

而角都居然再次吐出了一口鲜血,从角都的身体中再次分出了一个奇怪的物体,那上面带着一个深蓝色的面具,而面具的中央居然是被穿透的,居然和飞段的邪神仪式一样攻击。但是却没有落在夜吹雪的身上,而是落在了角都的身上。

“混蛋!那是我的血!可恶的夜吹雪,居然早就知道你的弱点么!”角都怒吼一声,随后马上对着飞段大喊道“你快解除诅咒,要不然不仅仅是我会死,你也会死的!”

角都的话音刚落,飞段马上就明白了一切,观察到了夜吹雪的刀上,正是沾有血迹的刀。想明白了一切,飞段马上就要后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夜吹雪的刀已经落在了飞段的肩膀上,瞬间斩下,飞段那拿着漆黑长矛的手臂一下就被夜吹雪的神月割断,“断水流·抽刀!”

攻击还没有停止,夜吹雪的左手千鸟锐枪猛的突出,击中了飞段了胸口处。而在击中之后,飞段虽然神色狰狞但是却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而从角都的身后居然再次分出了一个奇怪的物体,节制到现在,角都已经被击毁了四个心脏,只要一下角都就会身死。

夜吹雪看准了时机,正好准备再次攻击,而角都刚才爆炸心脏的爆发还没有结束,已经用那本来格挡夜吹雪攻击的黑线一下打在了飞段的一下,一下把飞段击飞出了邪神的诅咒圈。这样再次攻击飞段的时候,角都都不会受到攻击,这是最简单的破坏邪神仪式的方法。

“你这个混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可能会收集到我的血液!”角都失去了四个心脏,满脸痛苦的大喊道,显然这个时候是击杀角都的最好时机,角都仅剩一个心脏,而且实力已经大大的被削弱太多太多了。

“那是因为我早就看破了你们的招数,没有任何东西能够瞒得过我的感知!”夜吹雪淡淡的说道,心里却是窃喜。夜吹雪所用的方案当然就是原著中鹿丸想出的方案,在夜吹雪想要爆发“界王拳”的时候,突然想到原著中的剧情,发现角都和飞段的组合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飞段的攻击力不强,但是却不能让他得到敌人的血液,而角都的攻击力虽然强,遇到了夜吹雪也只有吃瘪的份,只想着用飞段的奇异手法把夜吹雪杀掉。这是前提,而夜吹雪在使用刹那芳华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夜吹雪的神月已经满是角都身体内的血液,在击毁对方心脏之后的那个收刀动作可不是为了耍帅,而是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自己收集了角都的血液。

飞段的血腥三月镰上还有一条绳子绑着,当然瞒不过夜吹雪的灵觉。在那一瞬间,其实夜吹雪躲开了飞段的血腥三月镰,自己却用左手马上在脸颊划一道,然后神月格挡血腥三月镰的时候会把角都的血迹蹭到血腥三月镰的上面,让飞段误认为那是夜吹雪的血液。

后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飞段使用邪神仪式,而夜吹雪正好趁这个时候击杀对自己有威胁性的角都。只不过没有想到角都会爆炸心脏,要不然夜吹雪有信心在一瞬间就把角都剩下的四个心脏全部击毁。毕竟和角都交手太多次,知道对方心脏的位置实在是不难。

“果然不愧是奈良一族的人,想到的战术果然是最佳战术!”夜吹雪心里淡淡的道。